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台湾2·28事件中的过激行为:殴打 强奸外省人

2012年05月26日 11:3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天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在桃园,外省人被羁囚于大庙、警察官舍与忠烈祠后山三地,内有五个女眷,被流氓奸污后愤极自缢。该县大溪国小女教员林兆煦被流氓吕春松等轮奸后裸体彻夜,被高山族女参议员李月娇救出脱险。

本文摘自《寻找真实的蒋介石》,作者:杨天石,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可以看出,专卖局缉私人员的行为属于恃强凌弱的暴力执法,而台湾民众的行为则属于抗暴自卫和反对恶劣政治,有其正义性与合理性。但是,一旦群体性事件爆发,由于参加者人数多,成员复杂,自发性强,冲动性强,就很难要求每一个人、每一个步骤都中规中矩,合理合法。无可否认,二二八事件中,有情绪性的打、砸、抢、烧等非理智行为,也有方向性的谬误。例如,将台湾民众和国民党台湾当局的矛盾当作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矛盾,从而激起对外省人的普遍仇视。27日下午,就有人张贴“打死中国人”的标语,高喊:“阿山(外省人)不讲理”阿山,意为山猪,对外省人的轻蔑称呼。、“猪仔太可恶”、“台湾人赶快出来报仇”,等等。28日,更出现“打阿山”的号召,于是,在这种狭隘的地域主义、乡里主义情绪的支配下,对“外省人”的暴力行为不断发生。太平町的正华旅行社、虎标永安堂,荣町的新台百货公司相继被捣毁,十余辆汽车、卡车被烧毁,本町、台北车站、台北公园、荣町、永乐町、太平町、万华等地,都有不少外省人无故被棒打或棍击,或被打成瘫痪,或被打死。这种仇视、攻击外省人,抢劫外省人财物的现象迅速向板桥、桃园、新竹、台中、嘉义、台南、台东、高雄等地蔓延。至3月6日,澎湖以外的十六个县市都遭波及。台中的火柴工厂、烟叶工厂、洋丝工厂、被服厂均遭破坏。新竹县的工厂、商店损失达236万余元。《二二八事件台中各机关损失调查表》,武之璋:《二二八真相解密》,〔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2007年版,第245页。高雄市未及逃避的外省人被拘禁于第一中学。〔台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编:《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一),1992年版,第62页。新竹县的外省人则集中于桃源农业学校,不给食粮。《安全局之报告》,武之璋:《二二八真相解密》,第237、246页。宜兰提出:“外省人应集中受本省青年监视”。《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一),第103页。有的地方甚至成立“外省人管护所”。

关于事件中外省人被害的情况向无精确统计。3月5日,台北宪兵第四团团长张慕陶报告称:外省人之被袭击而伤亡者,总数在800人以上。《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二),第67页。3月6日,陈仪向蒋介石报告称:“遇外省人,不问何人,即肆殴打,不只对公教人员而已。商人亦遭波及,外省人开设之商店亦被捣毁。外省人(台北市)受伤人数约在200人左右,且有致死者。”《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二),第72-73页。据事后各单位向台湾警备司令部的汇报,在南京国民政府的军队抵台之前,外省人死亡或失踪470人(公务员72人,军警130人,民众268人),受伤2131人(公务员1351人,军警397人,民众383人)合计为2601人。公家财产损失1.4亿台币,私人财产损失4.7亿台币。朱浤源:《二二八事件真相还原》。除殴击外省人,抢夺公私财产之外,外省妇女也成为侮辱对象。李益中记载:暴徒“见妇女则恣情凌辱,或令裸行以取笑乐”。《二二八事件资料选辑》(二),第375页。赖泽涵等人的《研究报告》则称,强奸事件也“偶有所闻”。

关于当时外省人被惨杀、侮辱的状况,唐贤龙的《台湾事变内幕记》等书有几则触目惊心的记载,摘录如下:

1.在台中市,烟酒专卖局科员刘青山从办公室走出,即被推倒、围殴。后入台中医院治疗,第二天晚上,十余人冲入医院,割去刘的耳朵、鼻子,挖出两眼,再加殴击,直至毙命。

2.在台北新公园附近,除打死十几个外省人,殴伤二十几个公务员外,更有一个外省女教师被轮奸。另外,一个少妇搀小孩回家,被人拦住,先调戏,剥光衣服,横加殴打,后用刀割开嘴巴,再绑起双脚,抛到水沟中。少妇惨叫身死,小孩哭喊妈妈,流氓抓住小孩头,用力向背后扭转,使小孩气绝毙命。在太平町,有一孕妇被剥光衣服,游街示众,该孕妇坚不答允,被一刀从头部劈为两段,当场身死。

3.在台北桥附近,外省小孩在路上被流氓抓住,一个人抓左腿,一个人抓右腿,将小孩撕开,尸体被丢到水沟里。另有两个小学生,路遇暴民,暴民一手执一学生,将两人的头猛力互撞,直至脑血横流,旁观者拍手叫好。在万华附近,一小孩被捆绑双脚,暴徒将小孩头倒置地上,用力猛击,使脑浆流出,抛于路旁。

4.在台湾银行门前,有一职员从办公室走出,即被暴民当头一棍,打出脑浆殒命。适逢一对青年夫妇路过,又被暴民围住,吆喝喊打,拳脚交加,棍棒齐飞,二人均被打得血肉模糊而死。

5.在桃园,外省人被羁囚于大庙、警察官舍与忠烈祠后山三地,内有五个女眷,被流氓奸污后愤极自缢。该县大溪国小女教员林兆煦被流氓吕春松等轮奸后裸体彻夜,被高山族女参议员李月娇救出脱险。转引自《一个外省人亲历二二八的回忆》,转据武之璋:《二二八真相解密》,第113-114页,又121-125页。

上述暴行,令人发指,应视之为骚乱。它们不具有任何正义性与合理性。

既是抗暴,反对腐败政治,又是骚乱;既有正义性与合理性的成分,又有非正义与非理性的成分。这就是二二八事件的双重性。只有同时看到这两个方面,才能正确地掌握事件的性质,也才有可能正确地分析并评价它的善后处理。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台湾 二二八事件 国民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