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之子忆朱德关怀:你爸是好人 从不搞阴谋诡计
2010年09月01日 16:19 新民周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秦铁:作为“西关秦”的一支,秦家到我祖父一辈其实已经衰落了。我父亲是个革命者,很年轻就出了远门,戎马倥偬一生,而且39岁就遇难,应该没有时间去考证祖先的历史。而我们,更要“夹着尾巴做人”,父亲逝世都61年了,我们家就一直“夹着尾巴生活”,低调做人没错。

记者:此话怎么理解呢?

秦铁:1954年,我升入北京101中学,这是一所以干部子弟为主的寄宿制名校。从这里开始,我慢慢地对父亲有了概念:历史课上,总是讲述王明博古的“左倾”路线错误,虽然不懂什么叫三次“左倾”,反正给我的印象就是老爸犯过错误,所以我始终是夹着尾巴做人。

但是总有些叔叔阿姨在底下跟我讲:“你爸爸是好人,很有学问,你长大要学你爸爸,他为人很正直,从来不搞什么阴谋诡计,光明磊落,而且能上能下,服从党的需要。”

常说这话的叔叔阿姨中,有朱(德)老总、康(克清)妈妈、叶帅和王胡子(王震)叔叔。上世纪50年代,每逢我爸爸的忌日,只要我母亲出差不在家,朱老总就把我们兄弟姐妹接到中南海吃饭。

慢慢地,我养成了遇到“暧昧”的事不去打听的习惯。我们家里存有一张照片,延安凤凰山上,我爸与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并排站着,我爸站在最左侧,周恩来斜倚在他身上。在公开发表的这张照片上,父亲消失了,出现在他的位置上的,是一扇门板。我曾经对照着两张照片,心里苦涩得不行,但也只好沉默。

你说,寄畅园那事儿,祖先12次接待皇上的事儿,我父亲活着的时候,是党的高层领导,那时候的政治文化氛围,是厌恶这类事的,他就算知道又会和谁说去?

我们后来知道了,也不敢说,四旧啊!封资修啊!大地主大官僚的孝子贤孙你简直没事找死是不是?避开都来不及!

时间长了,也就湮没了。幸好无锡的族谱县志什么的都在,一查都清清楚楚。

……因为我老是被边缘,就养成一个做人的原则,低调,什么事都不张扬,不去攀龙附凤,王胡子叔叔(王震)“文革”期间挨整的时候我就常去看他。一次散步的时候他说:“小铁啊,你爸爸是好人。”他说这话,我也不敢多问,怎么个好法,有什么故事?一是路线斗争,我们不懂,二是我觉得有的事,叔叔阿姨们有口难言。所以私底下,我们就多谈延安的趣事儿,因为延安时代我有记忆。父亲死的时候,我已是6岁的“延安娃”,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气氛和场景。

记者:你能记得起出事前后的气氛?

秦铁:记得。那天(1946年4月8日),我和妈妈(张越霞)一起去的延安机场,当时,父亲以中共代表身份在重庆参与修改宪法草案,已经一个多月了。

说来也怪,延安那地方气候一向是干燥的,陕北高原嘛,可那天偏偏起了雾,而且是大雾,渐渐地又有小雨,江南的黄梅天似的,淅淅沥沥,能见度很差。毛泽东?朱德?任弼时?林伯渠等都到了机场迎接。

午后2点左右,低低的云层里响起美军C-47运输机的轰鸣声,但因能见度差,飞机无法降落,一会儿就飞走了。我和妈妈很失望,当时在机场等候的都是高层领导,我只记得很多人安慰我妈妈说,雾大,飞机既然无法降落,自然会折回重庆或西安,过两天再回来。

不料,和重庆以及西安联络后,情况不妙,两地都回答说,没见到飞机返回,不久,我和妈妈居住的窑洞里,来来往往的人突然增多,安慰的勉励的陪我妈妈哭泣的——事隔好多天,我们才知道,飞机已在260公里外的山西省兴县属于吕梁山区的黑茶山上空失事。次日,黑茶山下的村民捡到博古和黄齐生(王若飞舅父)的两枚图章,两枚被烈火烧坏的圆形的蓝底白字的“中共代表团”证章。

大概10多天后,延安举行3万多人参加的规模空前的“四八烈士”公祭活动,我还不懂事,就知道人山人海,花篮和花圈像海洋,很多叔叔阿姨搂着我哭……

记者:你对父亲还有多少感性的印象?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胡展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