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曾脱党七年的开国上将如何躲过“文革”浩劫?

2011年05月10日 08:18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佚名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原编者按: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黄埔军校拥有显赫的地位。从这所学校中走出的学员,是近现代中国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军官群体,真正是“将星云集”。

有意思的是,黄埔军校中走出了大量的国民党军将领,同样也走出了大量中国共产党的将领。其中较为引人注目的是,十大元帅中的5位:林彪、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十位大将中的3位:陈赓、罗瑞卿、许光达。1955年授衔的开国上将、中将、少将中,出身黄埔军校的更达数十位之多。

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积极支持下,创办于国共第一次合作之际的黄埔军校,为国共两党培养出了大量的军官。这些毕业于黄埔的同学,在大革命失败后为了不同的政治信仰,成为敌对双方的将领,血战多年;又在民族危亡之际站在了一起,并肩抗战。抗战胜利后,他们再一次为捍卫各自的信仰而成为敌人,对垒沙场,结果,一直掌握着黄埔军校的国民党军队却败出大陆。

黄埔军校亦自此退出大陆,僻居台湾。

名将风采,令人敬佩;名校历史,令人追思。但,胜败,从来不单纯由一支军队或一些将领决定。一切历史的背后,书写者都无声地打下了自己的烙印:人民。(“黄埔”系列报道由新华社解放军分社与本报(北京晚报)合作)

本文摘自《北京晚报》2011年5月6日第82版 本文有删节

他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

他是中共直接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中的指挥员之一;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任防空军司令员;

他曾脱党七年,一生都为之心怀愧疚。

退休后,周坚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国家图书馆,查阅与父亲周士第相关的图书与资料。“父亲很少讲起过去的事情,回忆录也没有展开写,很多事情都故意模糊了。”在周坚看来,戎马一生的父亲没有将生命中精彩或无奈的故事讲给后人,是莫大的遗憾。周坚说,有些报道和书籍没有遵从史实。不管是演绎或是误读,他都希望能尽自己所能,还原出历史真实的面貌,“以正视听”。

周士第,1900年出生,海南省琼海县人。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曾任“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队长,后任叶挺独立团代团长。南昌起义时,带领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加入起义队伍。抗日战争时,任八路军第一二〇师参谋长,在军中有“模范参谋长”之誉。1950年后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防空军司令员、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兼军外训练部部长、总参顾问。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上将军衔。1979年病逝。

黄埔军校经常断粮

等军阀抽完大烟,廖仲恺凑上去说些好话,争取一点经费

周坚曾听父亲不经意间提及投考黄埔的经历。“一方面他非常向往革命,到黄埔前就曾经参加过‘琼崖评论社’;另一方面,当时家乡海南岛流行瘟疫,两个弟弟和母亲都因病离世,他也奄奄一息。活下来后举目无亲,也想到革命中心广州寻一条出路。”

考取黄埔,是周士第从军革命的第一步。身高1.77米、曾经当过小学教员、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周士第,顺利进入黄埔,分在第二队。

很难想象,这个誉满全国的军校,当年的日子过得竟是捉襟见肘。“黄埔军校的经费特别紧张。滇军和桂军控制广州,税收,设赌局,开妓院。财政都在他们手中。所以大家称孙中山是黄埔之父,廖仲恺是黄埔之母——廖仲恺每晚等这些军阀抽完大烟,凑上去说几句好话,争取一点经费。”

当时黄埔一期里还有120名备取生,“他们来的时候黄埔一期名额已满,未能入学,他们连回去的车费都没有。”

“结果他们放声大哭。我父亲他们这些正取生也施以援手,派出代表请愿说‘一天三顿饭,我们吃两顿,养活他们。’当时孙中山和廖仲恺大受感动,说备取生可以入学,饭也一定让大家吃饱。”

周士第在黄埔的那段日子,学校还经常断粮。“怎么办呢?蒋介石就说,同学们,我们搞一个训练,什么训练?饿饭训练!看看你上午训练完,不吃饭,下午能不能挺住!这是考验!”

当时黄埔困难到站岗都没有像样的武器,只能拿木棍,但是,财政的单薄困窘,并未阻碍理想信念的充实富足。

“黄埔当时主要是苏联筹建的。从前当兵被看做是一种职业,后来,变成了青年人的一种理想。我的父亲也是在这里逐渐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越来越向进步的思想靠拢。”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同学 黄埔军校 将领 黄埔 周士第 陆海军大元帅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