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公费劳保医疗——渐行渐远的记忆

2013年11月20日 17:03
来源:中国社会保障 作者:刘洪清

公费医疗制度基本确立以后,政务院决定扩大公费医疗的范围。1953年卫生部在《关于公费医疗的几项规定》中将公费医疗的范围扩大到大学和专科学校的在校学生及乡干部。1956年6月29日,国务院在给卫生部的批复中同意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退休后仍享受公费医疗待遇。

回顾历史,公费医疗制度、劳保医疗制度和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是结合中国当时的实际情况建立的,形成了全国范围内针对不同人群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三种制度在保障国民身体健康、维护社会稳定和恢复促进经济建设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历史作用。到20世纪70年代末,公费、劳保医疗覆盖了全国75%以上的城镇职工、离退休人员和家属,全国用于公费、劳保医疗的开支,1978年达到28.3亿元,占当时职工工资总额的6%。中国人均寿命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仅为35岁,到了1978年延长到67.8岁,从“东亚病夫”到“龙的传人”,中国人均寿命迅速延长,这样跨越式的提高人均寿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多见的。

衰落明日黄花随风逝

计划经济时代的公费和劳保医疗制度真的那么好吗?其实并不尽然。本刊记者在2005年采访时,了解到这样一桩往事。劳保医疗对于安徽省马鞍山向山硫铁矿的矿长李有发来说,是一段灰色的记忆。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矿,历经日本人肆虐的采掘,后来又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提供了重要的战略资源,到80年代末期,矿产资源日渐枯竭,逐渐关停。这个祖辈几代人曾经赖以养家活命的企业,过去除了火葬场,医院、幼儿园、学校、电视台、车队等什么都有的小社会,突然犹如一夜之间失去了爹娘。

李有发当矿长的时候,群访事件一直没有消停过,矿里的老大爷、老太太们为了医疗费把他困在办公室里。李有发多次被职工关“禁闭”,一堵就是一整天,不能上厕所也不能吃饭。甚至有的职工拎着汽油桶要和厂长同归于尽,矿里两名患重症的职工,不堪病痛折磨,为了不拖累雪上加霜的家庭,放弃了救治的希望,一个跳楼、一个上吊自杀……

劳保医疗制度为什么会崩溃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公费和劳保医疗在制度建立之初运行平稳,但1955年后,国家工作人员由供给制改为工资制,企业就业人数也不断增加,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的支出急剧攀升。医疗保障和其他保障完全由企业提供经费支撑或由财政支持,导致企业负担过重,国家财政也不堪重负。据史料记载,卫生部和财政部关于公费医疗超支的问题,第一份给国务院的报告是1956年打的,当时的公费医疗平均每人开支是11.6元,两年以后涨到12.4元,看似仅增加8角钱,但是两年的增长率已经达8%。当时国民经济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头两年增长速度是7%,公费医疗增长速度既超过了工资总额的增长速度,也超过了当时国民生产增长速度。当时周恩来总理批示,还是要控制在11.6元,这关系到国计民生,要从卫生方面想办法。

1966年,中共卫生部委员会、中共北京市委员会印发的《关于在党内讨论改革公费医疗制度、劳保医疗制度的通知》中,列举了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存在的浪费和超支现象。如1964年,北京市酒仙桥职工医院按规定标准一年应提取医药费7万元,但实际执行为25万元,超支18万元。1965年,北京一个高等学校举办了一个浪费药品展览,展出了从楼道、宿舍、图书馆、垃圾堆、厕所等处搜集到的甘草合剂、颠茄合剂、三星补汁等各种水剂36市斤,各种片剂3万多片,中药丸药15袋等。

当时,国家陆续出台政策对建立不久的医疗保障制度进行修补。1957年6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取消随军家属公费医疗待遇的批复》。1965年9月,中央批转卫生部党委“关于把卫生工作重点放到农村的报告”的批示中指出:“公费医疗制度应做适当改革,劳保医疗制度的执行也应当适当整顿”“享受公费医疗的人员看病要收挂号费”。

当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降价,从1956年到1974年,每次卫生部和财政部正式给国务院打报告说公费医疗超支了以后,紧接着就是一次大降价。由于当时医疗机构、药品是由国家统一管理,国家就采取了总量控制。这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非常有效,从1957年到1975年,全国大降价3次,小降价8次。一是挂号费,挂号费从1953年的1元到1975年的5分钱;二是药费,有些药品降价降到了无法给病人记账收费的程度,如给病人吃一片颠茄片,一瓶颠茄片是100片,进价为0.096元钱,退瓶费0.03元,100片颠茄片加上15%的零售费仅9分钱,每片仅0.009分,没法向病人收费,只好无偿给了。因此,中国老百姓也形成了一个吃药很少花钱的概念;三是住院费,1974年在北京住协和医院,最好的医生看病,吃最好的药,住在隔离病房,一个月住下来所有费用(包括食宿费)共计46.8元。

进入市场经济以后,医疗赋予了“市场化”手段,医疗费用从此节节攀升,在单位保障制度的背景下,劳保医疗较之于公费医疗制度,首当其冲,迅速瓦解。经济效益不好的单位不堪重负,不少单位都拖欠职工的医疗费。新老企业之间、不同行业之间的医疗待遇也各有不同。职工医疗费缺乏统筹互济,职工医疗待遇苦乐不均,因此引发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不少企业无法执行原来的劳保医疗制度,而是采取定额包干或按比例报销的办法,一些困难企业更无力报销职工的医疗费,有的职工去世了一两年,其家属还拿着医疗费发票在“排队”等报销。所以,当时的劳保医疗制度其实己经到了名存实亡、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据统计,1953~1995年间,全国公费医疗支出增长106倍,而国家财政收入仅增长27倍。在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建立一种“大包大揽”的医疗保障制度,人为加剧了医疗资源的供给与需求的矛盾,从而也决定了这种制度是不可持续的。

与此同时,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医疗机构缺乏创造力,多数医院的设备和技术已经无法满足民众的要求。比如在70年代末,我国每千人医院病床数为1.94,平均每千人口医生仅为1人,新设备更是紧缺。在这个时候,我国的各种慢性病开始大量出现,如心脑血管、恶性肿瘤、精神性疾病等。这大大增加了医疗服务的复杂性,“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一场改革已经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郭良] 标签:公费 医保 报销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