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一大”进行时:会场发生了什么?

2011年06月28日 06:1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官君策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南湖的游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7月30日当夜被冲散会议后,有人建议前往外地开会,立即有人提议去嘉兴南湖,周佛海在回忆中将这个提议的事算在自己头上,当然也有其他站出来说是自己提议。

7月31日,惊魂未定的“一大”代表们乘坐早车匆匆离开了上海到达嘉兴。根据王会悟的回忆,到达后发生了这样一些事:

……第二天早上,共有代表十余人分两批去嘉兴……到嘉兴市已8点多钟,先到城市张家弄鸳鸯湖旅馆落脚,开了两个房间休息……雇了一条中号船,船费4元5角,中午饭一桌3元,连小费共花8只洋……(《亲历者忆--建党风云》,中央文献出版社)

王会悟这段回忆让人感觉有些奇怪,作为大会的总后勤,她竟在建国后还能记起雇船和吃饭的花费,精确到了几角钱,而一个记忆力如此惊人的人,偏偏记不起7月31日当天究竟有多少人去了嘉兴,只说十余人,按说,这些人去嘉兴的车票即便不是她负责买的,到了嘉兴后也应该是她这个当地人帮助接站安置的,为何她忘记了如此重要的一个数据?另外的,根据当时报纸的报道,王会悟似乎也将从8月1日开始的那场风灾遗忘了。

如果非要给事情一个解释的话,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答案:在嘉兴南湖那场一直开到深夜的会议上,除去马林与尼科尔斯基外,“一大”的代表也没有全员出席,陈公博是公认没有出席这次会议,而根据张国焘的回忆,在“一大”会议上,他认为何叔衡对马克思理论完全不懂,就将其中途撵走,这样一来,能够参加会议的“一大”代表,至多也就是十一人。

而王会悟这样选择性失忆,又或许在为某个重要人物掩盖什么。

“一大”会议为何无决议无记录?

中共“一大”究竟有无决议文件?答案是:有。但这份决议只是一份草案,并未公开发表,而且并非是在中俄两国的党史文件中发现的,相反,这份文件能保存下来,我们要感谢中途退场的陈公博。

在“一大”会议上,陈公博对张国焘极度不满,这种不满更多的不是对张国焘的专横跋扈,而是针对了张国焘处处秉承马林的意思办事。

7月30日当晚的会议,本已是“一大”的最后一次会议,即将讨论出“一大”的纲领和决议,在马林的监督和操控下,这本没有任何悬念。但是,一个巡捕的闯入,令会议突然中断,“一大”代表转战嘉兴南湖的时候,马林出于各种原因没有跟随,这样一来,就给了“一大”代表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

陈公博固然没有出席嘉兴南湖会议,但他将决议的草案带给了陈独秀。这份在“一大”会议上反复争吵无法表决的决议,在陈独秀看后也决定不将之发表,可见其中杀伤力有多厉害。

在“一大”几乎就是没有什么成果的情况下,马林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成绩,就是收走了会议记录,算是对上级有个起码的交代。但这种成绩并不能令共产国际满意,自然也没将会议记录保留。

至于“一大”的决议草案,陈公博在脱党后,将其附在自己的博士论文背后,成为一份参考文献,谁知沉寂数十年,才被中共党史学者发现,终于大白于天下。(《羊城晚报》2011年6月11日)

“一大”会议上的争论核心焦点,就是是否跟随共产国际的指示行动,陈独秀对此事极为反感,并在返回上海后曾拒绝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合作,但是,以当时中共的实力,还无法与庞然大物一般的共产国际对峙,很快,陈独秀一败涂地,不得不与马林合作,他在“一大”后的坚持也随之成为泡影。

如此一来,“一大”会议后绝无可能出现公开表决了中共纲领后,共同高唱《国际歌》的场面。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一大 中共 陈公博 张国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