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60年代中印边境冲突与中国边防部队的自卫反击作战

2012年10月19日 09:05
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 作者:王中兴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是新中国继抗美援朝战争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青藏高原的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区进行的一场大规模的局部反侵略战争。它融军事、政治和外交斗争为一炉,各种矛盾错综交织,其影响远远超出了军事领域。这场战争,沉重地打击了印度尼赫鲁政府的地区霸权主义和扩张政策,保卫了中国西部的边防,打击了当时国际上的反华逆流和中国西藏的分裂主义势力,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和中华民族的尊严。

一、中印边界争议与尼赫鲁政府的扩张政策

中印边界全长约1700公里,由于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中印两国的边界从未正式划定。但是,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根据中印双方历史行政管辖所及,却逐渐形成了一条传统习惯线,人们习惯上把它分为东、中、西三段。东段从中、印、缅三国交界处至中、印、不丹三国交界处的底宛格里,长约600公里;中段从西藏普兰县的中、印、尼泊尔三国交界处至西藏扎达县的的6795高地,长约450公里;西段从扎达县的6795高地至新疆的喀喇昆仑山口,长约600公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帝国主义和印度当局就唆使西藏的亲帝分子,千方百计地阻挠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妄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变为印度的附庸。对此,新华社于1949年9月2日发表《决不容许外国侵略者吞并中国的领土——西藏》的社论,明确指出:“西藏是中国的领土,绝不容许任何侵略;西藏是中国人民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绝不容许任何外国分割。这是中国人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坚定不移的方针”。当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进军西藏、完成中国大陆统一时、印度当局却仍抱着“缓冲国”的幻想不放,企图煽动西藏独立,使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夹在印度与中国之间起缓冲作用。为此,由理查逊出面煽动西藏噶厦政府向联合国“致信呼吁”。在西藏内部,一些亲帝国主义分子也加紧了分裂活动,于1950年1月拼凑了一个非法的“亲善使团”,妄图以独立“国家”的名义,赴英、美、印、尼泊尔等四国活动,谋求国际支持。同时,还准备派一“使团”到北京表明西藏“独立”。对于中外反动势力在西藏的分裂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于1950年1月20日发表谈话,阐明了中国政府维护国家统一的严正立场。谈话指出,西藏地方政府如果派代表来北京进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这样的代表将受到接待。如果拉萨当局背叛祖国,向外国派出“亲善使团”表明“独立”,中央人民政府将不能容忍。任何接待“亲善使团”的国家,将被认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怀抱敌意。全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人民和各界人士,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和西藏地方当局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也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并渴望早日解放西藏。1月31日,西藏班禅堪布会议厅致电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电报指出:“西藏是中国领土,为全世界所公认,全藏人民亦自认为是中华民族之一。今拉萨当局此种举动,实为破坏国家领土主权完整,违背西藏人民意志。谨代表西藏人民恭请速发义师,解放西藏,肃清反动分子驱逐在藏帝国主义势力,巩固西南国防,解放西藏人民”。2月底,西康省藏族爱国知名人士格达活佛、夏克刀登、却达多吉等派出代表到达北京,晋见朱德总司令,表示藏胞渴望解放,愿尽一切人力、物力,支援人民解放军,完成解放西藏的任务。为了以打促谈,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0月6—24日,胜利地进行了昌都战役,打开了进军西藏的大门,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影响,促进了西藏爱国力量的发展,为和平解放西藏奠定了基础。11月9日西藏地方政府噶伦、新任昌都总督阿沛·阿旺晋美等40名在昌都的西藏地方政府官员,联名致信达赖喇嘛,建议派出代表同中央人民政府就西藏和平解放问题进行谈判。

在这种情况下,1951年2月12日,已经亲政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亚东作出决定,派出和谈代表赴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举行谈判,于5月21日在北京达成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5月23日协议签字,标志着西藏的和平解放。根据协议,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分别从西康、云南、青海、新疆四路向西藏进军,控制了中印边界西段(西藏阿里段)、中段传统习惯线。

中印边界中段,是指中国西藏的阿里地区同印度旁遮普、喜马偕尔和北方邦接壤的边界,北起中印边境西段边界的终点6795高地,南至中国、印度、尼泊尔三国交界的强拉山口(即普列克山口),总长约450公里。中段边界有喜马拉雅山横亘,外出山口道路19条。中印边境的中段边界,与东段和西段一样,中印两国政府之间从未订立过任何的条约和协议,但双方却依循历史沿革的管理范围,形成一条传统习惯线。在传统习惯线两边的边民世代和睦相处,形成了相互间的贸易、宗教、探亲、访友往来。但是,印度独立后却全面继承英帝国主义衣钵,坚持扩张主义,逐步蚕食中国领土。在中段,侵占了中国的巨哇,曲惹地区;什布奇山口以西地区;桑、葱莎、波林三多地区;乌热、然冲、拉不底(即香扎、拉不底)等4块地区共2000余平方公里的领土。其中,除桑、葱莎较早为英国侵占外,其余地区都是在1954年中印两国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政府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签字后被印军侵占的。被印军侵占的波林三多,还是协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的由中国政府同意在西藏阿里地区开放的10个贸易市场之一。上述4块所谓认识不同而形成的争议地区按照传统习惯线的具体走向,都在传统习惯线的中国一边。

印度总理尼赫鲁1950年在印度人民院的一次讲话中,公然说:“不管有地图没有地图,麦克马洪线是我们的确定边界”。众所周知,尼赫鲁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是英国为侵略中国西藏背着中国政府,于1914年3月在其策划的“西姆拉会议”外与西藏代表夏扎搞的一项非法的秘密交易,仅以一条比例尺为1英寸等于8英里在地图标出的中国西藏与英属印度的萨姆邦的边界线。这条粗略红线西起不丹边境,向东延伸到西藏察隅,把历史上长期属于中国的9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归了英属印度。中国代表没在英国炮制的《西姆拉条约》上签字,历届中国政府都否定这一条约和“麦克马洪线”。但是,印度在西藏和平解放前后全面向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推进,侵占了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以北“麦克马洪线”以南大片中国领土。1954年印度政府公然在这块非法占领的中国领土上设置了所谓的“东北边境特区”,由印度中央直接管辖,并建立基层政权,以加强控制。为掩人耳目,印度政府还修改官方地图,在1954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图上第一次把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标绘为中印边界东段“已定界”,抹掉了自1935年“麦克马洪线”公布后一直注明的“边界未定界”字样。1955年4月6日,印度政府在一份文件中称,今后“麦克马洪线”和“边界线”的说法应停止使用,“麦克马洪线”应立即用“东北边界”一说代替。

中印边界西段分为新疆段和西藏阿里段两部分,传统习惯线中国一侧的地区历来属于中国管辖。印度于1954年修改地图将中国境内的空喀山口、铁龙滩、奇台大坂、大红柳滩、阿格拉山口、卖争拿马(尼亚格祖)、班公洛、巴里加斯等地划入印度,总面积约3。3万平方公里,从而形成了阿克赛钦、班公湖、巴里加斯三块“争议”地区,其中,阿克赛钦地区面积约2。7万平方公里,是中印边界西、中段最大的“争议”地区。这一地区虽然大部荒漠,人烟稀少,但它南接西藏阿里,北连新疆,西邻印控克什米尔。地势高,为新疆、西藏间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十分险要。正因为如此,昔日英帝国主义就一直觊觎阿克赛钦,并制定了各种企图吞并这一地区的方案。1956年,中国开始修筑新藏公路,通过自古以来就属中国领土的阿克赛钦地区。这却使印度当局感到“惊讶”,并派军队侵入中国境内,进行侦察、测量、树标等非法活动。1958年10月18日,印度政府向中国政府提交了一份备忘录,正式向中国提出了对阿克赛钦的领士要求,印度当局不仅在中印边境地区侵占中国领土,还不断侵犯中国领空。据不完全统计,仅1957年8月至1960年12月,侵入中国赛图拉边防区的印度和不明国籍的军用飞机达29架次;1958-1960年侵入中国阿里地区的飞机共达84架次,其中绝大多数是军用飞机,其企图是侦察中国边防军情、兵力部署,给入侵印军空投、空运,并对新藏公路、阿克赛钦等目标进行侦察、航空测量和空中摄影。

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西藏部队遵照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央军委的命令,从1959年3月20日到1961年底,同西藏各族人民一起,胜利地进行了平叛斗争,维护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促进了西藏地区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发展。中国边防部队在平叛斗争的同时,逐步进驻中印边境东段边防要地,控制了通往境外的主要通道,彻底改变了多年来在中印边界东段有边无防的状况,形成了一条实际控制线。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中印边境 冲突 边防部队 反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