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唯一合法罂粟种植基地:高压电网阻隔 武警24小时看守
2010年10月12日 09:49凤凰周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图:进入罂粟田的入口通常要进行安全检查,并持证入内。

“这是给国家种的”

每年农历正月十五过后,勤锋农场的罂粟种植户都开始播种罂粟,相对其他农作物,罂粟耕种时间要早得多。

杨建洲说,罂粟其实很容易种植,它们不需要栽植或者插秧,只要把它们的种子撒在地上即可。播种前,罂粟种植户们都会填单提交相应的种植面积,勤锋农场会根据种植面积提供播种量。从早上7点开始,罂粟种子,即罂粟籽由甘肃农垦集团专人配送,勤锋农场的保安人员用农用三轮车运送到田里。种植罂粟的农场职工说,武威市黄羊河镇有一个特种制药厂,罂粟种子多半是从那里调运出来的。

播种的时候,通常是制药厂的工作人员开着播种机在田间耕作。在这里,罂粟种植实行机械化播种,不用人工。勤锋农场也不允许罂粟种植户自行播种,他们担心罂粟种子流失,从而造成民间非法种植。

“我们只能在农场规定的地点、规定的播种面积上种植罂粟,如果在其他地方偷偷种那就是非法种植。”杨建洲说。

到傍晚6点,播种的工作人员还会仔细将播种机彻底打扫,清理干净,防止种子遗漏的可能性发生。他们担心农场职工捡了种子到其他地方偷偷种植,也害怕他们捡了种子卖到外面去。

到六月间,勤锋农场种植的罂粟陆续开花。然而看着成片的罂粟花海,杨建洲并没有丰收在望的信心。他说,每个罂粟种植户都被农场领导下达了种植任务,任务就是罂粟亩产量必须达到75公斤。届时若没有完成任务,种植罂粟的农场职工还会受到通报批评,并实施相应的经济惩罚措施。

对这一任务,大多数农场职工理解特种药材是国家唯一指令性的计划产业,每年的供应量都是指定的数目。“如果我们不能保证生产量也就不能保证供应量,到时候会出问题的。”他们说。

根据以往的经验,一亩地大约能种近1万株罂粟,杨建洲种植罂粟的亩产量最高也就70—80公斤左右,收成最差的年头只有50—60公斤。

“如果亩产60公斤罂粟果实,一年几乎白干,连本都赚不回来。”杨建洲算了一笔账,种植罂粟每亩投入大概1200—1300元,而每亩毛收入1400—1500元,若亩产70—80公斤,罂粟果实按国家收购的价格每公斤20元左右,一亩地也就两百多元的纯收入。如杨建洲一年种植罂粟的收入大概六千多元,加上其他农作物收入,他一年总收入也就一两万元。

勤锋农场的罂粟种植户对此多有抱怨,往年种植罂粟的收成不好,种植户们的积极性不高,但又不能不干。“这是给国家种的,不想种都不行。”杨建洲说。

作为罂粟种植户,勤锋农场职工和周边的农民又不一样,他们承包的是农场的土地,耕种的土地明显比周边农民多好几倍,而且老了还能领取退休工资,但每年种植什么农作物不能由他们自行决定。

“任何东西都不能从田里偷走”

在那些罂粟合法种植基地,“有高压电网阻隔,武警战士全副武装24小时看守。”勤锋农场主抓生产的一位负责人说,“我们根本不讲什么经济效益,安全第一。这是特种药材,我们实行特殊管理。”

当罂粟播种后,勤锋农场的保安人员便开始在大田四周架设钢丝网和电网,并安置摄像头和警报器。这位负责人还称,农场平时配备五六十名保安24小时看守,罂粟种植基地时刻处于严密的监控状态下。

最紧张的是收割期,每到这个时候,勤锋农场的领导、保安人员、民勤县城的公安人员,甚至连驻地武警都出动了。

收割前,勤锋农场有关负责人根据当年播种面积,适时向民勤县政府递交申请报告,报告主要内容是申请武警支援田间安全监管。平时大田周围白天有10余人看守,晚上有20多人值班,四周都设立哨点。作为田间管理员的罂粟种植户,他们也会上夜班蹲点,严防死守。

真正到了抢收那一周,罂粟种植户们忙得团团转,家家面临人手不够,每亩罂粟田最少需要4个人工。杨建洲说,收割时他们不得不雇用当地的农民,这些人工通常是他们自己上门去找,“谁找的人由谁负责,出了事,谁也担不起责任,搞不好要接受经济处罚。”他说,种植罂粟的农场职工都要签下责任书,“我们必须找信得过的人,保证不出事。”

收割那天,从早上7点开始,农场的保安人员、民勤县的公安人员,还有武警一一到场。杨建洲带着他雇来的农民从罂粟大田入口处进入,他们还将中午饭带入大田,因为中午不许出来,想上厕所也不行,只能在田里自行解决。

“干这活就像采摘棉花一样。”勤锋农场附近的一位农民说,在半人高的罂粟丛间,他们只需要把罂粟果实采摘下来,然后装袋。这些被雇用的农民并不忙于收集农田中的罂粟浆液,割取鸦片生浆。

尽管这时候正是收获生鸦片的最佳时机。“但这样干是违法的,我们也不允许这样做。”这位农民说,他们清楚大田里的罂粟是用来做特药的,不是制造毒品。

直到下午6点,杨建洲和他雇用的农民忙碌一整天才收工,他们不大清楚一天能收割多少斤罂粟果实,但如果用200斤的米袋子,一人一天能装上六七袋,收割罂粟一天的工钱大概三十多块。

收工回家到大田出口时,保安人员都会对每个人仔细搜查一遍才放行。“他们害怕有人偷偷把罂粟果实藏在身上带出去。”杨建洲说。

当天,驻地武警还派遣一个中队下来,他们负责把装袋的罂粟果实押送到农场专门建立的“百号仓库”。还有农场职工说,武警将罂粟押送到武威市黄羊镇上的一家“碱厂”,那是一家专门加工罂粟成药的碱厂,在那里罂粟被提炼用于国家指定药厂。

收割完毕,农场职工回过头来又把罂粟植株碾碎,然后刨土、整平,罂粟的一切附属物被焚毁深埋。再过一段时间,钢丝网和电网将拆除,农场担心安全网被人盗走当废铁卖掉。

“预防人是最难的。”勤锋农场的一位负责人称,收割季节,许多人都在这时候动心思,“什么花花肠子,各种手段他们都能使出来,这和贩毒没什么两样。”

因为进入大田收割不需要搜身,雇来的农民把中饭带进去的时候可能把塑料袋等一些杂物也带进去,这样一来,他们采摘时往往趁人不备偷偷将罂粟果实装进塑料袋,深埋到地下,并做好记号。一到冬天,或收割完铁丝网拆除的时候,他们会凭着记忆找到掩埋罂粟果实的地方,然后偷偷取出来,高价卖给附近的制毒工厂。

不仅是当地的农民,种植罂粟的农场职工带走罂粟果实的机会更多。当罂粟花开,罂粟开始陆续成熟,他们可以时不时,或隔三差五把罂粟果带回家,可能在这些罂粟种植户家中,“你都能找出罂粟果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谌彦辉 编辑:缪汶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