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中傅连暲为何被迫害死:1950年查出林彪吸毒

2011年03月20日 09:29
来源:百年潮 作者:黎勤 郑淑芸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谈到这段惨痛经历,陈真仁同志义愤填膺。1966年6月“文革”风浪兴起时,陈真仁正在天津参加“四清运动”。总后通知她赶回北京,当时傅连暲住院治病。她回京后两天,总后大院贴出第一批大字报,其中就有批傅连暲的。主要内容是批他写的两本书《养生之道》和《在毛主席教导下》,说他在书中宣扬活命哲学,吹捧自己。陈真仁去医院把情况告诉傅连暲,他十分生气,准备立即出院。陈真仁耐心劝他好好养病,看它怎样发展,自己一生革命,光明磊落,怕什么!没想到,第二天大院里全部换成批傅连暲的大字报,这当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预谋。大字报捏造罪名,无限上岗,把傅连暲奉毛主席之命为林彪检查身体,也说成是反对林彪,对林彪的诬陷,等等。陈真仁气坏了。傅连暲再也呆不下去,带病出院。他先看大字报。并连声斥责:“简直是胡扯,这像什么话!”过了几天,“造反派”就在大院里批斗傅连暲,还给他戴上高帽子游院示众。每次批斗,傅连暲都理直气壮地同那些“造反派”斗争,并一次次告诉他们:“我有什么问题,你们去问毛主席。他最了解我。”

不久,陈真仁的直接领导人正式找她谈话,要她和傅连暲划清界限,揭发他的问题。她十分气愤地顶了回去:“傅部长有什么问题?我和他划清什么界限?”那个领导人只得说,傅连暲问题严重,让她回家去看看就知道。陈真仁回到家里时,一伙暴徒正在抄家。屋子里翻得乱七八糟。一个像领头的暴徒逼着傅连暲交出文件。傅连暲镇静自若地指着文件柜说:“就在这里边。钥匙在警卫员手中。你们找他要,可是他不在家。”这伙人折腾一阵子走了。傅连暲想给毛主席打电话,但是红机子已被拆掉,没有办法。又过几天,做饭的厨师也被撤走了。在批斗中,傅连暲的“罪名”已上升为“三反分子”。

8月28日,傅连暲给毛主席写信求救。信中说:“我跟随你几十年,你是最了解我的。几十年我有什么错误,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现在突如其来地说我是三反分子、反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弄不清楚。就算我样样事都做错了,那么,1934年你在于都病危时,我救了你的性命,总是对的吧。希望你现在能救我一命。”

的确,毛泽东是最了解傅连暲,最清楚傅连暲的革命功绩的。傅连暲是在毛泽东的鼓励下并由他做历史见证人,才加入共产党的。傅连暲确实救过毛泽东的性命。那是在1934年,由于掌握军事大权又不懂军事的博古和共产国际派来的李德的错误领导,使第五次反围剿彻底失败,毛泽东在于都病倒了,高烧多日不退,神志昏迷。消息传到瑞金,傅连暲日夜兼程赶到于都,确诊毛泽东患的是恶性疟疾。傅连暲对症下药,精心护理,几天几夜与警卫员守候在他身边,直到第八天高烧退下来,毛泽东才脱离险境。毛泽东很感动地说:是傅医生救了我一条命。他还说:“中国古代有个医生叫华佗。我们现在也有华佗。傅医生就是华佗。”

在此之前,傅连暲还救过毛夫人贺子珍。1932年9月,贺子珍在长汀福音医院生下一个男孩。产后患了中毒性痢疾,骨瘦如柴,傅连暲想尽一切办法为她治疗,还让自己的姐姐前来护理,使她转危为安,住了两个多月,才让她出院。就在这期间,毛泽东在宁都会议上被错误地解除红军领导职务。10月中旬,毛泽东来到福音医院养病,傅连暲十分热情,将他安排在离医院只有两里地的老古井休养所两层花园小楼中。毛泽东每天都可以去看贺子珍和婴孩。傅连暲还经常抽空陪毛泽东到山上散步,帮助他增强体质,同时敞开思想谈心。

现在傅连暲处在林彪的屠刀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相信毛主席一定会救他。这封信很顺利地到了毛泽东手中。9月3日毛泽东作了批示:“送陶铸同志酌处。此人非当权派,又无大罪,似应予以保护。”陶铸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央文化小组顾问。他接到信和批示后,立即通知总政治部负责人,要他们按毛主席的批示,对傅加以保护。林彪一伙对毛泽东的批示根本不予理会,更不买陶铸的帐。“没有大罪”,总是还有罪吧。既然是“似应”,就不是肯定的,可以保护,也可以不保护。

9月5日,中华医学会的“造反派”在邱会作的支持下揪斗傅连暲。70多岁的老人,脑袋被打得鲜血直流,肋骨打断好几根。不过,邱会作思想上也有矛盾。他摸不清毛泽东的态度,是真保,还是假保。如果真保,打死了怎么办?林彪一旦翻脸不认人,又如何交待?不如表面上先“保护”起来,继续秘密整材料,以后再下手。这样,傅连暲夫妇和他们的小儿子傅维暲就被送到北京香山新村。那是总后的一幢旧房,墙壁斑驳,下雨漏水。名为“疗养”,实为“囚禁”。傅连暲心想,这里环境比较安静,也许真能躲过“造反派”的批斗,便暂时安心住了下来。

1966年11月,总后秘密成立“傅连暲专案组”,编写傅连暲的罪行材料,罗织了六大问题,100多条罪状。还拟了《关于批判傅连暲三反言行的报告》,送交中央军委。12月18日,邱会作以军委办事组成员身份在报告上批了意见:“军委办事组同意批斗傅连暲。主要抓三点:①三反言行;②黑线关系;③斗志衰退。”一场军队与地方医疗系统的“造反派”联手迫害傅连暲的闹剧将要开罗。

傅连暲这位心胸坦荡的老同志没有停止斗争。他仍寄希望于毛泽东。12月12日,他又一次给毛泽东写信,反映自从对他批斗以来,所有政治待遇包括全国政协常委的待遇,都被取消了,文件不能看,报告不能听,要求予以解决。他还送过一些自己的工作材料。12月18日,毛泽东在信上批示:“前后送来各件都看到了。政治安排问题,很多人同样。现在还谈不到,等将来再说。”批完后又加一段:“对自己的一生,要有分析,不要只见优点,不见缺点。毛泽东又及。”两次批示,傅连暲都不知道。直到1967年3月,陈真仁才从总后一些好心人那里知道毛主席对第一封信的批示。她立即找到总后政委张驰明,要求看毛主席批示,并抄录下来,散发出去。有了这个批示,陈真仁的斗志更加坚强。她不顾一切,一再找总后领导,终于把做饭的厨师要了回来,给傅连暲调理伙食。她还用这个批示把北航等学校前来“造反”的学生轰走。有一次,总后的“造反派”到香山闹事,逼迫傅连暲交出文件等重要材料。陈真仁大声斥责他们:“林彪不是说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吗,毛主席批示要保护傅部长,你们为什么不听。还来无理取闹?”在香山这段时间,虽然还不断有“造反派”前来,但只是小打小闹。大都被陈真仁轰了出去。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林彪 文革 傅连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