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票证社会”的内在困境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即使同是在计划票证制度之下享受国家计划供应保障的城里人,其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本文节选自:《“票证社会”及其解体》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2007届博士学位论文,作者:焦连志

各种形式的“拉关系”、“走后门”

“票证社会”中的国家与社会关系实际上是一种“强国家—弱社会”的关系,国家权力可以说是无所不包,全方位地对经济社会领域进行渗透,与此相应的各种经济、政治制度安排使得国家权力对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渗透与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国家权力的过度扩张及其对经济社会领域的渗透既实现了国家的经济政治目的,但是同时也带来了许多消极的后果。撇开“政企不分”、“政社不分”这些大的方面不谈,这里只探讨在“票证社会”中因国家权力对经济社会生活方面的干预所带来的各种形式的“拉关系”、“走后门”。

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之下的“票证社会”中,“拉关系”、“走后门”可以说在“票证社会”中是人所共知的现象,也是为人们所痛恨的社会腐败问题。这些“拉关系”、“走后门”现象在“票证社会”的经济社会生活中较为普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家权力对经济与社会生活的干预。在“票证社会”中,粮食等基本消费品资源都是以计划票证的形式由特定的渠道主要是单位渠道发放的,这些单位实际上不单纯是企事业或者社会单位组织,它们在“票证社会”的制度安排中可以说是集多种职能于一身,它们既是承担一定的经济、社会职能的企事业单位组织,在“政社不分”、“政企不分”的制度安排中同时又承担着国家权力的代理人角色,这些经济、社会单位组织中的各级领导者虽然不直接是行政领导者,但是他们都具有相应的行政级别和与此相应的各种待遇,都行使着兼具行政色彩的组织权力。计划票证所代表的资源的控制权和分配权掌握在国家的手中,国家通过单位渠道来发放计划票证资源,有的计划票证资源的供应数量是相对固定的并且分配对象直接指向单位中的个人,比如单位中的每个人每月根据分配标准和等级都可以分得固定数量的粮票、油票、布票等,由于这些计划票证资源是最基本的生存性资源,是得到国家的供应保障的。但是有些属于紧俏商品的计划票证的分配则掌握在单位领导的手中,因为这类计划票证的数量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于是发放给谁,在同等条件下谁可以享有这些计划票证,基本上取决于单位的领导,领导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这就为“拉关系”、“走后门”创造了条件。从寻租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政府对紧缺票证资源的分配实际上是一种“创租”行为,属于一种“政府无意创租”。“政府无意创租是指政府为了良好的目标而干预社会经济。但结果是创设了租金,给寻租活动创造了机会。”弓这些“拉关系”、“走后门”现象即属于寻租行为,而寻租行为属于非生产性的谋利活动,“他们所做的使价值最大化的努力所产生的不是社会剩余而是社会浪费。”寻租活动并没有带来社会财富的增长,而只是谋求一种有利于自己的财富转移方式,从而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另外由于一般寻租收益大于寻租成本,而刺激了人们去采取“拉关系”、“走后门”等寻租行为,而挫伤了人们诚实劳动的热情,造成了普遍的低效率。人们为了获取紧缺的计划票证,就通过向单位领导者送礼行贿、攀亲戚等方式来“拉关系”、“走后门”,以获取这些紧缺的计划票证;‘而部分单位的领导者为了牟取自身的利益也开始利用手中的蜕变的权力来收取“租金”,于是就产生了“票证社会”中大量存在的“拉关系”、“走后门”现象。

各种形式的“拉关系”、“走后门”现象实际上是一种腐败行为,类似于今天的权钱交易,只不过在计划票证制度之下演化为权力与人情的交易、权力与票证的交易。“拉关系”、“走后门”所形成的分配不是按照对社会的贡献进行分配,而是按照掌握权力的大小或者与接近权力的程度成正比,“这是因为腐化活动所体现出来的是按权力来分配物质财富,即按权力的大小和滥用权力次数多少来决定物质财富分配的原则。”了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按劳分配就在某种程度上蜕变成了按“权”分配。社会主义的分配制度标榜按劳分配的分配原则,但是实际分配中“拉关系”、“走后门”等腐化活动本身构成了对上述原则的直接破坏。“收入分配中这种不合理现象严重打击了人们通过诚实劳动获得正当收入的积极性,并直接影响着人们的劳动态度。又使许多人对待本职工作采取敷衍塞责的态度,甚至导致消极怠工现象。这种现象降低了劳动效率,并使经济发展失去了动力,由此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它既挫伤了人们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诚实劳动的热情,更为重要的是造成了对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的侵蚀。由于“票证社会”中物资的普遍紧缺,人们为了获取紧缺的物资而不得不采取“拉关系”、“走后门”的方式,于是“拉关系”、“走后门”就成为“票证社会”中较为普遍的问题。人们既痛恨“拉关系”、“走后门”等腐败现象,但是在很多情况下出于某种需要人们也不得不采取“拉关系”、“走后门”的办法,于是人们暗中也渴望着有“拉关系”、“走后门”的机会,以致于人们甚至将“拉关系”、“走后门”视为“有本事”,视为正常的、可以容忍的现象,甚至视为合情合理的事情。人们对这类带有腐化性质现象“合情合理”的认同与容忍实际上构成了对计划票证制度的“制度化逃避”的关键,于是普遍滋生的人们对“拉关系”、“走后门”也就成为“票证社会”中较为普遍的“制度化逃避现象”。在这种“制度化逃避现象”中,人们采取了“拉关系”、“走后门”的方式绕过了计划票证对人们生活水平的限制,可以以这种方式来获取各种紧缺的计划票证来买回各种紧俏的商品,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或者将这些紧俏的商品作为送礼行贿的物品为了谋求其它方面的利益,又对其它制度进行再去拉关系、走后门。

此外,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也是计划票证制度的重要保障性制度之一,因而分析因计划票证制度引发的“拉关系”、“走后门”等现象就不能不提及传统户籍制度中的拉关系、走后门问题。计划票证制度中的计划供应的主要对象是城镇居民,城镇居民因得到国家的粮食计划供应保障而形成了相对于农村户口的优势,农村人口为了取得吃“商品粮”的城市户口,为了能够得到因城市户口而享有的待遇,也采取各种形式的“拉关系”、“走后门”方式来力图改变自己的带有身份性质的户口。转为城市户口主要有当兵、提干、成为有希望转为正式工的合同工等几种途径和形式,于是人们为了获取这些机会,采取各种形式的“拉关系”、“走后门”等,也因此滋生了大量的腐败行为,这些行为也属于对二元户籍制度的“制度化逃避现象”。事实上,人们不仅为了获取紧缺的计划票证而去“拉关系”、“走后门”,“票证社会”中还存在着许多其它方面的“拉关系”、“走后门”等“制度化逃避现象”,这里不再多做分析。

“拉关系”、“走后门”这类“制度化逃避现象”的滋生实际上本身表明了计划票证制度及其相关制度安排与现实之间的脱节,这种脱节表现为这些相关制度安排对人们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所能获得的合理利益期望的悖离,是生存逻辑对制度逻辑的一种反抗;同时,“拉关系”、“走后门”这类“制度化逃避现象”的腐败性质也造成了对社会主义理想的侵蚀,而人们对这类“制度化逃避现象”容忍的本身也表明了人们对“票证社会”所体现的社会主义理想的一种“漠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意识形态教育的失败。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票证社会 后门 关系 公正

人参与 评论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历史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资讯",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新闻: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