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9年林彪谈长征给毛泽东写信:太疲劳了 就骂娘

2012年09月18日 08:36
来源:中共党史网 作者:黄瑶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关于此事,在《彭德怀自述》中这样写道:

以前我不认识刘少奇,他来三军团工作,我表示欢迎。我和他谈过以下的话:现在部队的普遍情绪,是不怕打仗阵亡,就怕负伤;不怕急行军、夜行军,就怕害病掉队,这是没有根据地作战的反映……王家烈所部,是上午出发的,想先占娄山关(该关离桐梓和遵义各45里)。我们11时许才接到军委告诉的上述情况和要我们相机袭占遵义的命令,即刻跑步前进。武装长途跑步,消耗体力很大,几天都没有恢复起来。我先头部队到娄山关分水线(制高点)时,王家烈部队只隔两三百米,如果它先占领,就会增加伤亡和困难。那天因为我军居高临下,王家烈部战斗力也不强,我们伤亡不大,只有百人,就把敌人五个团打败了,但因正面突击,没有截断敌人退路,故缴获也不多,现在部队比较疲劳,特别打娄山关那一天,很疲劳……我军应摆脱堵、侧、追四面环敌的形势,选择有利的战机打一两个胜仗,转入主动,实现遵义会议决议,靠近二方面军,创造新根据地,就好办了,这是我和刘少奇谈话的内容。

过了两天,刘少奇加上自己的意见和别人的意见,写了一个电报给中革军委,拿给我和杨尚昆签字。我觉得与我的看法不同,没有签字,以刘、杨名义发了。

关于这份电报,杨尚昆的回忆是:

那是在土城战斗失利之后,中央知道下面指战员中有意见,主要是希望建立根据地,希望打仗,就派刘少奇到三军团,陈云到五军团了解情况,传达遵义会议精神。那时,三军团打得最苦,下面讲怪话的人最多。少奇同志将从部队中了解到的情况加以综合并加上自己的意见,拟了一份电稿,交彭总和我签发。彭总认为下面有些意见,主要是对上面的战略意图不理解,加强思想教育就可以解决了,所以他没有在电报上签字。电报是我和少奇同志签发的。

杨尚昆还提到,红三军团四师政委黄克诚对土城战斗也很有意见。黄克诚在同刘少奇谈话时表示:“这一仗打得不合算,既没有达到目的,又造成很大伤亡。”黄克诚还直接给中央写信,反映了这一意见。

虽然有不少干部对路走多了有意见,但提出更换领导的只有林彪一人。对此,又有两种不同的解读。一种是彭德怀的。他说:“林信大意是,毛、朱、周随军主持大计,请彭德怀任前敌指挥,迅速北进与四方面军会合。”还讲了自己读此信后的思想活动。他说:“我看了这封信,当时也未介意,以为这就是战场指挥呗,一、三军团在战斗中早就形成了这种关系:有时一军团指挥三军团,有时三军团指挥一军团,有时就自动配合。”另一种是聂荣臻的。他回忆道:

“他(林彪)又写了一封信给三人小组,说是要求朱、毛下台,主要的自然是要求毛泽东同志下台。”

《杨尚昆回忆录》和《毛泽东传》在记述会理会议的段落时均采用了彭的说法。

毛泽东批评林彪:你是个娃娃,懂得个啥

据聂荣臻回忆,会理会议由毛泽东主持。但据当时的中共中央秘书长刘英回忆,会议是由张闻天主持的。杨尚昆在叙述会议过程时也首先提到张作报告。张当时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主持会议是理所当然的。

刘英回忆:“会议由闻天主持。他先请稼祥讲,稼祥说还是你先讲吧。这样,闻天就简略地把他听到的各处反映,对军事指挥上的不同意见提出来,请大家讨论。彭德怀把意见倒了出来,林彪也讲了。在这之前已有林彪的信,加上会上这些意见,毛主席听了大发脾气,批评彭德怀右倾,说林的信是彭鼓动起来的。我印象中会上争得面红耳赤,搞得很僵。”

据杨尚昆回忆:主持会议的张闻天“在报告中肯定了毛主席的军事指挥,严厉批评部分同志的右倾情绪,特别指出林彪给中央写信,(是)对毛主席的军事领导表示怀疑和动摇”。

接着是聂荣臻发言。杨尚昆回忆:“他(聂荣臻)首先在会上讲了林彪上书的过程。他说,在四渡赤水时,林彪一直抱怨毛主席的军事指挥,说我们走的尽是‘弓背路’,应该走‘弓弦’;说这样会把部队拖垮的,像他(毛泽东)这样指挥还行吗?为了这件事,聂荣臻曾经批评过林彪,不料林还是以个人名义写了这封信。”“聂总还说:林彪曾在电话中对彭德怀讲,现在的领导不成,你出来指挥吧。再这样下去,就要失败。我们服从你的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这样就把彭德怀扯进去了。中央同志问彭总,彭总说:‘林彪打过电话,我根本没有同意。’聂荣臻说:‘他(林彪)打电话时,我在旁边,左权、罗瑞卿、朱瑞也在旁边。他的要求被彭德怀回绝了。中央同志便责问彭总:你既然不同意,为什么不向中央报告这件事?当时中央‘总负责’的张闻天是跟三军团走的,这又成了问题,好像林彪、彭德怀、张闻天三个人有意隐瞒事实,一起反对‘三人团’。”

据杨尚昆回忆,毛泽东在会议上主要是批评了林彪。“会上,毛主席非常生气,讲话很多,主要是批评林彪,最有代表性的话就是:你是个娃娃,懂得个啥?在当时这种情况下,不走‘弓背’走‘弓弦’行吗?林彪同彭德怀的性格很不同,彭德怀是有话就讲,林彪是有话不讲,不吭气,别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最后,由张闻天作会议结论。他充分肯定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批评了林彪和彭德怀。他还要求向看过林彪的信的同志传达会议精神。

会后,林彪回到部队就按照会议的要求,向看过那封信的左权、朱瑞、罗瑞卿作了传达。罗瑞卿在1972年揭发林彪的材料中写道:“会理会议后,一天晚上行军,他(林彪)把我叫在身边,要我走在他的前面,他在后面边走边说:会理会议,他的那封信受了毛主席的批评。毛主席批评他,他的那封信不仅政治上是机会主义的,组织上也是机会主义的。毛主席要他把这个批评向所有看过他的信的人传达。他今天是按会议的决定向我传达毛主席的批评,因为我看过他的这封信。(他)对左权、朱瑞可能也就是这一套。”据罗瑞卿说,林彪传达时,并未说明他本人对自己错误的认识。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林彪 长征 毛泽东 彭德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