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文强”涉贪贿1.45亿 中纪委称其有“三最”
2010年08月22日 04:17现代快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纪委领导批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

她涉嫌犯罪的金额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她的案子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她被民间称为辽宁“三最”女贪官。她就是罗亚平,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

这个女人不简单

即使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依然保持着强悍的本色。面对公诉人的多项罪名指控,罗亚平逐一反驳,拒不认罪。

罗亚平到底有多“厉害”,知情人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5年5月,时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的罗亚平去顺城区政府开会,参加会议的都是区政府的首脑人物和各个局的一把手,不知道会中哪件事刺激到了罗亚平,会议结束后她直接走到了区政府大院内,冲着办公大楼大声地嚷道:“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而这个时候散会的各位领导刚好走到办公楼的正门口,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级别都要比罗亚平高。

昔日局长夫人

罗亚平,1960年12月出生在抚顺郊区,家庭背景一般,1979年,罗亚平在完成高中学业后直接进入抚顺市郊区政府(现顺城区政府)城建局团委做通讯员。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罗亚平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不过这段婚姻只维持了5年。1987年,罗亚平调往顺城区国土部门,从事土地审批工作,由此正式进入国土系统。她的第二任老公正是1988年至1992年间先后担任了顺城区国土局和人事局局长的王思(化名),罗亚平和王思于1992年结婚,也正是在这一年,王思离职步入商海。

于是,罗亚平的局长夫人还没当够一年便“下岗”了,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从一个普通科员一跃成为科级干部。

“硬碰硬”,一贯的风格

上世纪90年代末,顺城区作为抚顺重点发展区域,房地产和商业用地的开发是重点项目,而此时的罗亚平已经担任顺城区发展规划局(后来改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兼任区土地经营中心的主任。

面对态度强硬的拆迁户,开发商的劝说毫无效果,罗亚平手下的工作人员也是无计可施。东北农村地区民风相对彪悍,每户人家又有着众多的亲戚,不是每一个开发商都敢对他们来硬的,可是自小生长在郊区的罗亚平则表现得比这些拆迁户更加强硬,“她真的会拿着工具去拆房子”。

曾经在拆迁现场的人回忆着罗亚平的疯狂举止,“对于那些怎么说都没用的拆迁户,罗亚平气得是满脸通红,用手指着对方的脑袋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说出来了。”

当地众多的拆迁户没想到罗亚平比自己还彪悍,顿时傻了眼,最后在没有增加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这些拆迁户还是主动地搬走了。

把上下级都拖下水

向上靠拢是罗亚平的为官原则。罗亚平将目光投向了江润黎,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女领导。2001年至2006年,江润黎相继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国土资源局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

罗亚平熟知江喜欢奢华的特点,正是抓住这个致命的软肋,江润黎被罗亚平扯进了泥沼。

“江润黎是被罗亚平‘咬’出来的。”抚顺市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向记者透露。

辽宁省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也的确证实了她生活奢华的特点: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罗亚平仔细揣摩过江润黎的心思,她并没有直接送这些奢华的物品,而是在沈阳卓展购物中心一次性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奉送给了江润黎。

2009年,沈阳市中级法院以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江润黎无期徒刑。

除了江润黎,罗亚平还牵连上了顺城区原区长张家春。张家春因为罗亚平的事件而引咎辞职。

除了打通上级领导的关系外,罗亚平还笼络了部分下属,组成了利益联盟,共同“发财”。

管飞就是其中的一个心腹,跟随罗多年。在罗亚平正式担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后,就立刻提拔了管飞担任了土地经营中心主任。另外在审批股股长和报账员两个关键的位置上,罗都安排了自己可信的人员,这两人是于萍和蒲关辉。

2007年拥有22套房产

成就罗亚平仕途的是国土局,可是罗亚平用心“经营”的却是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开发商为了征用土地便到土地经营中心预存资金,而土地经营中心与开发商签订协议,按照单独建账、专款专用、多退少补的原则,支付给每一个开发商所对应的动迁户,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数额庞大的资金并没有被列入国家财政系统,无人监管。这笔钱的流向在很大程度上都由罗亚平说了算。从2005年3月开始,罗亚平单单利用假补偿的方式,冒用12个人的名义便从土地经营中心共骗取补偿款1000余万元。

利用假补偿和侵占他人的补偿房的手段,身为国土局长的罗亚平2007年便拥有多达22套的房产。这些房产都在抚顺市区,遍布华南花园、格林书香苑和银河湾等高档社区,光是房屋市值就接近上千万元,其中豪华装修和昂贵家电还未算在其内。

早被反贪局“盯”上

罗亚平最不放在眼中的就是动迁户,因为她觉得这些人根本对抗不了自己。然而,正是她的所为激发了矛盾。前甸镇的一对村民夫妇,曾经因为动迁费的问题和镇上的干部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强硬的罗亚平强行摆平了这件事。当这对夫妇再次找到罗亚平的时候,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一言不合后,便拔刀刺向了罗亚平,这事就发生在她的办公室。

这一刀刺穿了罗亚平的胃,还划破了她的肝脏,躺在病床上休养半年多才恢复过来。

除了动迁户外,被罗亚平侵害利益最多的还有开发商。开发商采取了另一种手段将罗亚平置之死地——举报。

从2005年开始,关于罗亚平在征收和使用土地过程中的腐败情节就被不断地送到省市各级纪委和检察机关,上级监管部门也开始注意起了罗亚平。

也就在这一年,罗亚平和王思离婚,之所以决定离婚,有人分析她可能是在考虑后路。罗亚平离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与一个加拿大籍华人结婚,希望借此可以移民加拿大,躲避法律的制裁,让她想不到的是,自己早在2006年就被抚顺市检察院盯上了。

1.45亿 VS 6000万

民间的传闻用这样的片段描述了罗亚平的涉案金额:侦办案件的工作人员得知赃款藏匿的地点后便迅速赶往了大连某家银行,在打开罗亚平的保险柜后,发现了里面有很多张存折,每一张存折上显示的数字几乎都是带着一连串的“0”,这一连串的“0”让办案人员数得直发晕,经过第一次简单统计,这些款额过亿。面对这个数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怀疑统计是否出错,最终在经过几轮的核对后,数字定格在“1.45亿”。

不过,对于“1.45亿”这个数字,并未全部得到司法机关从证据角度的认定。官方起诉书中对她的涉案金额还有不同的描述:涉案金额共计6000余万元。

一个是1.45亿,一个是6000万,8500万的差额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办案人员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缘由,“民间的传闻夸大了许多,数额没有1.45亿那么多,但是过亿是肯定的,检察机关之所以没有认定罗亚平涉案金额过亿,是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金额被认定在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的单位小金库里。虽然罗亚平是单位领导,但是由于小金库的特殊性质,这笔巨款不能算在她的个人名下。”

无论是1.45亿,还是6千余万元,都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罗亚平不仅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涉案金额的纪录,而且她的案子甚至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也就是后来民间传闻的辽宁“三最”女贪官。

2008年3月25日,罗亚平被刑事拘留。2009年1月20日,罗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后来又陆续三次开庭直到今天,罗亚平的案件仍然没有宣判。

重庆打黑后,“女文强”便成为罗亚平的标志性称号。

同题报道:

辽宁“女文强”涉贪贿1.45亿 双规中提600万买自由

早前报道:

辽宁女局长被控敛财6000万 受审称钱是“借”的

辽宁抚顺女贪敛财6000万元 与人假结婚企图移民

辽宁女贪前夫说案:我不理解她搞这么多钱干嘛

相关评论:

王捷:国土分局长如何炼成“三最”女巨贪

王军荣:有多少贪官买下美国豪宅

邓清波:疯狂的权力皆因权利的孱弱

检察日报:腐败国土局长多被房地产商拖下水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宋建新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