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决战国民党军被全歼幕后:军长竟是“共党”
2010年09月01日 05:28 党史博览 】 【打印共有评论0

参加国民党军事作战会议时的韩练成,韩练成在1950年正式加入共产党

“绝密”的高级军事会议不保密

陈诚到徐州坐镇指挥后,即向济南的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兼山东省政府主席王耀武发电报,下达了国防部作战命令。

第二绥靖区的任务是:迅速调集3个军之兵力,南下牵制并吸引“匪军”,并限于2月8日前占领新泰。

军令如山,王耀武岂敢怠慢,于是下令给远在青岛、高密一带的四十六军,令其于1月29日沿胶济线西进至淄川、博山,并命令附近的七十三军和十二军整装待发。

但是,长期的战争实践使王耀武感到陈诚的方案并不完善。因此,他一边执行命令,一边通过各种渠道向蒋介石和陈诚提出不同意抽兵南下的意见。王耀武的理由很充分:一是山东兵力单薄,无法抽调大军;二是南进部队从新泰、莱芜南下,进入了峡谷,前后不能策应,孤军深入,腹背受敌,补给线长,危险大;三是抽调3个军南下后,济南空虚,胶济线及淄川、博山均无法确保。

然而,贪功心切的陈诚,哪里听得进不同意见?!接到王耀武的电报后,陈诚十分恼怒,蒋介石也大发雷霆,致电王耀武:“此次鲁南会战,有关国共两党之成败。如鲁南失败,山东亦不能独存。作为一个将领,应具有决心,顾全大局……”

王耀武尽管心里有保留,但表面上也不敢说个“不”字。他一面调动3个军迅速向博山一线集中,一面敦请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披挂上阵,出任南线3个军的前线总指挥。

1月31日,李仙洲率精干的指挥机构到达博山。次日,王耀武和李仙洲召集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七十三军军长韩浚、十二军军长霍守义,开了一个“绝密”的高级军事会议,部署了向南进军策应由陇海线南下的大军围歼陈毅所部的作战计划。

可是,令李仙洲没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散会后,韩练成即向潜伏在四十六军的中共情报员杨斯德和盘托出这次绝密军事会议的内容。韩说:“鲁南正处于决战关头,国共两军正调集部队进行会战。此一会战是整个形势的转折点。在北线,王耀武调集我四十六军、七十三军、十二军共9个师,立即南下,于2月6日前占领新泰城。七十三军与贵军交手,屡遭挫折。霍守义为了保存东北军十二军的实力,常常借故对王耀武的命令打折扣。而我四十六军有3个师共两万六千人马,美械装备,素有‘钢军’之称,所以王耀武和李仙洲都很看重我,令我打头阵。请你赶快通知鲁中王司令(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问他有什么要求。亦请通知陈军长(对陈毅的习惯称呼),请贵军即可在胶济线上开始动作,以便我设法将部队拉回。”

军情紧急,杨斯德立即派与自己一起潜入敌营“卧底”的胶东军区联络科副科长解魁连夜出发。解魁的公开身份是四十六军的“高级情报员”,持有特殊的通行证。他找到鲁中军区司令部后,直接向军区副政委李培南作了报告。

韩练成何许人也

韩练成,1908年2月生于甘肃固原县(今属宁夏),8岁起读私塾直至15岁,后在地主家放羊,做店铺的学徒。1925年考入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因学历不够,借用同学韩圭璋的省立二中毕业文凭,所以他在西北军中一直用的是“韩圭璋”这个名字,直至1933年才改名为韩练成。

韩练成在西北军中,先后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

1929年,蒋介石暗中收买冯玉祥部大将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叛冯投蒋。韩练成也随上司马鸿逵成了蒋介石的麾下。

在1930年爆发的中原大战中,一天夜间,蒋介石正在归德(今商丘)车站“总司令列车行营”指挥,突然冯玉祥部“五虎上将”之一的郑大章率领骑兵奔驰40余公里,奇袭归德飞机场,烧毁10余架飞机,霎时间机场上火光冲天,枪声大作。此时蒋介石身边只有200余名卫兵,哪里抵挡得住西北军勇猛剽悍的大队骑兵?蒋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哆嗦。参谋长杨杰立即摇通了归德城守备司令韩练成的电话。韩立即率部急奔车站救援。

蒋介石绝处逢生,紧紧握着韩练成的手,连声说:“你很好!你很好!”又问韩是黄埔几期生,韩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蒋对这位在紧要关头忠心“救驾”的青年军官非常满意,事后亲笔下了一道手谕:

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

从此,不是黄埔军校毕业生的韩圭璋(韩练成),就成了“校长”信得过的“嫡系学生”。

但是,出身贫寒的韩练成,早在1927年春就参加过西北军总政治部代理部长刘伯坚(中共党员)主办的政治训练班,时间虽然只有短短10天,但身为连长兼连队士兵委员会主席的韩练成,却学到了很多进步知识。时任西北军总政治部组织科长的共产党人刘志丹,还单独与他谈话,进行考查和教育。共产党播下的革命种子,悄悄地在韩练成心中不断生长……

北伐期间,韩练成所率的西北第四军独立骑兵团一度划归白崇禧指挥。白对韩很器重,将自己的骑兵团和韩的骑兵团合编为骑兵旅,任命韩为旅长。1935年,韩练成到南京入陆军大学,又与白崇禧的秘书石化龙同窗。后来,白崇禧又亲自找韩谈话,于是韩遂投入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一直从副师长升到师长、副军长、军长、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

蒋介石对韩练成的“救驾”之恩一直念念不忘,1943年将韩调为自己的侍从参谋。而李、白又嘱咐韩,在深入要津后,要暗中注意蒋对桂系玩什么把戏,及时报告。

但是,身处政治夹缝中的韩练成,对蒋介石消极抗日的行为极为气愤,也看不惯桂系小集团的腐败,于是通过密友周士观(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参事)的暗中联系,于1943年夏在重庆秘密会见了周恩来,后又和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见过面,受到很大的教育,从此暗中与共产党建立了联系。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