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冯仑:邓小平南巡讲话明确方向 重塑了中国发展的起点

2012年01月11日 15:3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陈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2010年9月28日,冯仑在办公室接受凤凰网专访,撰文/对话主持:陈芳,原题:《知识精英冯仑的下海之路:从“被决定”到主动选择》

冯仑这样比喻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中国:一辆满载乘客的车正往前开,突然一个急刹车,又要拐弯,一时不知开向何处。有人说车上的人太多,给踹下去,一大批原来在车上安稳坐着的人就这样被赶了下来,一路跌跌撞撞,摸爬滚打。两三年的徘徊和恍惚之后,待到1992年的春天,车的方向逐渐明确,大家都知道了要往那个方向走。

冯仑自己,就是这一批被“甩下车”并在海里翻腾的人之一。在被“甩下车”之前,冯仑的人生轨迹再简单不过,本是要按着国家体改委领导讲的“理论对策化,对策政策化”和“学者幕僚化,幕僚官僚化”,在仕途上实现人生理想和抱负。80年代末的“急刹车”和1992年的小平南巡讲话,这两个时代背景彻底改变了冯仑的人生方向,他被迫决定下海。先后在中央党校、中宣部、体改委工作过的冯仑,就此转投商场,在体制外开辟出了另一条路径。“原来知识分子的报国之路也可以通过下海经商实现,原来这样也可以推动社会的进步!”冯仑事后曾这样感叹。冯仑等那批“被赶下车”的人,在商海里翻腾起来,并影响着今天的中国

而在1992年之后,又有一大批知识分子主动离开体制,如陈东升、陈峰等人,选择在体制外生存。

从“被决定”到主动做出选择,上个世纪90年代,知识分子下海经历了这样的一次转折。此后,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从机关、学校、军队下海,接着,大批的海归也加入到这股大潮中。如今,已经无所谓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是主流,都在对社会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中国社会很大的进步,机会多了、选择多了、成就多了。”在冯仑看来,源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这次分野、分流,尽管有两三年的阵痛,但很快重塑,成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无论是1989年“被下海”的冯仑等人,还是1992年之后主动下海的陈东升等人,其后他们之所以能在商海中叱咤风云,与其体制内的见识、经历、人脉和资源是分不开的。“我们对政策法规比较了解,对流程比较熟悉。虽然下海经商了,但同事、同学、朋友都还在原来的岗位上做这些工作,所以很多政策法规何时制定、出台什么文件,我们比其他人更敏感更敏锐。”1992年,在海南地产泡沫到来之前,冯仑及时撤出,并在北京站稳脚跟,更是说明了这种体制内资源的重要性。而陈东升、陈峰则是有针对性地瞄准保险与民航,正是他们在体制内掌握了充分的信息优势,尤其在当时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就更凸显出信息的优势。

此外,90年代下海的知识分子在与体制磨合中,一方面拓展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从最初的劳动密集型转向信息优势,诸如地产、寿险、民航、期货等行业;另一方面也推动了现代化企业制度的建设和商业秩序的确立,1993年公司法的确立,就是这批企业家在建立自己公司制度规范中慢慢推动的。再由公司推及整个行业,以及其他领域。冯仑认为这都与他们这一批知识分子在体制内的经历和惯性有关。

一个企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三要素:开放的市场、清晰的规则、充分的竞争,在过去的20年,政府和企业一直在推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走到今天,在冯仑看来,中国企业若要获得更长足的发展,已经不单单是推动这三者所能承载的。他认为在接下来的十年,迫切需要推动的是政治体制和社会转型,这不仅仅关系整个国家,同时关系着企业自身的发展。处理不好,完全可能倒退回去。这也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凤凰网陈芳对话冯仑

访谈嘉宾:冯仑,现任万通地产董事长。1959年出生于陕西西安,1982年毕业于西北大学,1984年取得中央党校硕士学位。1984年至1989年曾在中央党校、中宣部、国家体改委、海南省改革发展研究所任职。1989年9月被迫离开体改委,在牟其中的南德集团谋事,正式开始了下海经历。1991年在海南,与王功权、易小迪、潘石屹等人创建万通集团,1993年在北京组建万通地产至今。

下海,从“被决定”到主动选择

一辆车正往前开,突然一个急刹车,有人说车上人太多,都给踹下去,我就这样被赶下车了,落荒而逃,总得找个落脚地,就这样被迫下海。一路摸爬滚打到万通18年的持续发展,才发现原来知识分子的报国之路也可以通过经商实现。

凤凰网:我们的话题是90年代知识分子下海,冯先生是其中典型的一员。下海之前冯先生在体改委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工作,但后来离开体制内下海,当初是怎么做出这个选择的?冯先生在1988年时,曾经是到海南筹备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并结识下海的王功权先生;而您下海的时间点又是1989年这个时间,是主动下海还是被时事所迫?

冯仑:我不是做出决定,实际是被决定。1984年从中央党校硕士毕业后留校;1987年中共十三大之后到中宣部工作;不久去了国家体改委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比较室做副主任;1988年海南建省,被到海南筹办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现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任常务副所长。

原本我的人生规划和职业规划很简单,体改委的领导给我们灌输的就两句话:“理论对策化,对策政策化”和“学者幕僚化、幕僚官僚化”,我以为就朝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冯仑 被决定 士大夫情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