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革中张春桥宣扬:全国都成了文盲也是一个胜利

2012年03月02日 08:38
来源:中国科学院 作者:路甬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毛泽东逝世后的头一个月内,国内政治形势变化十分微妙。眼前这张照片所显示出来的,就很说明华国锋有用心很不一般的地方,他实际上与后来被称作“四人帮”的几个人曾走得很近。身穿一身深蓝毛式服装的他,站在最中间,以显示自己的实际掌舵地位。他的右边的是江青。在华国锋左边站着的第一人,是毛远新。毛远新的左边是姚文元;再往左,是当时握有军权的陈锡联和毛泽东的卫队长汪东兴。江青的右边,是王洪文。最右侧站着的是张春桥。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八个人在刚刚逝世的毛泽东的病榻前手挽手。这里面不可言述的政治语言,足以改变后来的中国的政治走向。(来源:羊城晚报)

核心提示:张春桥说,知识分子从小到大所学的知识“统统忘了还好些”“全国都成了文盲也是一个胜利”。

张春桥 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邓小平与中科院之治理整顿》 作者:路甬祥 编著  原载于:中国科学院网站

更为严重的是,“四人帮”在上海的党羽对王洪文说,“科技系统知识分子中的特务不是有几十个,而是有几百个,这里的特务不像果树上的苹果是一个一个的,而是象香蕉一样是一串一串的”。他们还说:“科技界有六多:知识分子多,统战对象多,进口货多,特务多,集团案件多,现行反革命多”。姚文元说,“苏修叛徒集团都是搞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徐景贤说,“知识分子像粪缸里的皮球,要按住不放,稍一松手,就要浮上来”。这就不仅是要把知识分子搞臭,而且简直是要置于死地。他们不只是说说而已,在上海,他们就制造了一个“两线一会”特务案,把原中央研究院和日伪时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作为两线,把在地下党领导下为反对国民党迁台而组织的应变会作为一会,株连了14个研究单位,一千多人。受到逼供、隔离、拷打等残酷迫害的科技人员和干部达607人,活活打死2人,6人被迫自杀。上海植物生理所40%的人被打成了特务。在长春,1968—1969年间,长春光机所也大抓特务,说是有8条又黑又粗的特务线,涉及216人,隔离审查100多人,押送公安局5人,逼死十多人。他们还狂叫:光机所有800知识分子,批掉300还有500。

不仅政治上迫害,连业务上也全盘否定。姚文元说,“知识分子懂的都是资产阶级那一套假学问”。张春桥说,知识分子从小到大所学的知识“统统忘了还好些”“全国都成了文盲也是一个胜利”。“四人帮”在科学院的帮派势力炮制的中国科学院计划座谈会纪要中也跟着学舌,称知识分子“一无政治头脑,二无工农感情,三无实际本领”。简直是一无是处。

于是,知识分子就成了“臭老九”。毛泽东曾说过:“老九不能走”。意思是还要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但“四人帮”的帮派势力竟连这个话也收入“供批判”的言论之中。在当时形势下,提纲没有直接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问题进行分析,但从上面引的一段话,很明显,把“四人帮”为对知识分子政治上迫害所制造的各种罪名给一笔勾销了。而且提纲中对不论那一类型的科技人员,都要求大胆使用,积极培养,发挥他们的作用,但也有例外,这就是对“受林彪修正主义路线影响”的极少数人,“他们这几年被派性迷了心窍,搞邪门歪道,在思想政治上并未入党,却处处盛气凌人,以改造者自居;在业务上自以为是,指手划脚;在组织上只知有派,不知有党,动辄以人划线,打击异己,甚至公开与党的路线和党的领导相对抗”。这当然是指的那些“四人帮”的帮派势力。胡耀邦在讲话中,更严厉地指出,这种人如不改变,就会成为法西斯。把这一段话同前面对各类科技人员的分析作一对比,爱憎是很分明的。

这个汇报提纲在征求意见过程中就受到科技人员的欢迎,认为是说出了他们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同时,不胫而走,传到了不少科研文教单位,也受到普遍欢迎,认为提纲不仅恢复了文革前正确的东西,而且有新的提法。当然,也有少数受左的影响较深的人则认为起草提纲的人好象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用的是旧的语言。“四人帮”的帮派势力则不敢正面反对,而是窥测方向,伺机而动。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四人帮 胡耀邦 入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