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事人忆越南70年代排华:华侨跪在地上哀求不回越南


来源:文史精华

人参与 评论
00
对越自卫反击战,又称中越战争,是指1979年2月17日-1979年3月16日中国越南两国在越南北部边境爆发的战争。广义的中越战争,是指从1979年到1989年近十年间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来源:凤凰网历史)

哀求道:“中国兄弟,我求你们了,千万不要送我们回去,再回去,我们没有办法活!”

核心提示:走到最前面的是徐小才、吴付敏夫妇和两个儿子。突然徐小才“扑通”一声领着一家人跪在我们面前,哀求道:“中国兄弟,我求你们了,千万不要送我们回去,再回去,我们没有办法活!”

本文摘自《文史精华》2013年10期  作者:孙纯福 原题为:越南驱赶华侨实录

据我国民政部原部长李学举主编的《民政30年》一书介绍,目前在中国生活的印支难民达30万。这些难民以越南驱逐的为主,从1977年越南当局开始驱逐难民,受其影响也有从柬埔寨和老挝输入中国的难民。越南当局仅从1978年4月至1979年6月,通过云南的河口、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东兴及凭祥口岸拥入的越南难民即达26.5万多人,到1980年初,共有28万多人。这些印支难民,至今分布在广西、广东、福建、云南、江西、海南6省(区)196个安置单位,其中越南难民多达99%。

解放以来,我国一直致力于经济建设,致力于与周边国家搞好关系,坚持和平共处,那么又为何有大量难民拥入中国?笔者曾亲睹了越南当局驱赶华侨回国,并对他们为何被驱赶,他们的悲惨遭遇,作过深入调查,如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因为是中国人华侨变成难民

1978年10月,我在昆明军区第11军32师政治部当干事,部队因为将要在边境一线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上级首长派保卫干事王宗誉和我到演习区域的县及村寨进行敌情(注:境外仍有国民党残军对我边境进行骚扰)、社情、民情的了解。

10月6日,当我俩乘坐地方客车行至在河口县时,还没到县城就开始堵车,因路窄,一堵就是几个小时,货车、客车、拖拉机、马车,一路靠边停,让载满人的客车和敞篷大卡车先行。这些大卡车上坐满了大人、小孩,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妇女,肩上挎了个包袱皮,一个个神情悲凄,低着头不说话;有的妇女眼睛红肿,看得出是过分悲伤哭成的;有的不停地还在抹泪,目光呆滞,自言自语“没有我,老人怎么生活,怎么生活......”我们下车一问,车上一个中年男子抹着泪告诉我,他们是越南华侨,如今成了难民,是被越南当局驱赶回来的华侨,载运华侨难民的车,一路浩浩荡荡,我数了数共有61辆,足有2000多人,而且不断还有从云南内地开来的车接运华侨。

华侨怎么成了难民?我不解。关于难民的定义,早在1951年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和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就有过统一的界定,认定书说“有正当理由畏惧由于种族、宗教、国籍、属于某一社会团体或具有某种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而留在本国之外,并且由于此项畏惧而不能或不愿受该国保护的人,或者不具有国籍而留在他以前经常居住国家以外而现在不能或者由于上述畏惧不愿返回该国的人”都属于难民。根据这一规定,我立即意识到他们被赶回中国,不是政治见解不同就是受到了迫害。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想探个究竟。

当即我和王宗誉下了车,朝河口县城走去,到了中越大桥已是下午4时。大桥大约300米长,15米宽。越南那边还有华侨不断拥向大桥,大约有1000多难民们挑着行李,带着小孩拥挤在大桥上,速度很慢。我站在大桥我方一侧,当华侨要进我国时,我看见荷枪实弹的越南兵不时地用枪托敲打着华侨,催促他们赶快走。一个中年华侨,怒视着越南兵,质问他:“你为什么打人?”越南兵又一枪托朝他头部砸去,顿时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下,涌在脸上,满脸布满了鲜血。这回他没有骂越南兵,而是怒目圆睁,双手举起紧握的拳头,在越南兵面前晃动几个回合,那意思很明白:我们总有一天要揍你!然后快步跨入大桥我方一侧。我边防军战士看见了越南殴打我华侨的行径,他们一个个神情严峻,压住怒火,紧握钢枪,坚守着自己神圣的职责,因为他们每天都在目睹越南兵驱赶殴打我华侨难民,上级指示不准指责越方,更不准开枪。

我立即将这位被越南兵殴打受伤的华侨扶到急救室救治。还未走出大桥,我往桥下一看,惊呆了:河流中,有五艘破船载满了华侨难民,从越南驶向中国,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大声喊叫着什么,扑向后面一艘船,看得出她要随亲人来中国。刚爬上船,一个越南警察赶来了,只见他手持警棍猛地朝这个妇女砸去,她“扑咚”一声掉入河里,随波流向下游。我不忍心再看,带着这位受伤的华侨走进了急救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老挝 越南 难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