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越狱》:英达父亲英若诚狱中生活
2010年08月04日 09:3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在医术方面,这位老中医教我的内容有合法的也有违法的。合法的是怎样制作鸦片。在他们那块儿这是合法的,他说。作为一个医生,他不能没有鸦片,他用鸦片来治咳嗽、哮喘这类疾病。他跟我交上朋友后,有一天他说:“我教你怎么制作假的鸦片。”当然,这是违法的,跟印假票子差不多。

英达在英若诚追思会上,身后是英若诚照片

文章摘自 《水流云在》 作者:英若诚 康开丽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组织犯人偷胡萝卜和土豆不仅是在犯人中得人心而已,我还得争取监狱管理人员的信任。每次监狱长把我们集合在院子里总有原因,通常是需要会这样那样手艺的人。他会把我们集合起来:“你们当中谁会干水泥活?”

无论他需要什么样的手艺人,我总是第一个举手。我之所以举手是因为我能因此离开牢房多得到一点自由。

这次他正好要找人干水泥活,也没有具体讲什么,我当然自愿提供服务。

“散会到我办公室来。”他给我下令。

其他人都回了牢房,我被带到他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他就说:“我们上级决定不能让这地方老这么不像话。应该把监狱正门整修一下,要让这监狱看起来就像是改造思想的学校。我们需要一个标志。我在大城市里看到过,用水泥铸成字,固定到墙上,但不能让墙倒了。”他接着说:“你需要些什么材料?需要什么,说话。”

我答道:“我需要水泥,还需要盐。”(他们在食物中放的盐很少,以防我们脚肿,所以盐是珍贵物品。)

“盐,还有油漆。我们得给字涂上油漆,那样就好看,还需要些油灰。”

我把所需的材料都列出来给他,他听得很专心。

“我还需要新鲜的猪血。”

“干吗用?”他问。

“掺进油漆里,那样油漆涂到水泥上就不会掉下来。”我答道。

“有必要吗?”

“有,那是传统做法,是专业油漆匠们传下来的。”

这还真不全是瞎话。

“还有就是一个小火炉,用来加温。和水泥的时候温度太低水泥就容易开裂。掺进一些温水就能防止水泥开裂。”那是一九七○年一二月份,当时天气很冷。

“这些都容易办到。”他说。

“还有,还需要一些砖头。油漆里还得加进一些砖灰,用砖头摩擦掉下来的灰。用这几样材料调制的油漆黏度就很高。”

他问我哪里可以买到砖灰。我说:“买是买不着,不过你这儿有许多人手可以自己做,不是什么重活儿,两个女号就能对付。”

“好吧。”他做了记录。“还有什么?”

我说了最后一个要求:“纸,大张的纸,铅笔、橡皮、尺子。先得把字写出来。”

他满足了我所有的要求。

我得承认,有两位女性在场干起活儿来就是不一样。我们都很久没看到异性了。监狱长不放心男犯人,女犯人就好得多。我知道如果我强调磨砖灰的工作女的都能对付,他就会让女犯人来帮我。

我们就这么开始了。我把铅笔断成两截,两头都削尖。每支铅笔就有四个笔头,我自己藏了三支,在监狱里铅笔是很有用的。相比我自己制作墨水的过程,这真是太方便了。

那两位来帮我的姑娘都乐,问我:“是真的吗?你真的需要……?”

我说:“当然是真的。”

她们就开始磨砖。

炉子生了火,烧着水。有了热水,那简直就是帝王般的生活了。

接着水泥来了。最后是猪血。猪血上出了点问题。猪血得在清早从屠夫那里直接运来。

第一次拿来后,我说:“对不起,这不够新鲜,猪血已经结块了。我需要最新鲜的。”我把这些猪血留下了,加了盐煮了汤,和那两位女犯一起分享,味道很好。

我是从另一位犯人那里学到制作水泥的技术。他是位专业的泥瓦匠。他惧怕当官的,所以不敢自愿报名。

“请你把所有的诀窍都教给我。”我向他讨教,他同意了。

他们要求我做八个字:“现成的。林副主席的指示:‘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是,是。”我们便开始写这几个字。

这差不多花了一个星期,因为我在那里拖时间。

有一天监狱长来了,“怎么样了,做完没有?”

“做完了。”我答道,“不过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问吧。”

“林副主席的话是没问题。团结、紧张、严肃,这些对犯人都合适,问题是最后这个‘活泼’——让犯人活泼合适吗?”言下之意是犯人有可能会不安分、闹事。

“我的责任。”他说,“你有什么建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英若诚 康开丽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