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票证社会”的内在困境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即使同是在计划票证制度之下享受国家计划供应保障的城里人,其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公正与“制度性不公正”

“票证社会”是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在中国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形态,我们将其视为是中国传统社会主义实践的一种“变体”。之所以导致这种“变体”的出现,乃是由于一系列特殊的制度安排导致的,这种制度安排主要是以统购统销及计划票证制度为核心的一系列制度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制度性或说体制性“修正”,也正是这些“修正”促成了“票证社会”的诞生。但是这些促成“票证社会”之诞生的相关制度及其“修正”造成了对公正、公平、自由的社会主义基本价值原则的悖离,导致了“票证社会”中出现了一系列的与社会主义制度理想相悖离的现象。由于这些现象并非是暂时的、局部性的现象,而是由“票证社会”中相关制度设计所引致和产生的长期性、普遍性的现象,因而在本文中将这些现象称为“制度性现象”,这些“制度性现象”与“票证社会”中的相关的制度安排一起伴随了“票证社会”的始终。

社会主义社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包括许多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先驱们所论证的一种关于未来美好社会的理想,它指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美好前途。它批判了此前一切社会形态中的种种不公正现象,而作为这种革命性批判的产物,他们预见了关于未来社会的组织原则和制度原则,尽管他们勾画的未来社会的蓝图远未具体,但是却明确了未来社会制度的公平、公正、自由的基本价值原则,为未来社会主义的制度实践指明了方向。中国革命胜利以后,新中国在借鉴苏联模式的基础上开始了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制度实践。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建设基本上是在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基础上来进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创设的,制度设计贯穿和体现了社会主义的公平、公正、自由的基本价值原则。但是经典作家并没有对“应该由未来来回答”的社会主义具体制度越姐代泡,现实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制度实践只能依照本国国情来进行。最早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苏联在实践中逐步形成了斯大林模式,并成为各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蓝本。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也是借鉴了苏联模式,中国的国情、理想主义的支配以及现代化的强烈冲动也使得中国传统社会主义在制度选择与发展模式的具体制度设计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特征。以中国计划经济体制下重工业优先的现代化战略的选择为直接逻辑起点,统购统销及计划票证制度的出台及其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制度性及体制性的“修正”,最终促成了“票证社会”的诞生。

计划票证制度及其相关制度设计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制度性及体制性“修正”保障了现代化战略的实施和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稳定发展,但是另一个方面的后果即是导致了对社会主义制度基本价值原则的悖离,形成了“票证社会”中种种的“制度性不公正”现象。由于这些不公正现象的产生是制度安排的结果,制度本身的价值取向就是不公正的,因而将其称为“制度性不公正”现象。计划票证制度一个方面的重要作用是保障“体制性短缺”条件下的粮食等基本消费品的公平分配,它虽然以公平分配的分配方式来避免了旧社会中贫富不均,避免了旧社会中的剥削分配制度下的种种悲惨境遇,部分地体现了社会主义所追求的公平和公正的原则,与旧社会人民生活的困苦状况相比确实极大地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但是,城市消费品的计划供应是以在农村实行的农产品统派购制度为前提的,农产品统购制度取消了农产品的自由流通,国家以垄断低价从农民手中收购粮食等农产品,以此制度化的方式将农民所创造的农业剩余提取到国家的手中,国家再按照经济计划来决定这些物资的流向,除了满足国家工业化对粮食等农产品的需求以外,其它部分则用于对城市居民的计划供应。农产品的统购制度造成了对农民利益的剥夺,以此方式来“强制”农民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当然,也辅之以社会主义教育和意识形态改造运动。而计划供应的保障对象的主要是城市居民,而城市居民失去了消费选择的自由,在获得国家稳定的粮食等基本消费品供应的同时也避免了承担物价波动带来的风险。由此可见,同一种制度设计,却造成对两种群体的不同情境。我们在关于计划票证制度之所包含的复杂权利义务关系中也论及了这种制度安排所造成的权利与义务关系不对等的状况,总体来说,农民在这一制度安排中承担着供应粮食等农产品的义务,而制度安排却几乎没有给他们设置相应的权利;而城市居民则在这一制度安排中获得了得到国家稳定和低价粮食供应保障的权利,其失去消费选择的自由相对于农民的利益损失来说简直天壤之别,并且有的时候还出现过征“过头粮”而使农民基本口粮不足。1958年到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更是造成了中国几千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而这个数字中绝大部分都是农民,而城市居民因得到国家的粮食供应保障而避免了这样的悲剧。这种制度安排实际上将城市和农村分裂为两个权利与义务关系不对等的两大群体,抽去国家的中介环节,我们可以看到两者之间权利义务关系不对等的权利义务状态:农民有向城市居民供应粮食等农副产品的义务,而城市居民却享有获得计划价格的粮食等农副产品的权利,这两大群体权利义务关系不对等的状况则直接悖离了社会主义所追求的公平和公正的基本价值原则。作为计划供应之重要保障制度的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则进一步固化了这种权利与义务关系不对等的状态。二元户籍制度以是否吃“商品粮”为标准将人口划分为吃“商品粮”的城市户口和吃自产粮食的农村户口,这种户籍具有世袭性,城里人生下来就是城市户口,而乡下人生下来就是农村人口,农村人口想要转变为城市户口只有升学、参军、提干等有限的制度化途径,其它尽管也存在着“走后门”等现象,但毕竟是极少数且为非制度化的途径。农村人口不能随便迁移到城市,即使迁移到了城市也得不到国家的粮食计划供应。吃“农业粮”者实际成为“二等公民”,要想成为吃“商品粮”者,确乎“难于上青天”,许多心有不甘者想改变身分,造成了数也数不清的悲喜剧。二元户籍制度形成了中国社会的“空间等级结构”似及社会结构的凝固化。城里人在许多方面都有着乡下人所无法享有的权利或者好处,以致于形成了城里人对乡下人的某种优越感,这种户籍的“世袭”及待遇的不平等实际上让我们看到了某种等级制、身份制和世袭制等不平等制度“复归”的影子,这些为社会主义所批判的种种不平等制度现象却寄生于计划票证制度之下,在“票证社会”中以此种“制度性不公正”的方式长期存在,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思想观念及行为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即使同是在计划票证制度之下享受国家计划供应保障的城里人,其待遇也是不一样的。计划票证制度之下的严格供应使得计划供应的对象直接指向了每一个个人,每个人都对应着一定数量的计划票证,而每个人所能得到的计划票证的种类与数量与其行政级别、职称高低密切相关。在单位组织体制下,城里人一般都被纳入到各种各样的单位组织之中,他们的身份一般分为干部和普通工人,单位组织本身的行政化特征使得干部还有着复杂行政等级级别,工人也有着不同的职称级别,分别对应不同级别的票证,这使得计划票证制度带有了等级制色彩。而即使是干部,也因不同的行政级别而享受不同的待遇,在计划票证的种类和数量上也是不同的,级别越高,票证的种类和数量也就越多,反之则越少;而且更高级别的干部还可以得到一般干部无法得到的特别的比如关于进口奢侈消费品、特供物品等的计划票证,这种不同级别的待遇也强化了计划票证分配制度的等级制色彩。当时的“科级干部、八级工,不如十斤萝卜一捆葱”的“顺口溜”即是这样一种带有等级制色彩的计划票证分配制度的反映。由于计划票证的发放是通过单位渠道实现的,单位领导干部在紧缺计划票证的发放方面有着很大的裁量权,因此也滋生了大量的“拉关系”、“走后门”等“票证社会”中最为普遍的权“票”交易现象。

总之,“票证社会”中统购统销及计划票证制度对传统社会主义的制度性或说体制性“修正”在催生“票证社会”的同时导致宁对社会主义基本价值原则的悖离,导致了“票证社会”中某些“制度性不公正”现象的长期存在。但“票证社会”中的“制度性不公正”现象乃是传统社会主义条件下中国以“赶超”战略追求迅速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结果,其总体上或者最终目标所追求的依然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原则,尽管这要以暂时的“制度性不公正”为代价;而且这种追求往往忽视个体权利在其中的地位,强迫个体为集体做出牺牲,以集体权利来代替甚至取消个体权利,导致了“票证社会”中“制度性不公正”现象的长期存在。这不仅背离了社会主义的价值,同样也背离了制度的首要价值。“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一种理论不论它多么精致和简洁,只要它不真实,就必须加以拒绝或修正;同样,某种法律和制度,不管它如何有效率和有条理,只要它不正义,就必须加以改造和废除。”“票证社会”中“制度性不公正”现象反映了中国传统社会主义的局限性及弊端,但是不能因此否定“票证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票证社会”中的“制度性不公正”现象所呈现的对社会主义价值原则的悖离也使意识形态不得不强化其集体主义价值取向,或者直接为这些“制度性不公正”现象辩护,从而使自身日益脱离了现实,日益脱离了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原则;另一方面,这些“制度性不公正”现象也导致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的动摇和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票证社会”中大量存在的“反行为”即表明了这一点,政治教育和意识形态改造运动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也归因于此。“票证社会”中大量存在的“反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是与这些“制度性不公正”现象对应产生的,是对这些“制度性不公正”现象的抵制和反应,也正是这些“反行为”最终导致了对“票证社会”中相关制度的“再修正”,而这种“再修正”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社会主义基本价值原则的复归,是向社会主义本质不断切近的过程。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票证社会 后门 关系 公正

人参与 评论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历史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资讯",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新闻: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