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邓小平南巡讲话:谁反对改革 就让谁睡觉去

2012年03月19日 08:54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梁为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一个星期后的2月20日,《深圳特区报》头版刊发“猴年新春八评”的第一篇《扭住中心不变》。猴年新春八评从20日起,每两日发一篇,一共八篇。这八篇评论文章除在香港媒体同步转载外,《人民日报》也转载了其中四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看到第一篇后,立刻致电深圳,让其把所有文章传真至国务院。当时“他正在筹备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紧锣密鼓地起草政府工作报告”。

由此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外国媒体纷纷转载与评论。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深圳特区报》3月26日刊发的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作者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深圳特区报记者陈锡添。此文甫一刊发,全国重要的报纸纷纷转载,人们争相传阅。而“小平南巡”也成为刚度过猴年春节假期的全国人所关注的热门话题。

邓小平南方谈话传达之后,立即在党内外、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和巨大震动。

“南方谈话明确地回答了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因而是继真理标准大讨论之后的第二次思想大解放,其中关于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精辟论述;关于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新概括;关于社会主义本质和三个‘有利于’标准的理论等,都是围绕着‘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从理论上作出的新回答,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践在理论上的巨大突破,而成为了党十四大的理论基础。”

多年之后,凌志军在《交锋》一书中描述当年的情景:“黄钟大吕的声音一下子压过了‘左’的瓦釜之鸣。”

其后不久,邓小平的南方谈话被确定为《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终卷篇。

先行者的今天

听深圳市宣传部前副部长吴松营说自己的近况时,我觉得很是吃惊。59岁的他还是每天六点多起床,然后去游泳,冬夏都是冷水池。游泳完吃早餐,随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的办公室在深圳报业大厦的38楼,出了电梯,左边有一个门禁,当门被一个保安从里面打开后,你会看到门边放着一张小凳子。那位年轻的保安就常常安静地坐在那。38楼的办公区很静,只有窗外深南大道的背景声。

坐在眼前的这位老人脸色红润,很是慈祥。

2005年从报社集团的书记、社长职位退下来之后,他并没有闲着。他是广东文史研究馆馆员,身兼众多大学的兼职教授头衔。用他的话说,最忙的是作为“深圳市新闻人才基金会理事长,管着六七百万的基金,要好好利用这笔钱,培养深圳的报业人才”。而另一方面,他希望能利用现在的时间好好看书,写文章。他对“政治经济学”感兴趣。他信赖萨缪尔森学说(他是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家,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因此,当我听他说发表过《破除对市场经济的新迷信》,以及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后的《再论破除对市场经济的新迷信》,就不觉得那么奇怪了。

当我说到张维迎的《市场的逻辑》时,他说:“我与张维迎相识。当年厉以宁任清华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时,聘请我为兼职教授,我去讲课时,张维迎也来听我的课。当然他是专业研究经济学的。他信赖自由的市场经济,这与我有对立之处。这或许与我俩的身份不同有关,他是学院派,而我一直在政界,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宣传工作,所以我们对经济学的理解有所不同。”

我想不到这位深圳市宣传部前副部长,在退休之后,仍然对新思想那么孜孜以求,我觉得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乐趣,可能这是人生所有可能性中的最高乐趣。

采访珠海原市委书记梁广大给我带来另一种感受。他的办公室在珠海市政府5号楼的7楼。这是一栋办公副楼,七楼是一些简单的会议室,信息研究中心、计划生育办公室等。在约定时间前,他的办公室门紧锁着,我站在门外等,走廊上不时有人说话、走动,而旁边一个办公室在装修,不时响起电钻的声音。让人以为到了一栋民居楼。十点,不多不少,梁广大到了,他看了我一眼,但并不说话,表情很严肃。

他把房门关上后,房内安静了不少。他的办公室也很宽,有两个房间,里面是书房,外面是会客厅,还有一个小卫生间。他退休之后就完全退下去了,不像别人仍然挂着很多职位。为什么政府给他布置这个办公室?他说,是因为他要看一些政府里的文件,而那些文件是不能带走的。在采访过程中,我很难插得进话,只能静静地听他说。从1984年的邓公第一次南方谈话讲起,到1992年,他给你讲他能记起的每一个细节。而在讲述的过程中,他表情冷峻,头微微仰着,仿佛头顶上的天花并不存在,直接是那天珠海的阴霾的天空。

 
[责任编辑:邓晓娇] 标签:邓小平 南巡讲话 改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