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第一个取掉报眼上的毛主席语录
2010年02月24日 11:06 光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 来源:光明网

原题为:杨西光与“真理标准”大讨论

核心提示:他以更大的勇气、更大的决心,在各家报纸仍在履行公式化版面的时候,他率先第一个取掉了报眼上每天必登的一条毛主席语录。行之不久,全国各家报纸也都相继仿效。而《光明日报》由于这一改版,面貌立时焕然一新,脱掉了“套子中人”一身的冗装,显出了雨过天晴的气色,清清爽爽,亮亮堂堂,笑容可掬地面向广大知识分子,以致使首先提出要改版主张的胡乔木同志,高兴地为《光明日报》作广告性的评语:“欲知国内外知识分子情况,请看今日的《光明日报》。”

(一)

1978年,杨西光调北京,任《光明日报》总编辑。

按说,杨西光早已在这样的位置上,或者准确一点地说,早已在近似的位置上坐过,而且不止是一次。先是建国初期在

《福建日报》,后来又在上海的《解放日报》,而且,都是在双肩挑的位置上——社长兼总编辑。但今天的情况却是大不相同,不仅仅是由于《光明日报》是国内有影响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发行的一份大报;而且,更是由于今天处于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迫切地需要舆论导向来拨开迷雾,廓清是非,是亟需呼唤人们解放思想、勇于打破禁锢的时代,是人们都在如饥似渴地要求改变自己命运的时代,人们的心中,都充满着期待和渴望,充满着压抑和苦闷,都憋闷着要走出禁区打破精神枷锁的强烈冲动,每个人的心中都满怀着尽快从梦魇中走出、重塑我们伟大的民族之魂的渴望,用胡耀邦的话来说,这是历史进入一个“新时期”。 这时,作为全国重要舆论阵地之一的《光明日报》(另外几个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等),就肩负着重如泰山的历史使命。杨西光记起了中央党校临毕业时作为党校副校长,后来又任中央组织部长的胡耀邦对他说的话:“我听别人说,你的政治思想强,理论水平高,对宣传文化战线的工作相当熟悉,特别是做知识分子的工作,有很丰富的经验。这次就想给你分配一个新的工作,充分发挥你熟悉知识分子工作的特长,调你到《光明日报》去做总编辑,因为那是一张面向全国广大知识分子的报纸。现在北京的报界情况是,四大报刊中的《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积极批判极左思想,大力推动拨乱反正,而《红旗》杂志和《光明日报》却按兵不动。你去之后,要积极地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这个历史使命,他是未来之前,已在耀邦同志那里接受了。

(二)

当他坐到《光明日报》总编辑位子上,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宣告《光明日报》改版,撰写《为本报改版致读者》的宣言。

历史上,《光明日报》本来就是一张面向广大知识分子、以宣传报道科学、教育、文艺、理论为主的报纸,可是,“文革”期间受到极左路线的干扰,逐渐地脱离开本职,抛弃了本色,变成了与一般全国政治性大报无异的、几乎是完全统一版面的一张报纸;它本来是知识分子之家,现在却因离开了本职而使广大知识分子感到“无家”可归。杨西光想起了邓小平同志在1977年8月8日提出的四化建设“要从科学和教育着手”的伟大号召,想起了临来时胡耀邦同志在谈话中的一再嘱托,于是,一到任便立即着手改版,雷厉风行地改变《光明日报》原来那种大而不当的状况,使之尽快地复归于其历史的本来面貌。他在《为本报改版致读者》的社论中,明确地宣告说,今后的《光明日报》,仍将是一张以科学、教育为主要内容的报纸,着重宣传报道科学、教育方面的路线、方针、政策,介绍国内外科学、教育方面的动态,大力普及科学知识,努力办好理论色彩和文学色彩都很浓厚的各个专刊与副刊,而对于国内外一般的政治经济新闻,除特殊或特别重要者外都不刊登。

他以更大的勇气、更大的决心,在各家报纸仍在履行公式化版面的时候,他率先第一个取掉了报眼上每天必登的一条毛主席语录。行之不久,全国各家报纸也都相继仿效。而《光明日报》由于这一改版,面貌立时焕然一新,脱掉了“套子中人”一身的冗装,显出了雨过天晴的气色,清清爽爽,亮亮堂堂,笑容可掬地面向广大知识分子,以致使首先提出要改版主张的胡乔木同志,高兴地为《光明日报》作广告性的评语:“欲知国内外知识分子情况,请看今日的《光明日报》。”

4月初,也就是杨西光来到《光明日报》日夜奋战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天下午,他偶然发现,报社理论部送来的一张待他签发的《哲学》专刊大样上,在上辟栏的重要位置上,登着一篇五千多字的文章:《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

仅仅就是这一个题目,便使他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因为在党校讨论编写第九、十、十一次路线斗争教材时,胡耀邦就曾提出完整准确地运用毛泽东思想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两条原则。这两句话给他的印象太深了,牢牢地刻印在心底,知道这是拨乱反正的关键,是打破“两个凡是”禁区的强大武器,他也早想组织班子,撰写这方面的文章,锻铸一柄莫邪干将利剑。

他当下便找来了理论部负责人马沛文和哲学组组长王强华商量,提出了两条意见:第一,这篇文章很有分量,对于现实有着很强的指导意义,应从《哲学》专刊上抽下来,放在头版重要位置;第二,文章虽有雏型,但要进行反复修改,使文章能够真正地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三)

《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的作者胡福明,是南京大学政治系,后来改为哲学系的一位理论教员,也是这个系的党总支副书记。1977年7月,南京地区召开一次学术理论界揭批“四人帮”的讨论会,胡福明在会上做了一次挺突出也挺有创见的发言,提出“唯生产力论”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引起激烈争论。参会的《光明日报》理论部哲学组组长王强华(后来升任《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新闻出版署副署长)觉得胡福明这个人思想活跃,有着大胆探索与创新精神,于是,便在休会时找到了他,支持他的观点,表扬了他的这种大胆追求的勇气。当下,便向他发出了约请,请他给《光明日报》写篇文章,题目由他自定。

他是7月末向胡福明约稿的,9月份胡福明就寄来了大作两篇,一篇题为《女人也是生产力吗?》,一篇就是后来被杨西光特别看重的《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一篇五六千字,一篇八九千字的。王强华在南京开过会后,又去上海、西安等地出差,直到12月份才回到北京。他看了看两篇稿子,觉得前篇是专门批驳江青毫无理性的胡言乱语的,现实意义不是很大,而后一篇却是伸手一摸就能掂出分量的,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有着很强的现实性。因之,他便放下手中其他的活儿,下功夫把《实》文一稿编出,于1978年1月14日排出了小样。为了慎重起见,他把小样寄给作者胡福明,并且附了一封致歉信,说明迟迟未能处理的原因。

按照报社的发稿程序,理论部各专刊(当时有《哲学》、《经济学》、《史学》、《文物与考古》四个专刊)的稿子,由专刊组提出后,先交理论部主任核定,最后交总编辑签发,即通常的三审制。当时的理论部负责人马沛文(后任《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是个老报人,老党员,能文能武,知识渊博,有着很高的理论水平,喜欢独立思考,是个思想极为活跃的人。他较早地听到小平同志几次关于反对“两个凡是”的讲话,对于“两个凡是”所倡导的那种新的个人迷信,早就深恶痛绝,认为,如果对毛主席的每一句话都要维护,对毛主席的每一指示,都要始终不渝地遵循,那中国还有什么希望?他很同意耿彪说的话:“登这样的文章,等于‘四人帮’没有粉碎;如果按照这篇文章中的‘两个凡是’去办,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因此,他早想组织一两篇文章议论议论。现在,看到了这样一篇从马克思主义根本理论上的置辩文章,正是久旱逢得甘霖,一看就爱不释手,所以打算放在专刊的头条位置上用,现在听到杨西光要把这篇文章从专刊上撤下,放到头版重要位置上发表,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他当下里便与王强华和编辑部其他几个编辑一起,下大力气进行编改。

杨西光把理论部4月10日的改稿,亦即准备上《哲学》专刊的那篇大样拿过来,看了又看,反复地推敲和琢磨,并就将自己构思出来的修改方案、思路、要点和必须突出的关键地方,找王强华来商量,动员更多的力量来参加修改,最好能争取胡福明过来参加。王强华也认为,这样大修大改一篇个人署名的文章,没经作者的手,甚而没有作者本人在场,总是有些不妥的。于是,王强华急忙与南京的胡福明联系,胡福明电话告知他,说是马上就来北京参加一个由国家教委组织召开的有关哲学教材的研讨会。

就在这时候,杨西光原在复旦大学时的一个老部下,现任中宣部理论调研组组长的江春泽过来看他。谈话中,得知《光明日报》社正在集中力量编改一篇《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的文章,江春泽告诉杨西光,她在去中央党校开理论调查会时,知道党校理论研究室也正准备写一篇同样题目的文章。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邓加荣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