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纵横新疆数十年的“巨匪”乌斯满最后岁月
2010年07月26日 15:52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1951年4月29日,乌鲁木齐各族群众8万余人在人民广场举行公审大会,审判匪首乌斯满及杀害陈潭秋等共产党人的凶手李英奇等,并于当日执行枪决。

本文摘自《新疆平叛纪事》 作者:王玉胡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乌斯满被俘以后,根据西北军区的指示,很快押回新疆。因乌斯满属于罪大恶极的要犯,押回新疆以后被押在迪化军区军法处。当时的迪化军区由罗元发的那个军兼任,驻扎在乌鲁木齐河西岸的老满城。此城曾是历代屯兵之地,好大一个城垣除了营房没有其他建筑,也没有一般市民居住和市井的喧闹,来往的行人除了军人还是军人,倒是关押要犯最理想的地方。

乌斯满关押在老满城的第二天,兼任迪化军区司令员的罗元发便首先

给陈东海打电话说:“老陈啊,现在乌斯满已经押到我们军法处来了,我们虽然与此人打了好几个月的仗,可毕竟还没有亲眼看到此人是何等模样,如果你有兴趣,就马上到我这儿来,咱们一块儿欣赏欣赏此人的尊容如何?”陈东海当即回答:“好,我马上就到。”

十几分钟以后,陈东海驱车来到老满城。随后便在军法处的同志陪同下,与罗元发一同来到军法处的一间审讯室里。少顷,随着一阵沉重的脚镣声,乌斯满被押了进来。罗元发和陈东海上下打量着这个久闻其名但是第一次见面的乌斯满,好像并不陌生,大概是因为他们听到的有关乌斯满的传闻(包括乌斯满的相貌举止)太多了,眼前的乌斯满仿佛与他们想像中的乌斯满并没有多少区别,只是由于他此刻的神色颓丧,以及那沉重的脚镣使得他本来就有点残疾的脚更加步履迟缓,那传闻中的所谓身材魁梧和仪表堂堂等等,似乎有些异样,但胖大的身材和浓密的络腮胡子,还有那深藏在浓眉后的炯炯目光,仍与听到的传闻完全一致。

罗元发示意乌斯满在一个木凳上坐下,随后问道:“你就是乌斯满巴图尔?”

乌斯满对称呼他巴图尔有点惊异,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真佩服你跟我们兜了好几个月圈子,最后竟兜到阿尔金山的荒山野岭中去了,可是你最终还是没能兜出人民解放军的手掌,还是当了我们的俘虏。现在我不妨向你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这位陈东海师长,就是与你周旋了数月之久的我军前线总指挥,你在野马泉的惨败就是他指挥的。”

乌斯满不由把目光转到陈东海身上,陈东海趁机说:“说来有些遗憾,野马泉战斗虽然使你遭到惨败,但你却侥幸逃脱了。不过我可以断言,如果你没有逃离新疆,我们也会像甘肃的兄弟部队一样把你捕获的。”

罗元发紧接着说:“对,你当年与盛世才周旋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新中国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任何与人民为敌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对你来说,我们可说是做到了仁至义尽,我们曾多次想争取你站到人民方面来,而你却坚持与人民为敌,而且勾结外国反动势力,甘当外国人的帮凶。这里不妨顺便告诉你那两个所谓外国朋友的下场。那个曾经亲自伙同你策划了这场叛乱的马克南,在逃亡途中已在西藏被击毙;那个曾经多次为你提供情报并想借助你在北疆造成的局面,在南疆策动叛乱的何仁志,也已被驱逐出境。这也充分说明外国反动势力在中国横行霸道的时代也过去了,任何与外国反动势互相勾结的人也是没有好下场的。”

乌斯满听了这一番话很有一些震动,特别是听了马克南与何仁志的下场,更是百感交集。他不由想到马克南临行之前,曾建议把他的儿子谢尔德曼带到美国,幸亏他没有同意,否则他儿子也可能遭到与马克南同样的厄运。

罗元发与乌斯满的谈话是通过翻译进行的,当罗元发开始向他提问一些要害问题,他便装聋作哑,答非所问,想借口没有听懂翻译而搪塞过去。罗元发很快识破了他这种伎俩,便说道:“看来你是有意回避一些要害问题,这只能说明你仍在坚持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罪行,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对你同样是适用的。我今天只是随便提问一些问题,并不是对你的审讯,我希望你能在即将开始的审讯中,真正交代一些要害问题,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吧。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玉胡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