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64年十世班禅为何被免职:上万言书痛批左祸

2013年05月02日 14:42
来源:文史精华 作者:麦群忠

核心提示:1960年至1961年间,班禅作为副委员长,不仅负责西藏工作,还亲赴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的藏族地区视察。他在视察过程中,发现这些地区“左”的错误十分严重,在执行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统战政策方面出现了严重失误。

本文摘自《文史精华》2005年第6期 作者:麦群忠 原题为:十世班禅蒙难始末

1954年9月,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第一届全国人大在北京召开,十四世达赖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9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亲切接见这两位活佛,勉励他们要加强学习,大胆工作,坚定不移地站在反帝爱国的立场上,为祖国、为西藏人民多做有益的事情。9月27日,达赖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当选为常务委员。同年12月25日,班禅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达赖当选为政协常委。这一年,达赖19岁,班禅才16岁。从此,达赖和班禅不仅是西藏的政教领袖,而且成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肩负着重任。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班禅痛陈民间疾苦的“七万言书”却引来了一顶“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大帽子,饱受人间冷暖。本文仅就十世班禅蒙难的前前后后作一概述。

重任在肩春风得意

1955年3月9日,国务院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在周恩来总理主持下,专门讨论西藏工作。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并决定由达赖任主任委员,班禅任第一副主任委员,张国华为第二副主任委员。3月12日,班禅结束在内地的视察访问,离京返藏,参与西藏自治区的筹备。

1955年下半年,在中国内地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农业合作化运动高潮的推动下,金沙江以东,包括川、滇、甘、青的广大藏族地区开始实行民主改革。但改革尚未开始,便相继发生了叛乱。起初是以一个县一个区甚至一个部落为单位,后来规模越来越大,武装叛乱此起彼伏,几乎波及江东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大藏族地区。这就是名噪一时的“康巴叛乱”。

叛乱在扩展、升级。当时的美国政府和台湾国民党当局不仅在舆论上给予支持,而且空投武器弹药,派遣武装特务。我人民解放军奉命平叛,叛乱武装不断被剿灭,被平息。不少人便纷纷西渡金沙江逃到西藏境内。从1956年至1958年,至少有五六万人逃到西藏。这些人当中,有土司、头人、农奴主、牧主、上层喇嘛活佛,但绝大多数是普通的喇嘛和农牧群众。有的人参加了叛乱,或被裹挟,多数人则是不明真相,不懂政策,为躲避战乱而来的。

“康巴叛乱”事件对西藏震撼很大,西藏上层集团担心民主改革会烧到他们头上,利益受到损害,便自觉或不自觉地起来反对改革,同情和支持江东藏区的叛乱。

为了稳定西藏局势,1956年底,中央人民政府正式宣布在西藏“六年不改”的方针,即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1957~1962年)不进行民主改革。

1958年下半年到1959年初,从江东逃到西藏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主要集中在昌郡、山南和黑河地区。当时的叛乱武装组织和首要人物同噶厦政府(西藏地方政府)建立了直接的联系,并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援助,妄图在山南地区建立根据地,长期打游击。

1959年初,大约有几千名“卫教军”成员拥入拉萨,他们大都身带武器,加上藏历年参加传昭大法会的喇嘛,约有1万人。拉萨开始骚动不安。3月10日,西藏军区邀请达赖到军区礼堂观看演出,“卫教军”和喇嘛们闻讯后,造谣说军区要扣留达赖,便聚集在拉萨西郊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周围,以“保卫神圣的佛爷”为由,不让达赖前往军区。在罗布林卡大门口双方发生了冲突,一些康巴人和喇嘛当场打死了自治区筹委会的干部帕巴拉活佛的哥哥堪穷·索郎降措,打伤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藏族)少将。

此时此刻,在拉萨市区内还有少数群众(主要是妇女)上街游行。她们从八角街走向军区门口,在东大门高呼口号,持续了几个小时。围观者愈来愈多,其中包括康巴叛乱分子和喇嘛,但在军区大门口值班的解放军战士,任凭妇女们辱骂、吐口水,未予还击。

军区领导人要求噶厦政府制止游行和骚扰,维护社会治安,惩办打人杀人凶手。但噶厦借口不了解情况,不理不睬。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班禅大师 传昭大法会 1975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