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沈从文谈对美国的印象:重视钱财但也尊重知识

2012年11月29日 17:20
来源:书摘 作者:王亚蓉

核心提示:美国一面又重视钱财,一面又尊重知识,没有中国人那么多忌讳,当然政治情况不同啦!但是也麻烦。

本文摘自:《书摘》2004年第03期,作者:王亚蓉,原题为:《沈从文晚年口述》

我始终是一个不及格的说明员

我十五岁就离开了家乡,到本地的破烂军队里面当一个小兵,前前后后转了五六年,大概屈原作品中提到的沅水流域,我差不多都来来去去经过不知道多少次,屈原还没有到的地方,大概我也到过了,那就是乡下。所以我对沅水的乡情,感情是很深的。后来有机会到北京去学习的时候呢,能够写的多半也就是写家乡的事情。

我对家乡新的事情知道得还是少,比较少,知道的还是过去的。关于比较下层的生活,划船的船夫、纤手,小码头上的人士我比较熟悉。但是我的写作应该说是失败了,前前后后写了三十年。我的思想比较落后,也许是严重落后吧!所以到了解放以后我就离开了写作,又不能做空头作家呀!因为没有生活,思想又比较保守,一下子适应不来了,就转到历史博物馆工作。

当时历史博物馆大约有十三个教授级的,我们在一块。我清清楚楚记得,大家谈到学习时都坐下来学习,我一天就泡在陈列馆,什么原因呢?因为我对文物没有一点知识,有兴趣没知识,我只觉得这个东西应当好好地学。因此有个很好的机会,每一次历史博物馆的展览,我都要参加,从开始展览一直到关门,我都参加。什么辉县的,郑州二里岗的展览,安阳展览,麦积山的,炳灵寺的展览,楚文物展览,全国文物展览,我都参加了。特别是敦煌艺术展览,我呆得特别久,差不多前后一年。我的基本常识就这么点儿。所以刚才讲我是专家,绝对不能相信的。我始终是一个不及格的说明员,主要原因就是东西越来越多,来不及了,人也老了,所以到了快八十岁了,又转业了,转到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怎么是历史所呢?我历史又没有底子,我主要是文物的常识,所以到这里很显然也做不出什么东西。但是得到领导和各方面的支持,才起始,把六四年着手的、一本通俗性的、关于服装发展同衍进的图录,得到大家的帮忙,特别是在坐的大家都知道的王▲同志的帮忙,才勉强完成。

这几十年社会变化太大,这个工作远远配不上我们的要求,远远地落后。再一个原因,我是一九二八年就混到大学教学这一行,教散文——那也是骗人了——教散文习作,一直到解放我才离开学校。离开学校以后,我就直接到历史博物馆,名分上是做研究员,实际上我是甘心情愿做说明员。

我深深觉得这几十年生命没有白过,就是做说明员。因为说明员,就具体要知识了,一到上面去,任何陈列室,我就曾一点不知道,什么仰天湖的竹简,二里岗的新的黑色陶器。我也有机会跑北京最著名的琉璃厂,我记得是三反五反的时候,参加三反五反关于古董业的问题清点。当时北京有正式挂牌的一百二十八个古董铺,我大约前四十天就看了八十多个古董铺,就是珠宝、皮毛我没有资格看,其他的关于杂文物类的东西我几乎都看到了。这个时候我长了不少的常识,我就总觉得——我有那么一个偏见吧,就是要理解文物文化史的问题,恐怕要重新来,重新着手,按照旧的方式,以文献为主来研究文化史,恐怕能做的很有限。放下这个东西,从文物制度来搞问题,可搞的恐怕就特别多了。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沈从文 钱财 博士论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