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前上海宣传部长文革被打死 福尔马林泡尸三月彻底变形

2013年03月23日 10:16
来源:周末 作者:文行简

核心提示:“一个活人,竟然被他们一棍子一棍子打死了。是父亲去世三个月以后,才通知我的大姐小钧去收尸。爸爸整个人被泡在医院福尔马林的药水里,人已经面目全非,彻底变形了。但是被打伤的痕迹却历历在目……”

本文摘自:《周末》2012年2月25日第21版,作者:文行简,原题:《彭小莲,她和他的岁月》

他,彭柏山,“左联”作家,军人,党政职务最高的“胡风分子”。

她,彭小莲,导演,作家,游走于电影与文字之间。

他们,是父亲与女儿。

1932年,洪湖和湘鄂西根据地肃反,数万人头落地。

22岁的省委特派员彭柏山捡回一条命,他逃到了上海。两年前,这个湖南青年还是上海劳动大学的一名学生。

“我想父亲跑出来的时候,是横了一条心的。与其死在那里(湘鄂西),还不如作最后的努力。他一定很清楚,抓到的话,他是必死无疑的。但是,他还是跑出来了。他跑到了当时党中央的所在地,上海。”在《他们的岁月》中,彭小莲这样解释父亲的行为。。

上海党支部宣布停止彭柏山的党组织生活。

彭柏山陷入了极度贫困的状态。他住在亭子间里,常常在下午一二点钟的时候,买几个大饼,再花两个铜板买上一大勺酱油,然后就蘸着酱油把大饼吃了。

他饿着肚子,写小说。

有一天,胡风跑到那个亭子间去看他。彭柏山正在啃那又冷又硬的大饼,桌子上还摊着他的稿子。一抬头,看见是胡风站在门口,大饼已经来不及藏起来了,那一点点酱油也全部泼翻在桌子上。

“我一点都不知道你生活得这么艰苦。这个你先拿去用,我会帮你想想办法的。”胡风掏出两块钱,放在桌上。

素来以爱才著称的胡风,确实替彭柏山想了办法。

他将此事告诉了鲁迅,鲁迅嘱咐胡风,以后每个月在“左联”的工作款项里提取几块钱,作为彭柏山的生活费。

他完成了中篇小说《崖边》,拿给周扬看,周扬看完后,说:“字,写得不错。”

他赶快又拿着小说去给胡风看。胡风大声地说:“这是你写的第一篇?写得真是不错。”

鲁迅同意胡风的意见,亲自将作品推荐给《作品》杂志,小说很快被登在头条发表了。

那是在1933年的7月。

彭柏山成了作家,一口气写出了《皮背心》《忏逆》《夜渡》《枪》。

1934年5月,在“左联”党支部的批准下,他重新回到了党内……

抗战军兴。

1938年,彭柏山前往皖南新四军军部。文人,再次成为军人。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彭柏山 彭小莲 文革 福尔马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