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越划界为何“法卡山已划给越南”流言四起?

2013年11月29日 08:29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胡贲

但谈判所得的边界条约,仅仅是地图上的“红线”。条约中也规定,“本条约所述两国陆地边界用红线标绘在经双方共同确定的比例尺为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上,在边界线叙述中所用长度和面积均系从这些地图上量取的。上述地图附在本条约之后,并作为其不可分割的部分。”而“缔约双方决定成立中越陆地边界联合勘界委员会”,完成“实际勘测,竖立界碑工作”。

而这项具体的勘测工作,主要交给了国家测绘局的直属测绘局四川省测绘局完成。四川省测绘局办公室负责新闻宣传工作的徐家成介绍,具体的测绘工作当然辛苦。尤其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中越双方的具体勘测人员都“寸步不让”,“他们和我们一样,领土问题都非常坚持。上千个界碑,每一个都要据理力争。”

据统计,在整个谈判勘界过程中,中越双方共举行了14轮政府代表团的会议,34轮联勘委的会谈,14次专家组的会晤,竖立了2000块界碑。

徐家成介绍说,在勘测上,“越南方面的技术实力不如我们,甚至很多还是武汉测绘学院毕业的,是我们的徒弟。比如数字成图啊,卫星遥感啊,这些基础数据,都要依靠我们的技术。但他们又不相信我们,怕我们做手脚,而真要到了双方专家组会谈时,每一个决定都要请示领导,专家组只能提建议,又做不了决定,于是,进展自然缓慢。”

本计划3年完成的勘界工作,到2005年,尽管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尚有野外勘测的50%、室内作图的95%没有完成。

也正是2005年10月30日,胡锦涛总书记访问越南,中越再次发表联合声明“必须于2008年完成中越勘界工作”。当年,国家测绘局将12个勘测组扩编为14个,再配合广西云南两地外办的工作人员。如同边界谈判一样,联合勘界也陡然提速,2008年12月,中越联合勘界组终于完成了全部界碑的竖立。

陆地解决了,海上才是最难的

在陆地勘界完成之后,中越双方已确定同意启动制定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磋商。但“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确定的解决方案”

长达18年的中越边界问题谈判,一直由外交部牵头,分别成立陆地边界联合工作组、划分北部湾联合工作组和海上问题专家小组。目前,这些小组的人员都主要并入外交部新成立的边海司。其中,划分北部湾联合工作组的中方谈判组组长薛捍勤目前担任中国驻东盟大使,陆地联合勘界中方组长欧阳玉靖目前则担任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分管陆地边界事务。

除了陆上边界谈判以外,中越的海洋边界谈判也是一波三折。其中亦涉及对中法界约,尤其是其中所规定的“茶古线”的不同理解。也涉及历史上各自疆域内飞地的处理:越南战争期间,中方曾主动将中国人长期定居的白龙尾岛移交给越南,作为河内的空防前哨阵地,而越南也曾承认长期归属越南的中国境内“京族(越南主体民族)三岛”属于中国领土。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北部湾划界争议。

2001年,中越完成了北部湾划界协定的签署。北部湾最终的划界,基本采纳了中方提出的两国在北部湾总体政治地理形势大体平衡的观点,按照越南外长阮颐年提供的材料,最终中越各得北部湾面积的46。77%和53。23%,越方未再坚持以白龙尾岛等岛屿为基点,最终白龙尾岛只享有12海里周边领海和3海里专属经济区,而另一座离越南陆地13海里、属于越南的昏果岛,则在划定大陆架、专属经济区时只享有50%效力。

实际上,越南已经是中国重要“盟友”。在全世界参与WTO的国家和地区中,越南是除港澳以外,极少数承诺不对中国引用中国入世承诺的15、16条款,也就是最近几年各国对华“反倾销调查”,“征收特保税”所引用的两个条款。2008年,中越更是确定“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越两国贸易额也连年攀升,在涉及争议较少的北部湾和陆地边界问题上,越南方面最终都采用了中方所提出的方案。但涉及到南海问题,双方领导人都曾在各个场合表示,因为争议实在太大,又涉及其他国家的领海主张。只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在11月18日中越陆地边界勘界文件签字仪式之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与越南副外长胡春山就两国陆地边界和海上问题举行会谈,双方已确定同意启动制定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磋商。

陆地联合勘界中方组长欧阳玉靖曾公开向媒体表示,中国目前的边界谈判与勘界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目前剩下的陆地边界问题中,只剩下最难解决的中印问题,因为涉及阿奴恰尔邦和麦克马洪线以及中印战争,目前尚无法看到两国解决这一边界问题的希望。但在海域方面,南海、东海的最终划界,涉及国家众多,“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确定的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中越 边界 法卡山 流言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