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聂荣臻曾赞林彪:敢举烽烟解国忧 威扫敌倭青史流

2012年09月19日 14:40
来源:党史纵横 作者:夏明星 肖诗斌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45年11月21日8时,面对国民党军积极抢占东北,林彪致电中央军委:“目前我军应避免被敌各个击破,应避免仓惶应战,应准备放弃锦州以及以北二三百里,让敌拉长分散后,再选弱点突击。因此,在沈阳、营口各地之我军,不必赶来增援,应就地进行装备与充分训练,养精蓄神,特别加强炮兵的建设,以待以后之作战。”显然,他认为对付国民党军重兵进攻,应该采取“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策略。12月25日,在东北我军营以上干部会议上,林彪总结与国民党军作战的经验,更明确地提出“忍、等、狠”的作战指导方针。这一指导方针,就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对敌之暂时猖狂进攻坚持忍耐的方针,避免过早地使用主力与之决战,而应诱敌深入,等其分散,再寻找有利战机,集中优势兵力,狠狠打击,各个彻底歼灭之。

1946年5月19日夜,东北民主联军保卫吉林重镇四平失利,国民党军又向长春逼近。为彻底改变战局,林彪、罗荣桓(民主联军第二政委)果断决定:采取“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策略,连长春也放弃,战略退却到松花江以北,退守哈尔滨,待机反击。当时,民主联军司令部有人不解,认为“一仗未打便撤到松花江以北”,“是不是撤得太多了”。但对林彪的决策,罗荣桓却认为非常高明,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讲:“主力北撤是对的,在中央苏区,前四次反‘围剿’,我们都是采用‘诱敌深入’的办法取得了胜利。回去以后,你可以组织同志们读一读毛主席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特别是其中‘战略防御’这一章。把这篇文章学好,对北撤就自然会想通的。”最终,东北民主联军战略退却到松花江北,果然让进攻之敌战线拉长、兵力分散,达到进攻顶点,很好地达到了“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的目的。在养精蓄锐、敌消我长后,东北我军逐渐夺取战争主动权,取得东北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穷寇必追,歼敌务尽

《孙子兵法》有言,“穷寇勿迫。”就是说,对于穷途末路的敌人,不要过分逼迫,防止敌人困兽犹斗。后世兵家深以为然,又衍化出“穷寇莫追”。显然,如果照此来打仗,指挥员顶多能把敌人击溃,不能把敌人歼灭。所以,在自己的军事实践中,林彪始终提倡“穷寇必追,歼敌务尽”,这也就是毛泽东指出的:“击溃战,对于雄厚之敌不是基本上决定胜负的东西。歼灭战,则对任何敌人都立即起了重大的影响。对于人,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对于敌,击溃其十个师不如歼灭其一个师。”

1935年2月28日凌晨,红三军团再夺遵义城,国民党军2个师从乌江南岸驰援遵义。红三军团主力在老鸦山与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在左翼隐蔽待机。“他们发现敌后续部队正从红一军团的待机地域插过去。他们立刻命令部队向正面运动之敌进行猛烈的攻击。……刹那间,战场形势起了变化:公路上运动的敌人掉头向后跑,老鸦山上的敌人失去后劲,在红三军团的反击下也往后撤,没有退路了。林彪看着眼前排山倒海的气势,从参谋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又把这张纸对折撕成两半,分别在上面用红蓝铅笔标出追击方向,并在上端写了一个很大的‘追’字,分头传达给部队。”(见《聂荣臻传》)在追击中,红一军团始终保持着锐不可当的气势,有的部队甚至追到敌人前面去了。如红4团追进一个村子,见敌人伙夫正在煮老母鸡,于是上去拿起就吃,伙夫急忙拦道:“不,不行,这是给师长做的!”红2团追进一个村庄,敌王家烈的“双枪兵”军官正摊开铺吞云吐雾,被缴了枪还以为是自己人在开玩笑。红一军团一鼓作气追到乌江边,见敌还有1000多人没有过江,便把江桥炸断,没来得及过江的敌军只好乖乖当了俘虏。

遵义大捷,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密切配合,重创国民党军,共毙伤2400余人,俘虏3000余人(内有团长1名),打伤敌旅长、团长3名,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成为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仗。对于红一军团力行“穷寇必追,歼敌务尽”策略,《彭德怀传》也有记载:“一军团从左翼出击,一举突进敌人指挥所,两面夹击。敌全线崩溃,逃到乌江北岸,争相渡江,将乌江桥压断,人马纷纷落水,未及过江者,大都被歼。”

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发动夏季攻势。24日,为打通东满、南满的联系,民主联军总部命令第6纵队(司令员洪学智)西渡松花江,向磐石、海龙方向发展进攻,很快包围桦甸守军。这时,据守海龙的国民党军暂21师慑于孤立突出,遂弃城向长春方向逃跑。对于这股“穷寇”,林彪岂会姑息,命令部队“穷寇必追,歼敌务尽”。“为追歼暂21师,东总(即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除以一部监视桦甸外,令第6纵队自桦甸分头向烟筒山、朝阳镇、取柴河追击前进,令四平以北之独立第1师和进占烟筒山之独立第2师分别堵截和追击。暂21师逃长春受阻,又转向吉林逃窜。第6纵队等部不顾疲劳,经3昼夜猛追猛打与顽强堵截,至6月3日,将逃敌5000余人全部歼灭于烟筒山西南吉昌镇地区,并乘胜收复双阳、伊通、桦甸、辉南等城。”(见《第四野战军战史》)

1948年6、7月间,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决定:在新式整军运动基础上,开展一次群众性的大练兵运动,学习司令员林彪提炼出来的“六个战术原则”(即“一点两面”、“四快一慢”、“三种情况三种打法”、“三猛”、“三三制”、“四组一队”)。显然,“猛打、猛冲、猛追”,精华即是“穷寇必追,歼敌务尽”之意。10月28日,廖耀湘兵团10万人马覆灭,辽沈战役胜局已定。这时,沈阳等地的国民党军还有14万人,他们见败局已定,遂企图控制营口,从海上求得苟活。“为最后全歼国民党军,东北野战军当即命令辽西战场上的第1、第2纵队,迅速向沈阳急进,会同正奉命急速南进的第12纵队和各独立师,包围并歼灭沈阳国民党军;命令第7、第8、第9纵队,独立第2师,内蒙古骑兵第1师星夜兼程向鞍山、辽阳、海城、营口急进;并令辽宁军区部队立即在辽河架桥,接应主力东渡。”(见《第四野战军战史》)在林彪的运筹指挥下,东北国民党残兵损失殆尽。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聂荣臻 林彪 平型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