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票证退出日常生活: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利扩大

2013年01月18日 16:01
来源:浙江社会科学 作者:郎友兴

本文摘自:《浙江社会科学》1999年第1期,作者:郎友兴,原题:《票证祭:对中国票证制度的一种反思》

票证有各种各样,本文的“票证”专指流行于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用来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之凭证,比如肉票、粮票诸如此类的票证。

在今天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已不再有各种购物时所需的票证了,除人民币外。只是在人们的抽屉中偶尔才能翻捡出肉票、火柴票、肥皂票、香烟票、酒票、粮票、布票、油票、煤球票诸如此类的票证,不过这仅仅是作为对过去生活的一种纪念而已;人们不时在地摊上与各类收藏品市场上可见到我们过去习以为常的票证,不过更多的是人们将这视为一种投资的机会与渠道。对于今天年少的中国人来说,肉票、粮票等票证也许是一些陌生的词眼了,他们对票证恐怕亦没有多少的体验与记忆,亦很难想象得到票证对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是多么的重要。可是,票证制度曾经是影响中国人生活的一种重要的制度安排。它伴随着亿万中国人度过了几十个春夏秋冬。对于年长的中国人来说,票证是一桩抹不去的记忆,是一段挥不走的过去艰辛生活的历史印记,对于他们来说,票证是多么的重要,又是多么的辛酸。而对于学者们来说,“票证”是理解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的概念,“票证制度”是分析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票证是在商品短缺的情形下为了确保短缺商品的公平享受而分配的一种购买凭证。人们可以买到紧俏的平价商品,于是票证就有了价值。“粮食、棉布、食糖、食油、肥皂以及大量的消费品一直实行定量配给”,“严格的消费品配给是共产党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一项主要政策。中国人民长期习惯于艰苦的生活条件。食品和服务的供应受到严格的限制”。这种定量配给的模式是过去中国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个显著的特性,因此,中外学者能够就此达成绝对一致性的认识,是毫不奇怪的。那么票证制度产生与长时期存在的内在依据、根源何在呢?

之所以实行票证制度,究其原因首先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也就是计划经济在消费领域中的体现,更确切地说是保证计划经济运行的需要。计划经济产生于二十世纪初期。列宁在1906年曾经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作为对立的两种社会基本制度来看待。在斯大林时代的苏联,这种把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对立起来的思想已占据了支配性的地位,从而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形成了一种传统观念,认为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特有的东西,计划经济才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特征,搞社会主义只能实行指令性的高度集权管理的计划经济。众所周知,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曾效仿过苏联,亦实行指令性的高度集权管理的计划经济。这种经济的特征在于以国有制为其追求目标,排斥或限制非国有经济的发展,遏制竞争;以实际上的平均主义的分配为其分配之方针;国家对经济活动实行行政的、指令性的、直接的管理,政企是不分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计划经济体制在消费领域的表现就是,我国的消费品的流通是高度集中与封闭的,绝大多数消费品实行统购统销,商品流通是由国营商业与供销合作社商业承担,实行层层分配商品的模式,“统购统销的配合和定额制度控制了消费”。与生产领域中高度的计划性一样,消费领域计划性亦十分明显,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无不留有深刻的体验。。其次,中国经济落后、社会生产力低下,没有充足的消费品可以供给,是一种典型的短缺经济运行的模式。而这种忽视消费品生产的经济模式又与当初中国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战略有关。自五十年代始,我们国家强调的是重工业的发展,而轻视轻工与民用产品的生产,其结果只能是消费品的短缺。“只要有可能,大量的资源就被用于生产资料而不是消费品”。比如,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经济发展之计划集中于工业发展,特别是重工业的发展,重中之重又在于生产资料的生产部门。为了确立中央集权与保证计划的方向(重工业的发展),一方面,在关键部门建立起国营企业,对私营工业与商业进行改造或消灭,以便能够集中地控制与掌握大规模的工业投资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另一方面,主要农产品由国_家统购统销,以保证从农业部门吸取资源支持工业投资。当然,在具体的发展过程中,经济运作的重心时有变化;不过,一直以来较为轻视轻工与民用产品的生产,恐怕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短缺的经济并不必然地要在消费领域中实行凭票才能购物的票证制度。事实上有别的办法与原则分配这些短缺的资源,比如自由公正地交换,即谁有钱就谁享用,谁能出得起更多的钱谁就更多地享用这些有限的供给(当然公正是相对的,这里亦不去探究钱的来源诸如此类的问题)。因此,除了上面所指出的宏观的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的背景外,中国实现票证制度的更深层的因素恐怕已超越经济本身了。而这超经济的因素实际上就是中国实行票证制度的本质之所在。这些因素(本质)就是社会主义的理想和要求与权力之霸权,票证所反映的是人们对国家的一种依赖关系。

人总是有私欲的一面,作为一个生物的个体,他总得消费,而这与当初所宣传的培养社会主义新人的目标是有矛盾的。因此,要人们斗私批修,要人们从灵魂深处闹革命,批倒批烂所谓的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小资情调”诸如此类的用语是当初人们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惯用的标准化的话语,从中亦不难体会出社会主义所追求的理想所在。但是,人的私欲是不易克服的,光凭宣传与舆论导向是不够的,因而不管舆论力量是否足够强大,其结果培养出的更多的恐怕是“口头革命派”。所以需要其他的办法与手段如制度性的安排,以保证社会主义理想与操守之落实。票证作为一种制度性的安排,决定着人们的生活,并以此压抑人们的私欲,保证社会主义理想和要求之实现。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票证 日常生活 自由 选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