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辽宁辽阳城管被指打死人:打人者模仿死者倒地

2011年05月12日 19:26
来源:人民网 作者:张国强 霍仕明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近日,在《天涯论坛》和《百度帖吧》等网站有贴子称“辽阳城管打死人了,6打1致死,恐怖。”《法制日报》记者获知这一线索后,立即赶赴事发现场,对网贴反映的内容进行了调查了解。

《法制日报》记者经调查后发现,5月3日在辽宁省辽阳市宏伟区龙源小区的确发生了一起城管与当事人冲突事件,致当事人周晓明当场死亡。

对于周晓明的死因,家属与城管仍存争议。死者家属及旁观者均称,当事人是活活被城管打死的;而城管方面则称,当场城管人员与当事人虽然有撕扯行为,但因死者周晓明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具体死因要等法医鉴定。

目前,当地警方对三名涉嫌犯罪的城管人员进行了刑事拘留。

受害者妻儿:眼睁睁看着亲人被城管打死

“我们夫妻俩身体都不好,之所以远离市区,到这个小区买个一楼,一是想图个清静,二是丈夫有病在身想好好休养一下。没想到,没等住进来丈夫却在自家房前被城管活活打死了。”受害者周晓明的妻子武素丽,话刚开口便已经泪流满面。

据死者的儿子周阳讲,他家原住在辽阳市文圣区三道街。去年底父亲做完心脏搭桥手术,身体很弱,上下5楼有些不方便。

为了安心养病,特意来到距辽阳市内二十余公里外的宏伟区,在辽阳石化公司附近买了一个二手的一楼住宅。这个住宅原房主将窗改门后开了一个小型商店,可是他家买房并不打算做买卖。春节后开始进行装修,将“窗改门”封上,又重新恢复成窗户。

装修过程中,他们将南北窗户前的地面抹上水泥,就是为了父亲出门散步方便,而且这样做屋内也不容易返潮。

《法制日报》记者在事发地宏伟区龙源小区现场看到,周家的房子尚未装修完毕,屋内还堆放着一些装修材料,南窗上面原有的“神吉便利商店”的牌匾还没有摘掉,窗前是尚未施工完的水面地面,屋后均散放一些砂石料。

死者的儿子周阳指着窗前尚未施工完的水泥地面说:“我爸就是因为铺这个水泥地面而被城管打死的。”

据武素丽说:“事发当天,一辆印有‘城管执法’字样的车来到我家窗前的施工现场,不让工人在窗外的地面上抹水泥。当时只有我一人在家伺侯工人,便问别人家都抹水泥了,为什么不让我家抹呢?带队的城管(后来得知叫张松,是辽阳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宏伟分局的管片中队长)说:‘别人家的情况我没有看见,现在你家在抹,就是不行。’这时,另外一名城管让武素丽把她家管事的人叫回来。十几分钟,在外散步的周晓明和儿子周阳回到了家。

据周阳回忆,父亲回家后便质问城管,“自家窗前又不是公共绿地,为什么不能打水泥?”另外,父亲还指着周围几户邻居说,别人家不但地面抹了水泥而且还窗改门了,你们怎么不管,凭什么来管我?随后,便与张松发生争吵。这时候,只见面包车的门被拉开,冲出来五六人开始殴打父亲周晓明,瞬间将其打倒在地。

见父亲被打,周阳赶紧上前挡架,随后被打倒在地。妻子武素丽也上前拉架,也因被城管扇一个耳光倒地。这时,有一名装修工人出面拉架,但不例外也被打伤在地。

在城管殴打这名装修工人的间隙,周阳顺势将父亲从地上扶起,并将其拉到自家轿车前躲避一下。此时,父亲说心脏难受,还特意向城管队员亮出了自己胸前的刀口,称自己刚做完心脏病手术。 可是,正当周阳准备将父亲推上车时,一名城管追到车前,对他父亲说:“你还不服是吧!”随后,朝其面部狠击两拳。随后,周晓明口吐白沫倒下,当场都尿裤子了。

这期间,周晓明的妻子武素丽掏出电话报警,被人打翻在地,电话摔碎。她爬起来跑到隔壁一家小超市,求超市的老板娘报警,老板娘拨110占线。妻子返回打人现场,丈夫已经倒地,几乎没有气了。

110还没来,120急救车还没有到,家人和旁观的邻居将周晓明抬入他家轿车内,送到医院。医生说人早就断气了,家人跪在地上求医生抢救……

旁观者称:城管当时像疯子一样谁上前打谁

住在周晓明家对面楼上的一位中年妇女,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周晓明被打死前一幕。她向记者描述到:那天上午,正在家中看电视的她听见外面有争吵声,就到自家北窗户向外看热闹,此时冲突已经过半,只见周晓明拉开衣服,亮出了胸前的一处一尺长的刀口,并说我刚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这位女士特意解释说,虽然在10来米远左右的楼上,但也能清晰地看到周晓明胸前的刀口。

据这名中年妇女讲,当时一名身材较高,带有秃顶的城管队员问,“你还服不服?”周晓明说:“有种你还打我”,这名队员上前向周晓明面部连挥两拳,周晓明也向城管人员回了一拳。随后,周晓明倒地,眼睛紧闭。殴打周晓明的城管队员看到他倒地,也说自己的头迷糊,紧接着也躺在了地上。

对于现场发生的情景,包括当时在周家施工工人在内的数名旁观都也向记者作了介绍,都连称惨不忍睹:周双眼紧闭,口吐白沫,舌头都从嘴里滑出,而且小便失禁,尿了一裤裆。在一边围观的隔壁“高文学诊所”的医生说,尿裤子说明人不行了。

被打的工人还向记者展示了其当时因拉架而受伤的颈部,“当时,六、七名城管就象疯子一样,谁靠前打谁,我当打倒在地后,几人对我一顿乱踢。”受伤的工人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然心有余悸。

据现场目击者反映,在周晓明被拉走上医院后,倒地的城管爬起来坐在地上,另外几名城管队员看出事了,脱掉上身的城管制服露出了身上穿的便装。他们进入车内,在车内一顿打电话,不会儿,来了几辆城管车辆,共计下来20多名身穿全套制服的城管队员。他们对现场拍照,录像。之后又来了一辆120急救车,坐在地上的城管站起来走进车内,随后这些车辆全部离开。

城管局长称:周晓明死因需等法医鉴定

对于这起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辽阳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宏伟分局局长马闯说,据他了解的情况是:当天工农执法中队队长张松带领2名执法队员和一名司机,在阻止周家违章打水泥地面时,周晓明和他儿子手持铁锹打人,并且先动手打了张松一拳。另外2名执法队员下车劝架和制止,双方发生冲突,冲突中周晓明突然倒地。与此同时两名执法队员也受了伤。

对于周晓明的死因问题,其家属坚持称是被城管打死的。而马闯局长则称,现在案件进入了司法程序,只能等 “尸检报告”的法医鉴定结论出来才能下结论,出结果可能要等一个月左右。

记者看到了其家人提供的周晓明死亡后的照片,躺在殡仪馆房间内的周晓明鼻孔流血,右眼眼皮下裂开口子,整个面部皮内有暗红色的淤血;他的上衣往上撩开一小部分,能看到刀口尾部,右腰部皮下能见大片暗红色淤血;他穿的深色裤子上,留下了几个灰白色的脚印。周阳说,那是父亲被执法队员脚踢、踩时留下的。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马闯局长关于执法人员数量与现场目击者的描述有很大出入。马闯说,他们局工农中队只有3名有正式编制的职工,也就是说,只有这3人具有执法资格,另有一名司机,当天出现场的仅有这4人。而多名现场目击者都称打人时上身穿城管制服的队员至少5、6人。 宏伟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吕阳镜说,事件发生后,区里成立以常务副区长许魁勋为组长的安抚小组,及时对善后进行了处理,现在家属情绪平稳,对处理情况十分认可。

而武素丽却说,事件已经发生快10天了,但政府方面没有一个人到家里安慰过。丈夫死后留下孤儿寡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周晓明的老母亲75岁,现正在病中,都不敢告诉老太太,怕她受不了打击。 据了解,目前张松、郑某、刘某三名城管执法队员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法制网辽阳5月12日电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家属 辽阳 事件 周晓明 城管队员 城管制服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