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毛泽东支持批中组部:有些问题属于少奇
2010年01月28日 11:25 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关于党员八条标准的第一条,曾提出“中国革命过去是城市工人阶级和乡村半工人阶级领导的”。在这次会议后,各地区及军队中都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只是在毛主席亲自批示后,才解决了这一争论。 1950年1月,安子文同志给赴苏组织工作参观团作报告,讲到我们党的成分时说:“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合起来占三分之二,因此,我们党是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的党。”这样就模糊了党的性质。把党的性质与党员成分混为一谈。这也是与党章相违背的。在未修改党章之前,组织部门随便对党章作改变和不同的解释是不应该的。

以上两项,经毛主席批评批示,均已正确解决,现在只作为经验教训提出,就是说组织部门的同志必须坚持党的原则、党的决议和党章,否则就会犯错误。

三、中央组织部对检查执行二中全会的决议抓得不紧。

二中全会曾决定领导中心由农村转入城市,搞生产建设。这是全党的政治任务,也是组织任务。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央组织部抓得不紧,甚至没有以二中全会决议、党的总路线检查各部门、各级党委的工作。这也是与上述右倾观点有关系的。因为有右倾思想,也就不会以二中全会决议去检查工作,因而也就必然使组织工作与政治任务结合得不好,甚至发生脱节的现象。比如党的基层组织在工厂企业内应当如何工作,虽然各地都创造了不少经验,但中央组织部却没有很好的加以研究总结,以加强对这一工作的指导。如对厂长制与党委制的争论早就应该作结论的而未作结论。其次,组织工作没有很好地保证党的正确的政治路线的执行,也表现在干部的配备、培养和管理上。这几年来,及时地逐步地统一干部管理做得很不够,也未及时地有计划地大批地抽调干部到工厂企业及其他财经部门中去(当然也抽调过一些)。这样的调动在新解放区是困难的,但在老区则应该有更多一些的干部转入经济建设部门,以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中央组织部在这方面是做得不够的。从全国范围看,干部的配备使用有很多不适当的地方,而中央组织部也未能及时作合理的调整。

四、对保障党的组织的严肃性、纯洁性重视不够。对于一些曾经在革命严重关头脱党、退党、叛党而在革命高潮时又回到党内来的分子,以及对中央一级机关和各地的某些高级机关任用这些人时,处理得不严肃。如内战时期在黄河岸上杀过红军干部的、做过“双料”特务的以及做过反共活动的分子,现在却担任了我们国家的重要职务,甚至混进了党内。当然,并不是说所有使用的坏分子都要中央组织部负责,也并不是说所有有历史问题和政治问题的人,都不可以工作,有些是可以给以一定的适当的工作的。但是,这种人和党的经过考验的领导骨干是应该有根本的区别的。这些人也不能和民主人士相比,因为民主人士是代表一定的阶级和党派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的,其中有些人曾在党最困难的时期团结在党的周围,并支持过党。而这些叛徒、自首分子或做过反共活动的人,则有不少是投机的、钻空子的、吹牛拍马的。对这些问题是否中央组织部一点也未注意呢?不是的。在整党中,也提出了清除八类坏分子,但只注意了下层而没有注意在高级机关中审查八类坏分子。如果中央机关有八类坏分子的人存在,则其危害性当然比下面有这些坏分子就更大了。另外在发展党员的指示中也没有关死剥削分子不能入党的门。

所以产生以上问题,主要是由于中央组织部对革命胜利后,投机分子、脱党、退党、叛党分子侵入革命队伍,没有足够的警惕,有时反而轻易地信任这些人。这就是说,有些敌我不分或者是对敌我界限划分得不够严格,这也是右倾思想。因此,也就不能保持党的特别是领导机关的纯洁性、严肃性。 五、关于安子文同志的思想方法方面,我觉得也是有缺点的。

这里不讲一般的主观性、片面性的问题,而只讲安子文同志对接受新事物的迟钝,对党内问题是非不清,即马列主义与非马列主义的界限不清,甚至颠倒。对党内情况、干部情况的了解是用一种静止的观点,而没有以变动的观点来看问题。这种印象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不是今年也不是前年,而是从去年。去年夏天我来中央开会,安子文同志同我谈中央建立哪些机构,由哪些同志担任工作的方案。从那时起,我就觉得安子文同志对某些问题的认识还停留在延安整风和七大阶段。七大以来的八年当中,情势已有很大变化了,国际情况变化了,国内情况变化了,党内情况变化了。党内情况的变化,不仅是数量上增长了,质量上也提高了,而且在伟大的革命运动中考验了领导干部。有些同志在战争中、土地改革中、经济恢复和建设中,犯了严重的路线性错误。对这些问题安子文同志是看得不明确的。在八年前延安整风时,大家对某些同志的希望很高,希望他们能成为有很好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领导者,然而实际斗争中证明了有些同志经不起考验,辜负了同志们的希望。这是重大的新事物,但安子文同志没有了解或没有正确地了解。当然我不是说某些同志在财经问题上的一切大小错误在财经会议之前,安子文同志都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问题是应该预先看到的。比如在干部政策上的错误,中央组织部应该是早一些发现的,但是没有看到,所以我觉得是是非不清的。小的问题看不到是可以的,但发生已久的事情则应该知道。现在看来,整风以后是出现了一些自称马克思主义的人物,这些同志在整风中背上了包袱,觉得教条主义的人不行,经验主义的人也不行,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自以为是,不采纳别人意见,不和人商量问题,因此在革命斗争中经不起考验,陆续翻了船。党的组织部门应该看到这些问题,应该从运动中来看干部,看组织。如果停留在八年前的观点上看问题,则必然要犯错误。总之,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安子文同志是不够明确的,存在着右倾思想,表现在对内是非不清,对外敌我不分或者叫做敌我界限模糊。

我所想到的就是这些。其他关于整党方面和组织业务方面的缺点,大家研究的比我详细,我就不讲了。我的这些意见,可能是不对,请大家批评。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秀山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