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9年农民向田家英反应:有些壮劳力已经饿死

2012年06月13日 02:12
来源:世纪 作者:李永晖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没隔多久,有几位老农民大胆向田家英吐露了实情。他们说,眼下每个农民每天的口粮只有4两多黄谷,碾成大米不足3两,连“四周起波浪,中间淹死人”的吹汤稀饭都吃不饱。现在公社卫生院已住满“水肿”病人,有些壮劳力已经饿死。

本文摘自《世纪》2010年第1期  作者:李永晖  原题为:田家英在四川大丰

1966年“文化大革命”刚爆发,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长期担任毛泽东主席秘书,坚持实事求是的优秀领导干部田家英遭迫害而死。田家英逝世43年后的今天,四川大丰人民依然怀念他,许多从上个世纪饥荒年月熬过来的老人仍念叨着“那年头,如果没有田主任,我们大丰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对他充满无限感激之情。

大丰之子

田家英,本名曾正昌,籍贯四川双流,1922年1月4日诞生在成都外北崇义桥(现为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田家英家有父母与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五口靠在成都帘官公所开了个中药店维持生计。田家英3岁丧父,6岁入私垫,由于天资聪颖,记忆力特强,所念诗文皆能熟诵。及长,就读北城小学和南熏中学,因成绩优异,尤以作文见长而深得老师赏识。刚念完初中一年级,母亲周氏溘然病逝,13岁的田家英因家境贫寒而被迫辍学,回家当“抓抓匠”(中药店司药)。

在此期间,他不泯发奋读书、精忠报国之志,经常抽空到祠堂街和西玉龙街的书店里看书,并从14岁起以“田家英”的笔名在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和小说等。1936年一位刘姓教授在报纸上发表《论文学救国》,鼓吹“文学救国不得自作主张,非以国府之方为准不可”。田家英对此奇谈怪论极为反对,于是撰文批驳。几个回合下来,终以田文立论正确,论据充分,笔锋犀利而击败对方,受到成都知识界和舆论界的普遍赞许。败下阵来的刘教授满以为自己的论敌是位“左翼作家”,于是躬身前往拜识。

殊料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一个14岁的孩子,中药店的“抓抓匠”。刘教授顿时惊骇不已,连称“此乃蜀中奇才也!”田家英当了一年“抓抓匠”和自由撰稿人,凑够了学费,于1936年秋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著名的成都县立中学。刚念半年书,抗战爆发,田家英丢下书本,怀着满腔爱国激情率领部分同学走上街头,积极从事抗日救亡宣传。校方对此非常不满,遂以“不守校规”为由将其开除。是年秋,15岁的田家英在中共四川地下党组织帮助和同学游丕承资助下离开成都,奔赴陕北延安,从此踏上了漫漫革命征途。

灾年回大丰

新中国成立以后,田家英奉毛泽东之命曾两次回川。第一次是1956年,考察四川农业合作化情况。睽离家乡20年,田家英欲利用工作之余尽人子之孝,给母亲扫墓。母亲的坟墓在哪里?田家英只记得小地名叫“高墩子”,其它情况一点也记不清了。省委有关部门负责人闻此十分关心,指示成都市周各县帮助查寻。没过几天,双流县委书记叶开业报告:“‘高墩子’查到了,就在我县永福乡。”田家英获此消息,立刻驱车前往双流永福。扫墓完毕离开永福前,他告诉乡亲们:“这片沃野未来将会按照政府规划建成沟端路直树成行的新农村。迁坟移墓是迟早的事情。拜托乡亲们在应该迁坟的时候,通知我住在成都的姐姐,将母亲坟墓起了,把骨骸火化后带到北京。”

第二次回川是1959年1月,他带领由他和戚本禹、逄先知、李学谦组成的中央工作组来到他的出生地——新繁县崇义公社蹲点调查农村人民公社情况。初春时节,春寒料峭。田家英一行从成都北门梁家巷驱车16里便进入崇义公社地域。途中田家英透过车窗一看,孕育他的这片膏腴之地,许多翠竹环绕的农家小院不见了,沟边路旁的树木砍光了,田野里长满野豌苕和锯锯藤,几乎淹没所种的油菜和小麦,家乡景象一片萧疏!进入场镇,但见街房板壁上赫然写着:“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叫它产一万,不敢产九千。”

公社管理委员会门前贴着一副对联,联曰:“粮食卫星上天惊散满天星斗,钢铁元帅升帐扫尽万里云烟”。田家英看着这样的标语和对联,心头很不是滋味。他默默感喟道:“崇义”不崇义,空有其名。看样子这儿也在“升虚火”,“发高烧”。甫抵崇义公社第二天,中央工作组开会,分工如下:田家英带领逄先知和李学谦跑面,戚本禹到四大队(今教堂村)蹲点。田家英要求大家一定要紧紧依靠基层干部群众,把公社农业生产、劳动分配、公共食堂和农民生活等基本情况以及存在问题调查清楚,及时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报告。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田家英 大跃进 四川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