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革初叶群为何不愿保邱会作:他小姘头一大串

2012年05月05日 09:4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顾保孜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叶群最初不愿干预:“邱会作小姘头一大串,现在人家都起来揭他,叫我们怎么说!”

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文化大革命”初期,邱会作着实吃了一些苦头。邱会作生活腐化,名声很臭。“文化大革命”开始,即成为造反派的首要冲击对象,被当作“花花太岁”,遭到关押批斗。1966年10月,总后造反派以“车轮战”对他进行批斗,他支撑不住,在总后礼堂昏厥过去。幸有林彪批示:“没有我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的命令,邱会作不许下西山。”邱会作这才暂时得以脱身暂避西山。

可到1967年1月19日,邱会作接到中央“文革小组”的命令,被迫从西山回到总后机关,结果又被揪斗,遭到罚跪、坐喷气式等刑罚,被打断一根肋骨,肩胛骨骨膜、两片肌肉断裂。邱会作的妻子胡敏几次电话向叶群呼救。叶群最初不愿干预:“邱会作小姘头一大串,现在人家都起来揭他,叫我们怎么说!”

1967年1月24日,邱会作给林彪写呼救信:“向林总求救!今后仍同过去一样,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坚决跟着林副主席走!”

林彪接信后,即与陈伯达共同签署一道手令:“立即将邱会作放出来,不得自由拘留。”1月25日凌晨,叶群持此手令到总后大院,将邱会作救出。

对林彪的救命之恩,邱会作感激涕零。他在题为“零点得救”的日记中写道:

“1967年1月25日零点40分,是我新生的时刻,是我一辈子、是我妻子儿女一辈子不能忘记的时刻。

“我听到‘林副主席办公室派人叫我去’,我就知道得救了。抑制不住的感动从内心里像炸弹一样爆发出来。……我用最大的忍耐忍住了眼泪,因为我发过誓了。

“……

“为我事林总亲自挺身而出,并派夫人来接,以我所知全军还是头一份。写到这里,我又不能不感动,不能不流下温暖的热泪。”

1967年3月17日,叶群又在“中央文革小组”会上力捧邱会作,称邱会作“是解放以来四个后勤部长最好的一个”。

延伸阅读:老帅大闹怀仁堂的重要导火索:邱会作被批斗

世人皆知“文革”中有“二月逆流”之事,皆知“二月逆流”中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等老帅大闹怀仁堂之事,而鲜知此事与邱会作有关联。

1967年1月,总后造反派批斗邱会作甚烈。为避风头,将军以养病为名,上西山军委前指藏匿。造反派闻邱失踪,急聚众数千,团团围住三座门(军委办公厅),要求邱回总后接受批斗。其时,军委文革小组迫于压力,电话指示邱回总后,参加“文革”。

邱会作下山后,即被第二军医红纵造反派捉拿,关押于总后卫生部三楼。造反派以“车轮战”批斗之,剃阴阳头,坐“喷气式”,罚跪请罪,致邱肩胛骨骨膜、肌肉断裂,右肋骨断裂并横出,多次昏厥,命在旦夕。1月24日,将军见地上有一烟盒,急取之暗书一求救信致毛泽东、林彪、叶剑英:现在我有生命危险,向主席、林副主席、叶帅求救。“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此信由警卫送饭时藏于裤裆,顺利送出。

当晚,林彪闻之大怒,急书手令:“立即放出邱会作!”并命陈伯达共同签名。叶群等持林彪、陈伯达手令分乘两辆小车,直驱总后大院,向造反派示林、陈手令,邱会作由此得救也。

当是时,邱会作之子邱路光随行。路光言:叶群走后,(从8点到12点)林彪数次打电话询问情况,汽车发动三次,随时准备出发。父亲回西山时已夜半,叶剑英、聂荣臻元帅等均于西山等候。两老帅见家父剃阴阳头、满头血斑、遍体鳞伤,悲愤至极。叶帅亲扶之进屋,曰:“会作啊,你受苦了!”聂帅边走边骂:“法西斯!法西斯!”次日晨,刘伯承元帅拄杖前来探望,以手抚摸家父伤处,曰:“我眼睛看不见,让我摸摸你啊!”

邱路光告余,其父是“文革”初期军队系统被斗最惨的一位总部领导,血淋淋的教训,对老帅们的情绪影响很大。1967年2月11日,老帅们之所以雷霆震怒,奋力抗争,大闹怀仁堂,邱会作的遭遇当为重要导火索之一。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邱会作 文化大革命 林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