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放弃大陈岛:毛泽东再次扬言解放台湾
2010年11月28日 11:3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艾森豪威尔政府内外交困中美之间开始大使级会谈

艾森豪威尔也有些担心:“对共产党发起的任何进攻金、马行动进行外部干涉,都会受到世界舆论的最强烈的谴责。”

劝引蒋介石自动放弃金马两岛的企图失败了,艾森豪威尔政府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

4月26日,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美国愿意就停火问题和中国共产党人对话,然而,美国不会背着蒋介石讨论他的权利。他坚持说,与中国的对话不意味着赤色中国的正式外交承认。7月13日,美国通过英国主动向中国建议,中美双方互派大使及代表在日内瓦举行会谈。中国表示同意。中美大使级会谈的漫长岁月从8月1日开始了。

 

北京的夏季多为烈日炎炎,而远在万里之外的波兰首都华沙由于受大西洋气候的影响却十分凉爽。出席日内瓦会议之后,被任命为波兰大使的王炳南和使馆工作人员正在郊外踏青野餐。华沙郊外的景色宜人,那一片片绿色的小树林和原野,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大家正坐在一起谈笑、聚餐,当地时间中午1时许,机要秘书送来了外交部一份电报,告知他中美大使会谈即将举行。几天后,外交部的正式通知已摆在他的办公桌上,任命他担任中美大使级会谈的中方首席代表。

王炳南是个老外交了。特别是与美国人打交道,他早已轻车熟路。早在抗日时期这位耿直的陕西汉子就和艾黎、斯诺、史沫特莱等一批同情中国革命的外国友好人士来往密切,被周恩来称为是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与美国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如美国远东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美国驻华大使高斯等人也有过很广泛的接触,有些还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到了解放战争时期,他遵照毛泽东、周恩来的指示,为调停国共两党两军的磨擦,和美国军事观察团组长包瑞德、谢伟思、戴维斯及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将军、司徒雷登大使都有来往。解放后,他任外交部办公厅主任,1954年跟随周恩来参加日内瓦会议,直接与美方代表会谈,面对面地进行过较量。他是位稳健而富有谋略的谈判老手了。由于他与各种不同的美国人打交道的长期经历,周恩来看中他并选他为谈判代表,毛泽东也完全同意。

在烟雾腾腾的准备会上,为开好中美大使级会谈,达到预期的目标,他对着那些他熟悉的随员,摸了一下自己微秃的头顶,半开玩笑地说:“诸位仁兄,各位秀才,周总理给咱们的这副担子着实不轻,现蒙各位大力协助已准备得有些头绪了。”

他看着在座的人。这个谈判班子可谓人才济济,有副外长章汉夫、乔冠华与龚澎夫妇、董越千、浦山、王保流等人。这让他宽心不少。他们大多是当年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外事组的成员,都有与敌谈判的丰富经验。

他转入正题:“自去年日内瓦会议以后,有一年多未和美国人打交道了。这次要不是美国在台湾海峡陷入内外交困、焦头烂额之地,要不是周总理在万隆采取灵活、主动的‘全方位’外交攻势取得巨大成果的压力,迫使杜勒斯、艾森豪威尔不得不谈,否则他们不会乖乖到日内瓦谈判桌前。”

潇洒的乔冠华用他那惯常的哈哈大笑,插言道:“美国佬不是那么容易听话的。主席就说过,美国佬是能不讲道理就不讲道理,到讲了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王炳南同意他的说法:“朝鲜战争以来,我们之间是怒目相对,成了死对头。美国帝国主义为了推行仇视新中国的‘遏制’战略,与亚洲的反共国家签订一个又一个条约,包围我们,封锁我们。特别是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更是分裂中国,制造‘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阴谋。所以,我们在谈判中要特别加以注意。总理对这次中美大使级会谈寄予希望,不仅希望遣返两国侨民问题得以合理解决,而且希望应着手解决台湾问题。”

副外长章汉夫补充说:“从目前来看,中美关系有所松动,缓解中美紧张关系和解决台湾问题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到底有多少?在目前还无法预测。如果有可能安排总理与杜勒斯直接会谈讨论台湾问题,那么,我们的目标就算达到了。假如实质性会谈无结果,我们仍可期望在某些象征性的技术问题上造成美国外交上承认中国的印象。即使这也不能取得成果,我们还应保持中美之间在无外交关系的情况下这个渠道的来往。以便于观察对方,与之斗争。”

王炳南点点头:“老章说得对,谈判的主动权我们掌握,但我们也应考虑到谈判的复杂性,要大家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完成好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任务。”

双方代表会聚日内瓦。

而坐在白宫椭圆形总统办公室里的艾森豪威尔,轻松地转动着转椅,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态。他的得意,是因为他派出的驻捷克大使约翰逊是位中国问题专家,既有涵养又老谋深算,曾多次与中共代表交手,谈判技巧得心应手。另一方面,前一段因他提出“战争边缘说”和“大规模报复”计划,并扬言要对中共扔原子弹,遭到了西方盟国意想不到的强烈反对,国内也是怨声载道。现在,随着谈判的来临,国内外的舆论都平息了许多。

他曾指使杜勒斯:“我最近收到报告:共产党的舰艇减少了对国民党船只的攻击;共产党的米格飞机停止了对国民党巡逻机的攻击;对金门、马祖的炮击也大大减弱了。因此,为了避免更大的不利和被动,艾伦你也要赶快抓紧准备会谈。”

“是的,”杜勒斯答应着,“赤色中国正为自己在国际上创造良好的形象,我们将在会谈时避免这一结果。我们与他们的会谈目的有很大距离和分歧。我们谋求的是台湾地区停火,要求中共保证对台湾不实行武力;另外,向中共施加压力,迫使其释放扣押在中国的美国人。”

“很好,”艾森豪威尔赞赏地说道,“但我提醒你注意,为保证以后不出现双方错误的认识,这种与中共的联系要保持。”

“我已经考虑到了。”杜勒斯自负地说,“我已指示美方谈判代表约翰逊,在会谈中忍耐,避免出现板门店谈判时那种硬碰硬的做法。要想办法维持住和北京的这种联系,会谈不能破裂,使这扇门半开半掩。但在关于释放被监禁的美国人和放弃武力这些主要分歧解决前,决不允许哪怕稍微改善气氛的协议进行讨论。”

这是美国对中美大使级会谈订下的基调。也注定这种谈判不会有多少实质性进展,只不过是双方维持着联系而已。好像两个手搭在一起的人,却都板着脸。

在中共方面,周恩来不时指示王炳南:为了使会谈不陷入僵局,不要在枝节问题上纠缠,尽早进入实质性会谈。在双方遣返侨民问题上,国内已对在华12名美国人复查完毕,可获出境。而中方提出的名单中有著名科学家钱学森。

一个月的谈判终于有了个协议——遣返两国侨民协议,这也是中美会谈15年中唯一达成的协议。这是一个别出心裁、措辞古怪的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利坚合众国)承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美国人愿意返回美利坚合众国者(在美利坚合众国的中国人愿意返回中华人民共和国者),享有返回的权利,并宣布已经采取、且将继续采取适当措施,使他们能够尽快行使其返回的权利。”

后来,周恩来总理评价这个协议时说,中美大使级会谈至今虽然没有取得实质成果,但我们毕竟就两国侨民问题进行了具体的建设性的接触,我们要回了一个钱学森。单就这件事来说,会谈也是值得的,有价值的。

谈到台湾问题时,中美会谈毫无进展。

谈判双方都明白美国的心思:美国动员蒋介石放弃金马,其中另有奥妙:美国想如果中共占领金门,两岸的距离就拉大了,分裂起来变得容易。而蒋介石死命守金马,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把美国人拉入中国的内战。因为金马战火一起,国民党军队必然不敌,美国如果坐视不救,必将在全世界特别是反共国家面前失去信誉;如果插手,则要同中共军队发生直接冲突,这样,中美战争就会爆发。

毛泽东对蒋介石的伎俩不会视而不见,对美蒋的阴谋也有所觉察。他当初决定在沿海地区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主要目的是对国民党的骚扰破坏予以惩罚,并显示坚决反对美国侵略台湾分裂中国的决心,并不打算引发中美之间的全面战争。通过浙东沿海作战的胜利,这一目的已基本达到。接下来,新中国的主要任务是进行经济建设。要是中国强大了,美国是无法干涉中国内政的。毛泽东形象地说,那时,只要嘘一声,外国人就会脱身。因此,中共中央决定停攻马祖,并适时地采取了缓和紧张局势的措施。

12月12日是蒋介石最怀恨在心的日子,21年前他被张、杨扣押在西安,他认为那是他元气大伤的开始。但今天这个日子他是高兴的,由于美国政府包藏祸心,中美大使级会谈于1957年12月12日暂时休会。

台湾在美国的庇护下,又得以喘息,蒋介石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从此形成偏安海岛的局面。祖国大陆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则投入了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尹家民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