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兰渝铁路90%工程项目均已停工 曾引数万工人讨薪

2011年10月29日 18:25
来源:东南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由于资金紧张,兰渝铁路90%的工程项目均已停工。从缓建到停工,兰渝铁路只用了4个月。

一条铁路停工,数万工人讨薪,几地领导如临大敌。

这仅仅是“教训”的开始,铁路停工所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上演。

这是一条连接西南、西北的大动脉,打通大西南和大西北的综合交通枢纽。根据计划,该项目总投资774亿元,预计通车时间为2014年。而如今,一切遥遥无期。

这种无限期的停工,是中国铁路史上前所未见的事件。除引发农民工讨薪外,建设单位、材料供应商等都陷入了迷茫之中,地方政府更是头疼不已。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兰渝铁路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刘焕涛说,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停工,上下游都完蛋。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说,从东北到西南,从西北到东南,全国出现大面积铁路项目停工。

停工的铁路

10月25日,四川广元,中铁八局工程指挥部第五项目经理部。除院内停放着一辆牌号为川A的现代越野车外,整个项目经理部空无一人。悬挂着工程部牌子的房间门口醒目地贴着两张白纸,内容是广元梁场停工期间工作安排,印有留守人员的姓名、电话和注意事项,落款时间为9月18日,署名是中铁八局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项目经理部旁的活动房里,几名留守人员正打着四川麻将。一名工作人员一边摸牌一边说,人早走了,工程停了,什么时候复工不知道。再想多问几句,该工作人员就不愿意多作回答了。

整个工地空无一人,正对着项目部的是修建了一半的车站。工地入口处,两辆黄色的大卡车安静停靠着,工地上偶尔有村民走过。

广元市人民政府重点项目建设办公室主任赵宏表示,据他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截至9月底,兰渝铁路在广元段的151公里项目累计拖欠工程款和工资共计6亿多元,其中农民工工资和地方材料款就3亿多元。“这些欠款不是长期形成,是短短的3~4个月里形成的,因为欠款严重,8月底就曾出现过数百名农民工围攻中铁八局指挥部的事件。”赵宏说,目前在兰渝铁路的施工方里,只有中铁二局拖欠金额较少,最严重的是中铁八局和中铁路桥。

据赵宏介绍,目前兰渝铁路90%的工程都已停工,工人也已遣返,只有部分骨干人员留守。

兰渝铁路公司一名人士表示,兰渝铁路讨薪最严重的都集中在甘肃境内。

一系列讨薪事件发生后,川甘两省领导都感到事态严重,分别向兰渝铁公司紧急注资3亿元人民币,用于兰渝铁路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最后事态方得平息。

这名人士担心,虽然事件平息了,地方政府也借钱给公司了,但在断裂的资金链下,如此庞大的投资金额是地方无法承受,也无力承担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表示,欠薪导致的一个后果,便是上访的增多。自7月以来,中铁集团已发生了2000多起上访事件。

一位接近铁道部高层的人士表示,自“7 23温州动车事故”后,国务院就对未来铁路建设作了两点定调,在建的和建好的铁路工程一律重新评估,未建的和还没开工的项目暂时缓建,一定要确保铁路工程安全无误,不得再发生任何事故。

上述人士透露,全国省部重点铁路项目目前均已停工,兰新二线、哈大铁路已停建,其中兰新二线因存有安全隐患被要求重新评估。

中铁二院负责兰渝铁路广元轩盘岭隧道的监理马文帆表示,他们的项目由于工程的重要性被部里保留下来,现在是正常运行。目前工地上有180人,但是兰渝公司只保证工资,工程款无法保证。“还有400米就完工了。”马文帆说,现在大伙心里都盼着早点完成再去找其他活,铁道部资金紧张,在工人当中早已不是秘密。集团领导为了稳定农民工情绪,还特意来了一次和工人对话,安抚他们。

据马文帆介绍,这个工地和广元梁场等全段有29公里,总投资30亿元。目前,整个标段,就保留几个工地,其余全部停工。

“我做了这么多年监理还是头一回碰到停工。”马文帆说,以前没钱不会停工,而且就算没钱也是短期的。“要不是他们再三给我们保证,一定按时给我们开工资,我也早不干了。”来自安徽的打钻工肖汉说。他有好几个老乡也在兰州境内修路,他们之间也常打电话说这个事,因为工资的事,几个老乡还去甘肃省政府闹过。

肖汉认为,路修不修那是国家的事,对于农民工而言,家里都指望着这点工资过日子,干了活不给钱,那还让人怎么活?

兰渝铁路的停工,不仅给农民工、地方政府造成了极大困扰,也让施工企业和材料商满腹牢骚。

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兰渝铁路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刘焕涛表示,由于兰渝铁路的建设赶上了灾后重建,当地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最高的6倍,最低的2倍,光砖每块就涨了7毛。

除料源紧张外,受铁道部信用影响,银行的贷款利率上浮了10%,以往施工方的贷款利率是下浮10%,如今则完全相反。

另外,在铁路工程招标中,铁道部一向以设计图招标,施工方经常是完成了上面的工程,下面的图纸还没出来。以兰渝铁路为例,至今有的标段进场两年了,还没有看到设计图,完全违背了施工规律。后来,在施工方的强烈要求下,才逐渐改为施工图招标。

事实上,更让指挥长们担心的是,由于工程半成品长时间停止,使得工程风险性更加巨大,潜在风险非常高。即使复工前做了检查也未必能真正发现隐患,最后施工方还要为工程安全买单。

破灭的区域梦想

兰渝铁路,北起甘肃省兰州市枢纽兰州东站,经榆中县、渭源县、岷县、宕昌县、陇南市(武都区),然后向东经四川省的广元市(利州区)、苍溪县、阆中市、南部县到南充市(顺庆区),在南充(高坪区)分线,一条经武胜县到重庆市,另一条经岳池县、广安市(广安区),最后在华蓥市高兴镇接入襄渝铁路到重庆市。“从区位来说,这条铁路对广元意义重大,”赵宏说,广元属于川北重镇,是川陕甘三省交会的地方。如今,兰渝铁路工程的停工对广元来说损失巨大。

广元市发改委国民经济运行科科长杨敏表示,广元虽然有宝成铁路,但是已经无法满足广元的发展诉求,不仅每年的运输能力不足,而且整个社会物流成本压力巨大。

作为甘肃入川的第一站,广元的主政者未来的梦想是将其打造成连接大西北、大西南的能源重地。在过去30年里,这个川北重镇一直被外界忽略。虽然地处川陕甘三省交界,但关中-天水经济区、成渝经济区这些获得大量政策和资金扶持的国家层面战略屡屡与广元擦身而过。

虽然拥有美丽的旅游资源,多个国家4A级景区,但作为川北落后贫困地区,由于交通的不便,旅游产业的优势并没有被彻底发掘出来。这个城市的主政者一直寄望铁路能改变现在的交通格局,并通过兰渝铁路的建成,打造大物流概念,进一步带动人流,全面发展当地的旅游产业。

另外,兰渝铁路的建设除带来交通格局上的变化外,还将带来大量的务工人群,这些人群不仅拉动了当地的经济增长,更增加了许多就业机会。

如今,这一切算盘显然落空。不仅如此,由于铁路停工所带来的社会不安定因素给当地带来了极大困扰。除了与铁路保持联系的重点办外,该市的公检法、劳动等部门也处于长期“备战”状态,避免讨薪的工人和绝望的材料商做出过激行为。

赵宏说,修建铁路不仅没带来好处,还要替它善后。9月初,是农民工集体遣返的日子,全市各个县区劳动局全部介入,对每一个农民工进行登记核实,避免错过漏过,并把追讨的工资打到每个农民工的卡里。

地方政府除了要帮忙维稳和讨薪外,还要负责项目资金的筹集。由于铁路工程大部分属于省部共建,所以地方也要承担一定的资金筹集。以兰渝铁路为例,四川省要筹集资金45亿,这些资金又由省市各承担一半。“对于广元来说,22.5亿元不是一笔小数目,因为2010年广元全市财政收入仅有16亿元。”赵宏说,自2008年开工以来,广元到目前仅筹集到2亿多元。

脆弱的资金

赵宏说,铁路停工是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由于其高额的负债率,对于地方而言,心里没底。

9月15日铁道部公布的全国铁路主要指标显示,今年前8个月,铁道部累计固定资产投资3577.2亿元,同比减少466.8亿元;其中6-8月分别为581亿元、443亿元、353亿元,呈逐月下降趋势。

事实上,在爆发资金危机以来,铁道部已开始尝试多种渠道进行融资,主要手段是发行短期融资债券。

2010年12月,铁道部成为国内首批三家试水发行超短融券的机构之一,拿到了800亿元的超短融券注册额度。截至目前,铁道部共发行5期超短融券,累计发行量650亿元。

今年7月21日,铁道部招标发行的一年期200亿元高信用等级短融券,罕见地出现招标未满的现象,最终不得不由主承销商余额包销了剩下的10多亿元,显示出外界对铁道部的偿债能力已有疑虑。正常情况下,这种高信用等级债券大都能全部顺利卖出。

除此之外,铁道部又开始试水“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即俗称的私募债,仅针对银行间债券市场特定机构投资人发行、流通,其投资者大多数为银行或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

招商证券10月1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银行贷款为铁道部资金的主要来源,并且占比随着高铁发展迅速上升。2008年,铁道部资金来源中仅有1217.18亿元来自银行贷款,在铁道部当年资金来源中占比33.8%;到2010年,银行贷款增至6852.37亿元,占比高达64.7%。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兰渝铁路 铁道部 项目经理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