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历史,活着

2011年12月30日 14: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庄庆鸿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千里之外,我送你离开

王洪杰的爷爷当年在河北省东光县当小学教员,同时还是中共地下党员,1944年被抓到日本后,再也没能回来,骨灰还是工友背回来的。爷爷扛住过拷问,到死也没屈服,却倒在了暗无天日的异国矿山。

“那时候日本监工把中国劳工不当人,人死了都是拉到僻静地方堆在一起,泼上油一烧,就剩灰了。我觉得当时的中国人真有骨气!那么悲惨的时候,还能偷偷去把骨灰捡回来,收在身边的小盒子里,还能把同胞的骨灰带回来。”王洪杰一家为此感恩至今。

他的爷爷是幸运的。更多难友的遗骨被遗弃在苦难地,直到1953年。

被掳劳工遗骨的发掘,是在1950年春天开始的。东京运行寺的住持菅原惠庆师父参与了发掘,“推开黏湿的泥土,拾起一片片遗骨”,秋田县知事提供了400多个骨灰盒,留日华侨同学会的青年们把遗骨运到运行寺中。

当时的寺院在战火中被完全烧毁了,僧侣们刚刚建起了三间不满10平方米的简陋房子,分别做佛殿、宿舍和客厅。菅原惠庆就把400多个骨灰盒安放在客厅里,直到几年后送还中国。继任住持菅原钧师父24岁时入寺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誊写花冈殉难烈士名字的名簿。这份名册存在“病殁华人灵牌”里,被安放在运行寺主佛的左侧。主佛的右侧是山西省玄中寺赠送的1400多年前的佛像。菅原惠庆法师在1942年来中国参加法会时,将玄中寺的枣带回东京种植,将寺名改为“枣寺”,成就一段中日交流佳话。

1953年2月,菅原惠庆师父成了中国人俘虏殉难者慰灵委员会的首任负责人。那年3月,花冈、小坂、尾去泽等日本东北地方的遗骨集中到了东京,是横滨中华学校的学生、华侨、日本和平友好团体的工作人员从上野车站把遗骨捧送到浅草本愿寺的。

直到带着红十字标志的“黑潮丸”号从神户港出发,送还遗骨遭遇了日本国内的巨大阻力。当时正值朝鲜战争爆发,美军占领下的日本与中朝处于敌对状态。存放遗骨的运行寺被看做是“亲共反美”的,承担了极大的风险,当时菅原惠庆的夫人去买菜,都有人尾随跟踪,甚至常常有生命危险。

和平人士发起的一次有力反击,是在日本外务大臣办公室外彻夜静坐示威。当时还是25岁热血青年的町田忠昭加入了静坐行列。“当时我们的想法很简单——最起码要送还殉难者的骨灰。那些大人物不同意,那我们就静坐!”

第一次送还遗骨那天,神户是个大晴天,町田忠昭也参加了。每个装有遗骨的瓷器都安放在木盒里,盒上写着名字,再用白布包起来,挂在脖子上,一个人一次只抱一个骨灰盒上船。

“我当时把这个盒子当做自己死去的兄弟、家人,请他小心慢慢走。盒子很轻,但对我来说是一生的记忆。”

在天津迎接“黑潮丸”号的中方负责人是廖承志。他捧着牌位走在最前面的黑白照片,现在已成了中日交往的珍贵史料,而题写那个牌位的,就是菅原钧的夫人。

根据随团人员的回忆,当时随团的日本国民救援会会长难波先生问廖承志:“在你们看来,我们今后应该做什么?”

廖承志回答:“谢谢你们!虽然日本军国政府的滔天罪行还没清算,你们作为民间人士,送回骨灰就足够了。”

1954年,新中国和日本尚未建交,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访问日本,也正是为了回应日本的送还遗骨行动。带队团长是当时的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冯玉祥夫人),副团长是廖承志。他们参加了在东京浅草东本愿寺的中国人俘虏殉难者全国总慰灵祭,这个仪式从1950年开始,几乎每年都坚持举行,一直到中日恢复邦交的第二年才中止。

从那时起,历经半个世纪春秋变幻,运行寺的住持已更迭两代,但对中国烈士的供养从没间断过。正堂里,还有郭沫若、赵朴初、廖承志的亲笔书画。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劳工 1950年 中日交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