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1979年《大众电影》遭质疑:你们要宣扬什么?

2011年03月08日 14:2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钟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大众电影》在1979年第五期杂志的封底刊发了《水晶鞋和玫瑰花》的剧照,画面中是王子和灰姑娘的拥吻动作。这一张照片引起了新疆奎屯农垦局一二九团政治处问英杰的反感和愤怒。问英杰在当年六月写给编辑部的信中对《大众电影》进行了质问:“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需要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显赫地刊登这幅影照,是什么动机?是在宣扬什么呢?”

本文摘自:《南方都市报》,作者:钟刚,节选自:《1979年1月20日,《大众电影》在北京复刊:这本电影杂志创下960万册的销量奇迹》

《大众电影》编辑部对于要办一份怎样的杂志,其实已经相当清楚。

复刊号中,共刊发了25篇文章,其中重点推介的影片《大河奔流》是当时“电影界拨乱反正的新成果”;编辑部还将当时年轻人眼中的“黄色电影”《望乡》作为话题在刊物上公开进行讨论,冯湄亦是参与者之一,她的观点被提炼成“不要禁锢”的小标题,予以突出。

“《大众电影》在筹备期间,我们就确定了要在‘大众’上做文章,要办得活泼,图文并茂,以多种方式、有选择地宣传介绍上映的国内外影片、报道国内外影讯,反映广大读者的意见和要求”,唐家仁说,根据这样的设想,《大众电影》编辑部设置了评论组影讯组、和读者来信组。

被分在读者来信组的冯湄,一下子就感觉了到新工作的不同,“复刊号出厂后,读者来信就陆续地寄来了”,到了1976年6月,大量的读者来信向他们“告状”和“诉苦”,因为订购不到刊物。读者的信中很多都是夹附着钱钞、邮局收款单据和邮票,甚至包括各种身份证件。即使如此,编辑部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国家计划用纸,《大众电影》只能定量发行。”

复刊没多久的《大众电影》,马上就面临着供不应求的难题,这一难题还没来得及去解决,1979年8月之后的求刊高峰却出乎意料地到来了。

《大众电影》在1979年第五期杂志的封底刊发了《水晶鞋和玫瑰花》的剧照,画面中是王子和灰姑娘的拥吻动作。这一张照片引起了新疆奎屯农垦局一二九团政治处问英杰的反感和愤怒。问英杰在当年六月写给编辑部的信中对《大众电影》进行了质问:“你们竟堕落到这种和资产阶级杂志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实在遗憾!我不禁要问:你们在干什么?”“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需要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显赫地刊登这幅影照,是什么动机?是在宣扬什么呢?”

在信件最后,问英杰不无挑衅地说,“你们有胆量,请在《大众电影》读者来信栏,原文照登一下我的信,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信末署名为“中国共产党员问英杰”。

“编辑部收到这封信后,认为应当全文刊发,我马上请示了袁文殊同志,他也同意刊发,并让我写一个编者按”,时任编辑部主任的马锐说,“当时大家认为这封来信不止对第五期的封底提出了意见,还对粉碎‘四人帮’以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文艺战线的形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攻击党和毛主席的洋毒草、古毒草、今毒草,也陆陆续续搬上了我们的社会主义舞台,充塞了我们党办的报刊’,这是‘不坚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问题。我们认为,对于在这些重大原则问题上出现不同看法,有必要用说理的态度充分展开争鸣。”于是,《大众电影》在1979年第8期第4-5页全文发表了问英杰的来信,同时配发了一篇署名叶嘉的《一张封底剧照引起的对话》,叶嘉虚设了一场对话,就封底剧照进行了讨论。在接下来的第9、10期,编辑部继续在杂志上开展讨论,并开设“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的讨论”专栏,“自8月28日至10月15日期间,共收到来信和来稿11200多件,最多时,一天收到来信近七百封”。据1979年第10期刊发的《寒流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读者来信综述》一文中称,“从已经收到的读者来信看,赞同他的观点还不到百分之三。问英杰后来又写来两封信,除坚持原论点外,没有更具体的阐述,也没有举出一个‘毒草’例子,所以我们不发表了”,编辑部发表的这篇文章并无署名,文章还认为,“这次把读者提出的问题公之于众,让大家进行民主讨论,是一次收效良好的民意测验:测出了是非,测出了人心的向背。”

这样的测验结果,却让问英杰很气愤,他甚至扬言要持刀杀害《大众电影》的两位编辑。后来成为问英杰朋友的钟扬回忆说,问英杰认为《大众电影》从第九期到第11期只发表了骂他的文章,没有发一篇支持他的文章,既然是展开公开的讨论,两方面的文章就应该都发表。1983年9月底赴京参加全国农恳第二届摄影作品展览的问英杰,甚至还被农牧渔业部农恳局保卫处专门派人监视,钟扬就是接到任务、负责监视的工作人员。钟扬说,在北京的5天,问英杰没有丝毫要杀人的迹象,临行前,问英杰甚至还向他友好地道别。

在后来和问英杰的交往中,钟扬说,问英杰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由一个厌恶跳舞变成了爱跳舞,每星期至少要跳两三场,并且没有固定的舞伴。“有一年,我和他一起去云南参加全国农垦摄影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一到昆明,他就邀我当晚跳舞。在舞场,他‘厚着脸皮’邀请那些素不相识的南方小姐,几乎没有空一场。”

这封信让问英杰成为了“名人”,据说有女性读者向他写信示爱,《大众电影》也自“吻照风波”之后,一纸风行,销量大增。

“当时的读者来信达到了井喷期,信件是一麻袋一麻袋地往编辑部运的,读者来信组的人根本读不完,回不了,我们就分发给编辑部的编辑,整个编辑部都动员起来回信。”冯湄说,当时编辑部也不断地向上级打报告,要求增加纸张,加大印量,到了1980年3月,《大众电影》开始刊登百花奖的选票,当时的杂志期发行量已经达到了160万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唐家仁听说在乡下,《大众电影》和一只老母鸡等价,在某个区域拿母鸡可以换一本3毛钱的《大众电影》。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大众电影 灰姑娘 水晶鞋和玫瑰花 问英杰 九亿人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