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黄维向文革受害者之子道歉:没打好仗 让你们吃苦了

2012年04月28日 09:02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李藜 刘帆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当黄维知道黄剑夫在文革中受了不少苦之后,还向黄济人鞠躬致歉:是我们没有打好仗,让你们吃苦。又建议他:你的肩膀长得还宽,最好去当个木匠。

本文摘自《重庆晚报》2008年4月25日第16版 作者:李藜 刘帆洲 张质 原题为:《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首涉禁区

文革以及文革前很长一段时期,文艺创作一碰到国民党人,总要打上政治的逆光:狰狞、卑琐、愚蠢、贪婪、奸诈……作种种脸谱化的刻画。文革后,思想解冻伊始,一部名为《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的长篇报告文学横空出世,书中的国民党军官,沦为共产党战俘的一群人,完全颠覆了人们固有的想象,拓宽了大家思维的疆域。不少人第一次发现,原来国民党军官也有灵魂,有信念,有哀乐,且还有智慧和尊严,而他们还有不可磨灭的抗日功绩。思想解放的进程因而翻开了重要的一页。

30年后,记者要带着读者走进那段历史的现场,体味掀动历史的瞬间。

舅父邱行湘带来新题材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天安门诗歌运动”为标志,中国文学迈入了新时期。文学作品被追捧,作家受到关注,人们从诗歌、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中获取“春天的讯息”。《班主任》(1977年)、《哥德巴赫猜想》(1978年)、《伤痕》(1978年)等成为最初一批佼佼者,以文革、知青为题材的作品遍地开花。

与此同时,1977年,考入内江师专中文系就读的30岁学生黄济人,也开始写一些知青题材的作品。8年知青生活,其间还当了3年半生产队队长,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可是,越来越多的同类型作品出现,让他觉得非常被动——跟在别人后头写,又不见得能超过,不是个办法。就在苦恼之时,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一个从未有人碰过的题材从天而降。

1978年5月,黄济人的父亲黄剑夫(曾任国民党16军副军长,后任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教官,文革死在狱中)获平反,召开追悼会,黄济人的亲舅父邱行湘(曾任国民党青年军整编206师师长,1959年首批特赦战犯)从南京来到重庆。在渝期间,邱行湘给他讲了许多发生在北京战犯管理所——功德林的故事,他感到非常陌生和新奇,一个念头也自然浮现出来:写一本讲述国民党战犯如何被改造的书。

30年后,黄济人回忆道:“那个时候,大家都有一肚皮话要讲,都希望通过写作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们班上有大约120人,一半多的人都在写作,但是只有我能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毅然放下正在写的知青生活,投入国民党战犯改造的创作中。”

背着一袋馒头采访战俘

1978年暑假,黄济人向家里要了仅够路费的钱,带着舅父的介绍信出发了。他背一个军用挎包,装着两包榨菜和在学校食堂买的20个馒头。在郑州转车时,馒头已经发酵,“掰开都有藕丝了,但管不了这么多,照吃不误”。

黄济人这一趟去了南京、北京和上海,找到二三十个当年的战俘,其中包括很重要的几位国民党高级将领,如杜聿明、黄维、沈醉、宋希濂、文强、杨伯涛等。

但是,黄济人将自己的意图告诉他们时,几乎没有人愿意支持他。特别是黄维,他告诉黄济人:你不要写,新旧社会,文人都是御用文人,为统治阶级唱赞歌很无聊;我们都是战败了的人,事情就让它过去;你要写,又要把我们痛苦的东西翻出来,我们感情上很难接受。

当黄维知道黄剑夫在文革中受了不少苦之后,还向黄济人鞠躬致歉:是我们没有打好仗,让你们吃苦。又建议他:你的肩膀长得还宽,最好去当个木匠。

虽然没有积极支持,但他们也没有拒绝黄济人,把他当侄儿一般接待、聊天,需要什么资料就给他提供,只是心里面并不认为这个年轻人能写出符合他们本意的文章来。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黄济人 将军 1983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