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57年反右毛泽东何时启动“阳谋”开始“钓鱼”

2012年05月24日 15:33
来源:读书文摘 作者:钱伯城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1957年2月16日这次颐年堂会议,召开时间应在是日下午。这次会议,是反右斗争“阳谋”阶段的启动。阳谋阶段即“钓鱼”或“引蛇出洞”阶段,这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反右斗争战略部署的一个组成部分。

本文摘自《读书文摘》2005年第05期,作者:钱伯城,原题:郑振铎1957年日记纪事

郑振铎为党外著名进步民主人士,以学界名流出任政府高官,身兼文化学术多职,频繁出席各式会议,发表讲话,著作多,声望重,交游广。而在这次大风浪中,则能自保其身,谨言慎行,是处漩涡之中而能外于漩涡的明识时务之士。

小引

上海市档案馆主办的《档案与史料》双月刊,2004年第一期起连载郑振铎1957年日记。每期登两个月,一年登完。1957年是“反右”之年,当年头面人物、政府官员和文化知识界大中小人士,下至大专院校在校学生,无有不被波及者。若有日记,必然有所反映。反映有多有少,有隐有显;即使避而不记没有反映的,也是一种反映。郑振铎为党外著名进步民主人士,以学界名流出任政府高官,身兼文化学术多职,频繁出席各式会议,发表讲话,著作多,声望重,交游广。而在这次大风浪中,则能自保其身,谨言慎行,是处漩涡之中而能外于漩涡的明识时务之士。他这年的日记,所记“反右”事,小心翼翼,用正面语言,不越雷池半步,皆似预见个人日记终将公之于众,并被作为审查定案之用。对“右派”们的“不老实”检讨,于日记中时表愤慨;反右许多重大事件,常略而不提,是漠不关心,抑有意规避,无从测知。批斗会上有关右派分子人名且多以“某”字代之,整理者并无声明代为避讳,应是原文如此,想见郑氏处事下笔时的戒慎戒惧之心,而戒惧为先。两千多年前的《左传》,记下晋国大夫栾武子两句话留与后人:“祸至之无日,戒惧之不可以怠。”即是此意。郑氏至友叶圣陶亦有1957年日记,现《叶圣陶集》(1994年出版)日记部分的整理者仅收录1957年1月(止于10日)日记,关键的后面十一个月付之阙如,则是后为前讳,亦同此意。然郑氏所记虽属简略,皆身历其事,亲见其人,仍可供“反右”史料参证之用。昔人常为诗文作“纪事”,如《唐诗纪事》、《全唐文纪事》之类,此史乘之别裁,实录之旁支,现仿其体,就郑氏日记有关“反右”之部分(1957年2月至8月),按月日顺序摘录。为作纪事,以明背景;小加按语,以探其实。全文凡若干节,今选录三节,先行发表,为读者佐谈兴,为史家助思考云耳。

[郑振铎日记]

1957年2月16日下午,二时半,在沈部长(雁冰)家举行部长碰头会。四时许,钱俊瑞从中央开会后,传达毛主席的谈话,精辟之至。有关百家争鸣的一节,尤言人所未言,这是上最精彩的马列主义一课。

[纪事]

周恩来年谱(1949-1976)》1957年2月16日上午,出席由毛泽东召集的有邓小平、胡乔木、周扬等二十八人参加的会议。会议议论文艺思想问题。(中卷20-21页)

郭小川1957年日记2月16日十时半出来,本想去改陈(企霞)的材料,但严文井他们还在周扬同志处汇报创作问题,我也想去听听,就去了,刚谈半小时,周扬同志接乔木同志电话,叫他、默涵、光年、文井去颐年堂,后来周扬同志叫我和荃麟也去。我们就乘车到了中南海的颐年堂。刚脱下衣服,主席就出来了。这是意外的会见。已经太久没有这样近地见他了,他握了手,问了姓名,说了很多诙谐的话。以后人越来越多了,有张奚若、胡耀邦、邓拓、胡绳、杨秀峰、北京各报的负责人。大家坐下来,他就坐下来。主要是对王蒙的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和对它的批评,主要是李希凡和马寒冰对它的批评。主席特别不满这两篇批评。它们是教条主义的。他指出:不要仓卒应战,不要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在批评时要搜集材料,多下一番功夫。而在批评时,应当是又保护、又批评,一棍子打死的态度是错误。三点半钟离开了中南海,又在中宣部周扬同志办公室商量了一下,决定下礼拜二开个小组会。(《新文学史料》1999年第二期)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1957年 反右 毛泽东 阳谋 钓鱼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