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中国属于葡萄酒的“古文明世界”

2011年05月09日 10:06
来源:凤凰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法国对外贸易顾问委员会(CNCCEF)曾在去年发表研究报告《走向2050年的葡萄酒世界》,提出关于葡萄酒的三个世界划分,除了原来的“旧世界”(Old World)和“新世界”(New World),还有一个“新新世界”(New New World),包括了中国、巴西、印度、东欧和北非。报告称,随着气候暖化、市场需求、消费趋势和葡萄酒生产等方面的变化,正在崛起的“新新世界”将对“新世界”和“旧世界”构成挑战。

在国际葡萄酒行业,“旧世界”是指法国、意大利、德国、西班牙、葡萄牙等欧洲传统葡萄酒生产国;“新世界”是指美国、智利、阿根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等新兴葡萄酒生产国。而实际上,在《牛津葡萄酒百科全书》中,中国既不属于“旧世界”,也不属于“新世界”,更不属于“新新世界”,而是属于“古文明世界”(Ancient World),与中国一起被划入“古文明世界”的国家有中国、埃及、伊朗和希腊等。相关考古研究结论表明,这些地区在公元前3000年以前就已经存在葡萄酒文明。

关于葡萄酒的最早中文记载,出自西汉时期的《史记》,其中的《大宛列传》写道:“宛左右以蒲桃(葡萄的古称)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及至唐宋,关于葡萄酒的诗词就有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白居易的“羌管吹杨柳,燕姬酌蒲萄(葡萄的又一古称)”、陆游的“如倾潋潋蒲萄酒,似拥重重貂鼠裘”等千古绝唱。在金元时期,元遗山的名篇《蒲桃酒赋并序》则详细记录了葡萄酒的酿造方法:“绞蒲桃浆封而埋之,未几成酒;愈久者愈佳。有藏至千斛者。”

当然,中国葡萄酒的现代化酿造史,是肇始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南洋首富”张弼士先生在烟台创办了张裕葡萄酿酒公司,正式开启了中国葡萄酒的工业化酿造时代,并且创造了两项早于“旧世界”和“新世界”的纪录——

在城堡内装瓶:早于波尔多18年

波尔多过去的传统,酒庄只管种植和酿酒,销售交给葡萄酒经纪商(Negociant),酿好的酒也就直接由经纪商去装瓶。直到1924年,木桐酒庄(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庄主菲利普男爵首倡“在酒庄内装瓶”概念,并且在酒标上标注“Mis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在酒庄内装瓶”可以更好地保证葡萄酒的酒质,维护酒庄品牌声誉,所以法国原产地名称管理局(INAO)后来把“在酒庄内装瓶”列入AOC法定产区制度,木桐酒庄也在1973年被破格由二级酒庄晋升为一级酒庄,成为波尔多五大一级酒庄之一。

张裕从光绪二十年(1894年)开始,就在酒庄内建造地下酒窖,历时11年经三次改建,于1905年初冬正式竣工,这意味着张裕至少在1906年就已经实现了“在酒庄内装瓶”。1907年的《商务官报》曾记载:“即此酒窖一项,振勋(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别名)改图数次,始乃成功。而将成功时,各国工程师前来观者俱为诧异,竟谓中国人有此绝大本领焉。”

亮相国际舞台:早于纳帕谷61年

在世界葡萄酒历史上,1976年5月24日在巴黎洲际酒店举行的那场品酒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英国酒评家史蒂芬•史普瑞尔发起的美国葡萄酒与法国葡萄酒盲品对决中(白葡萄酒为纳帕谷对勃艮第,红酒为纳帕谷对波尔多,9名评委全部由法国人组成),白葡萄酒第一名(1973年份Chateau Montelena)和红酒第一名(1973年份Stag's Leap Wine Cellars)全部来自美国加州的纳帕谷,而不是法国的勃艮第和波尔多。目击这场品酒会的美国《时代周刊》记者乔治•泰博在《巴黎的判决:加州VS法国——革命性的1976年巴黎品酒会》一书中,称这场品酒会使人们第一次公开承认了“新世界”葡萄酒的地位。

而早在1915年的旧金山世博会,来自中国张裕的“红玫瑰葡萄酒”、“雷司令白葡萄酒”、“可雅白兰地”和“味美思”一举荣获4枚金质奖章,震动了世界。那时候的美国尚处于波本威士忌时代,纳帕谷还没有几家酒庄,直到1962年,49岁的罗伯特•蒙达维第一次去欧洲旅行回来后,才树立了这样的雄心壮志:“我想利用美国的技术、管理和营销经验,与‘旧世界’的传统及其酿酒艺术融合在一起。我们需要激情、信念和勇气,以及必要的研究、开发和新设备的投资。结合了这一切,我有信心在纳帕谷和加州最终酿造出与世界名酒比肩的葡萄酒。”

张裕品质原则:七分原料,三分工艺

2007年12月初,英国著名酒评家、《每日电讯报》葡萄酒专栏作家乔纳森•雷(Jonathan Ray)在张裕葡萄酒的欧洲进口商TXB公司总经理伦茨•摩塞尔(Lenz Moser)陪同下首次访问中国,在烟台张裕总部的品酒室,乔纳森•雷对6款张裕葡萄酒进行了长达3个半小时的品评,中国葡萄酒的品质令他惊叹不已。回到英国后,这位曾进入过白金汉宫皇家酒窖的著名酒评家在2008年1月18日的《每日电讯报》发表专栏文章《中国:下一个智利?》,文章写道:“没有理由认为中国人酿造不出好酒。他们有多种多样的Terroirs(风土),高品质的葡萄,来自欧洲的顾问和投资,先进的新设备。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获得成功的渴望。”

为了酿造出品质优异的葡萄酒,张裕坚持“七分原料,三分工艺”的品质原则,在全国的葡萄基地实施严格的原料质量分级体系,确定了“以糖计价、优质优价”的分类收购制度,将葡萄按糖度高低划分为三类,实行分类采收、分类收购、分类加工。据了解,有的高等级葡萄园每亩仅种266株葡萄树,每株只能产一瓶葡萄酒,甚至高于法国AOC法定产区标准。张裕公司总工程师李记明博士表示:“张裕主要立足国内优质产区资源,目前在全国的葡萄基地已达25万亩,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原料需求及消费者对不同风味的葡萄酒的消费需求。”

据李记明博士介绍,发酵完成后,张裕酿酒师团队还要对每个发酵罐的原酒品尝打分,定出不同的质量级别,分装在编号的橡木桶进行陈酿。为了实时监控,张裕还建立信息管理系统,为每个种植户、每块葡萄园、每个发酵罐建立信息档案,实现了全产业链信息化质量管理。同时,张裕国家级葡萄酒技术中心近三年来投入巨资购置检测设备,对葡萄原料、原酒及辅料进行多达50余项质量指标检测与控制,确保从葡萄到葡萄酒的品质保证。

从整个酿造环节来看,张裕所采用的气囊压榨系统、全自动发酵控温系统、法国进口橡木桶等酿造设备均为世界一流水平,很多新技术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率先使用的。当然,任何先进的酿造设备都无法替代酿酒师的经验和艺术悟性,而一家酒庄的酿酒技艺往往需要几代人的积淀、上百年的传承,这正是张裕作为中国唯一拥有百年历史的葡萄酒品牌的优势所在。

不必迷信洋酒

波尔多葡萄酒与烈酒博览会(Vinexpo)发布的调查报告预测,到2014年,中国的葡萄酒产量将达到1.264亿箱。Vinexpo主席沙维尔•德埃扎吉雷在伦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人消费的葡萄酒90%为本国生产。

国产葡萄酒占这么高的消费比例,这意味着什么?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国消费者对葡萄酒文化的逐渐了解,消费观念日趋成熟理性,性价比高的国产葡萄酒便会成为大家必然选择。与此同时,目前市场上泛滥成灾的“高仿拉菲”、“山寨版波尔多”也让消费者对洋酒失去信心,有人甚至估计,中国市场上的所谓“波尔多名庄酒”大约有波尔多葡萄酒年产量的三倍。另据《北京商报》2010年11月2日发表的《进口葡萄酒天价乱象揭秘》报道:“在法国,许多普通葡萄酒的价格也就3欧元(约合人民币28元)左右,销到国内就需要300元。”《深圳特区报》2011年4月25日又发表《小心“进口葡萄酒”》报道称:“一些并非是来自优质葡萄产区的酒,冒充名贵产区;也不乏无良酒商通过‘换标’等手段以次充好,毕竟绝大多数消费者不是葡萄酒行家,只能凭借酒标去了解,而酒标上所提供的年份、品种、产地等信息的真实性单凭消费者一己之力也很难求证。”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市场还出现过洋酒仿冒张裕葡萄酒的乱象,当时担任张裕酿酒师的原轻工业部高级工程师朱梅曾在1983年为烟台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撰写过一篇《张裕公司二三事》,文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青岛德商‘美最时洋行’(Melchers)的酒厂从市场上购买张裕公司的白葡萄酒,换瓶改标冒充德国葡萄酒,酒价倒比张裕的高三四倍。有消费者见到张裕公司的广告后,便在市场上买一瓶张裕白葡萄酒,和德国葡萄酒作了比较。发现虽然商标不同,但酒的味道却毫无差异,差异处只是酒的价格。他哪里知道,这所谓的‘德国葡萄酒’,实质是中国张裕葡萄酒。外商偷梁换柱谋暴利,国人崇洋者吃大亏。”

封面故事

Quality is root、Market is stem、Innovation is soul

百年张裕:质量是根、市场是茎、创新是魂

——专访张裕总经理周洪江

采访/《投资者报》记者 朱艺

“十一五”期间(2006年~2010年),张裕集团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从38亿元增长到103亿元,增长了171.05%;公司总资产从32.5亿元提高到67.7亿元,增长了108.3%。

张裕在公司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为投资者带来了丰厚回报。2010年张裕A实现利润总额19.3亿元,同比增长28.7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34亿元,同比增长27.22%;实现基本每股收益2.72元,同比增加27.1%。

《投资者报》记者曾在去年年底对张裕总经理周洪江进行专访,探讨了张裕高速发展的奥秘,文章刊登于2011年第1期《投资者报》。

记者:张裕这几年为什么取得了如此高速的发展?

周洪江:我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葡萄酒这个行业在中国增长很快,在接待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来访时,那些西方葡萄酒专家都跟我说,张裕非常幸运,因为你们在中国;二是我们企业的规模比较大,有一定的竞争优势,每年高于行业增长是我们的目标;三是因为我们拥有118年历史的张裕品牌。最近李克强副总理视察我们公司,对我们说,百年企业能发展到现在的不多,张裕很不容易,张裕要通过自主创新,把品牌做得更好。

记者:张裕在全球葡萄酒行业中的地位上升很快,从全球第十到第五位只用了两年时间,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周洪江:国际葡萄酒行业巨头前两名的年销售额都在20亿美元以上,我们还离得比较远。英国佳纳地亚调研公司(Canadean)的报告显示,张裕排在全球第五,但我们觉得按国际标准、劳动生产率和管理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此外,葡萄的原料质量对企业提升也起到决定性作用。以前我们的重心都在市场上,现在我们像抓市场一样抓原料、抓质量。我们现在的目标是5年内冲击第一阵营。

记者:为什么近些年张裕特别重视“酒庄”建设?

周洪江:“酒庄”(Chateau)是欧洲葡萄酒公司的关键成功要素,也是我们要学习和加强的。张裕既要把规模做大,同时也要做强。做大和做强并不一样,拉菲强不强?但拉菲一年就生产20万瓶;而我们去看过一家美国企业,发酵车间是40万吨产能,简直是一个化工厂,但它旗下却没有知名的品牌。

记者:有个统计数据,2010年一个季度的进口葡萄酒就有7万吨,这样算下来,一年的进口葡萄酒就相当于目前两个张裕的产能,你怎么看来自洋酒的竞争?

周洪江:洋酒进军中国说明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迅速,这也是张裕的发展机遇。全球的大品牌不是已经到了中国,就是在到中国的路上。他们的竞争能力,会对张裕产生一定的压力。张裕也在研究怎么面对竞争的问题,这要求张裕首先要注重产品质量、打造良好的品牌形象,成为世界优质葡萄酒的生产商;同时也要求张裕一定要把市场体系、营销体系建设好。

记者:但竞争的压力还是很大,对吗?

周洪江:竞争会带来进步。中国葡萄酒产业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跨入了西方国家用几千年才实现的现代葡萄酒时代。无论在葡萄酒酿造工艺、设备,还是产品类型、科学研究等方面,中国葡萄酒都已达到或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中国葡萄酒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今后的发展预期,也调动了全世界葡萄酒业人士的热情。

记者:面对激烈竞争有什么秘密“武器”?

周洪江:没有什么秘籍,打铁还需自身硬。百年品牌能延续到现在,质量是根、市场是茎、创新是魂,其中创新对现在的张裕更为重要。创新做不上去,就会拖后腿。而张裕的创新除了产品开发与营销层面的创新,更重要的是机制创新。不能只是广告、营销要做好,管理系统更要做好,人才要能上能下、能进能出。

记者:谈谈张裕的营销模式吧?

周洪江:我们是一家营销导向的公司,市场部很强大,一般的公司都有市场部,但张裕有几个市场部,不同的部门负责不同的产品系列。目前公司在全国分八大销售区域,公司每位副总经理都要兼任不同区域的管理,目的是让公司主要领导层都能了解一线的销售情况,对销售工作重视起来。此外,作为市场的领导者,张裕在对推动饮酒习惯上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在全国每年要做三四百场品酒体验会,目的就是培养人们饮用葡萄酒的习惯。

[责任编辑:刘延清] 标签:葡萄酒 世界 World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