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恩来为何不让再批美军细菌战:志司承认做了手脚


来源:炎黄春秋

人参与 评论
00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即1951年“春季攻势”,发生于1951年1月25日~4月2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制止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发动的攻势,争取时间掩护后续兵团到达,进行反击准备,在“三八线”南北地区进行的防御战役。图为1951年4月15日,正在使用喷火器进行攻击的美国盟军士兵。

事后我对李哲范说,万一到时难证明细菌战,你给我注射鼠疫军让我死,就说卫生部长染上美军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铁证。他说,那不行,总有办法可想。可见当时压力之大。

核心提示:茹科夫院士回苏联向斯大林汇报后,苏共中央来电说,细菌战是一场虚惊。周总理马上找黄克诚总参谋长和洪学智副司令问,你们做了手脚没有。洪答,做了,不然那时没法交差。当时,我国正派人在欧洲作反细菌战宣传,总理即下令撤回。之后我国再不提此事,但下面并不知道。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2013年第11期,作者:吴之理,原题为:《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

朝鲜战争停战距今(1997年)已44年,至于1952年轰动全世界,美帝国主义有口难辩的细菌战的真相如何?

答案是一场虚惊。

当年党中央是确实(至少开始的时候)认为美军是进行了细菌战,我们动员了全军和全国,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进行反细菌战运动,美帝国主义也是一时臭名扫地,原驻朝美军司令李奇微,1952年末调任欧洲盟军司令,到达机场时,群众骂他是瘟神,一时下不了台。他说凭上帝之名发誓,美军没有进行细菌战,才让他走。

事件的缘起是冬季的雪地上出现大量苍蝇和跳蚤。后来知道是雪蚤,不是人蚤,朝鲜语称oguli,是冬季雪地自然现象。雪蚤是弹尾目(Collembola)黑跳虫属(Isotomapalustris)。我东北也有雪蚤的报告及那时我们以为雪地上不可能有苍蝇和跳蚤,加上外国报纸报道日本细菌战犯石井来朝鲜前线调查美军不明死亡,于是中央判定美军进行了细菌战。

事件的主要经过如下:1952年1月29日,志愿军卫生部和志愿军司令部收到42军电报称:美机于1952年1月28日飞过平康郡该军驻地,战壕雪地上发现多种昆虫,有内蚤、蝇和类似蜘蛛的昆虫。42军送来23个跳蚤(雪蚤),33个苍蝇和类似植株的昆虫标本。我们化验室进行培养,没有发现致病菌。42军卫生部部长是高良,是我在三师时卫校的教育长,一个很细心和有水平的卫生干部。他一定对细菌战有所警惕,才发这个电报。42军的电报同时报志司,引起彭德怀司令员的高度重视,转报党中央,又电告各部队警惕和要及时报告类似情况。一时几乎所有部队都有类似发现的电报(两个月中有近乎千次报告),报告敌投的东西是五花八门,有死鼠、有苍蝇,还有大蚊子,有昆虫容器(是美军撒宣传品用的铁四格弹壳和带降落伞的纸筒),有树叶和蛇,还有一两个单位报告有朝鲜居民突然死亡,报告河中漂来大量死鱼,并送来10余条小死鱼(鲫鱼)标本,经细菌学培养出是纯沙门氏杆菌。《人民日报》又报导美机多次侵东北投撒细菌,死鼠和其他东西,恰巧此时,美军前线发现不明死亡,美军派日本细菌战犯,原731部队的头头石井来朝鲜调查此事,并公布此消息。党中央根据以上情况判断美军进行了细菌战。不几天,1952年2月2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醒目消息,发表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政府的名义,谴责美帝在朝鲜和我东北进行大规模细菌战并附有投撒物和细菌涂片的照片,在全世界引起震动和纷纷谴责。事先我们并不知《人民日报》这么快公布。公布后,我对卫生部朱直光副部长(已故世)说,这下我们要被动了。主说今后只有做文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细菌战 鼠疫 卫生部长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商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