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现代学者对张謇的评价: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

2012年04月06日 16:55
来源:南通工学院学报 作者:周月思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1995年8月在南京召开的第二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对张謇的评价已上升为杰出的中国现代化事业的开拓者,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先行者之一。

本文摘自:《南通工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3年01期 ,作者:周月思,原题:对张謇历史定位问题的思考

1987年到2000年的三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和南通的纪念会的论文和有关讲话,比较集中地反映了近20年来张謇研究的成果,如果对这四次会议的研究成果从范围和深度上作些比较的话,可以发现又各具有不同的特点,总趋势是沿着由浅入深的轨迹发展的。

1987年8月在南京召开的第一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和1993年在南通召开的纪念会,还主要把张謇作为资产阶级实业家、教育家和社会改革家进行研究。这样做并没有错,而且是必要的,因为这些都是张謇以其毕生精力所从事的创新事业的主要内容。

再说,对历史人物特别是其活动涉及诸多领域人物的研究,总有个从点到面、从局部到全局、从具体到概括抽象的发展过程,因而也是符合研究工作由浅入深的发展规律的。但是,如果对张謇的研究仅仅停留在把他作为一般的实业家、教育家进行论析,是不可能反映他全部活动的特点的,也就无法对他的历史作用作出总体评价,因为这些具体领域的活动,只是张謇全部活动的一个侧面,又都是服从于他全面改造旧制度这个总目标的,因而也就难以对张謇作出准确的历史定位。

1995年8月在南京召开的第二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对张謇的评价已上升为杰出的中国现代化事业的开拓者,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先行者之一。这一评价概括了张謇全部社会事业的实际,反映了他对旧制度进行资本主义改造的高度,既不否定他在办现代实业、教育等具体业绩,又恰如其分地把这些事业视作他实现现代化的具体途径,达到了局部与全局的统一,从而也就把张謇与一般意义上的资产阶级实业家、教育家区别了开来,这无疑是张謇研究的一大进步。

2000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对第二届研讨会上提出的“中国现代化事业的开拓者”的观点又有了深化,认为“张謇可以称得上是一位‘中国早期现代化的前驱’,值得以此为主题进行深入全面的研究,力求给张謇以实事求是的评价和应有的社会地位。”并对这一观点提出了“顺应和推动中国早期现代化的启动”、“提出了不少具有现代化意义的思想创见”、“做了许多开创性的现代化事业”、“在中国早期现代化过程中处于先导的地位”和“较好地实现了中国早期现代化转型特点”等论据。

在这届研讨会上,还有学者提出了“儒商”的新概念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从论者的说明和解释来看,所谓“儒商”就是以儒经商;张謇高中状元后,本来也有可能走向宦途显赫,但他却淡泊仕途,毅然返回故里,把一生奉献给实业、教育与其他革新事业,是对儒家传统的扬弃,首先表现在放弃“学而优而仕”的官本位思想,从民间事业入手,谋求国家的复兴,以一个具有状元的崇高地位的在藉绅士,从事现代商业活动,是儒家精神和商业实践的高度结合。

还特别指出:我们在这里说的儒家精神,是一种对国家、民族和社会负责的精神,也就是一种社会主义的,而非个人主义的传统。他们以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为了民族的复兴,而从事现代化的努力。由此可见,所谓“儒商”,就是指出于振兴国家民族的责任感,扬弃了儒家官本位传统,积极投身于现代化农工商等经济活动和教育文化等社会事业的儒者。

从张謇的经历来看,他确是通过科举入仕的儒者,后来为了民族的复兴而辞官从商,并毕其一生从事于现代化事业的开拓,是符合“儒商”的概念的。问题在于“儒商”这一提法能否切合张謇全部社会事业的实际?能否准确反映张謇历史评价的整体特点?对此,我有如下几点疑问:

第一,“儒商”的标准如何界定?张謇生活的时代是个重士轻商的时代,弃官从商的儒者肯定是极少数。论者既称张謇是清末民初那一代儒商中的出类拔萃者,就已肯定这类儒者已构成一个群体,并非个别少数人。那么按上述标准来衡量,除张謇外还有哪些具体人物可以列入?如张之洞,他也办了许多具有全国影响的现代化企业,但史学界已把他界定为“洋务派官僚”。如果因为他是个大官,又没有弃官下海,因此不能列为儒商的话,那么盛宣怀呢?他也是儒者出身,先当了官,后从商办了许多现代化事业,不同的只是他仍保留有官的身份,史学界曾把他界定为近代买办官僚,如按“儒商”的标准来对照,我们该称他为“儒商”还是“官商”?又如在弃官从商的儒者中,不乏主观目的主要是为了个人敛财聚富,但客观上却有利于民族经济的发展,对国家的进步有一定贡献,我们又该称之为什么?

第二,名与实如何统一?“儒商”中的“商”字,顾名思义应是指商业,正如论者所称的以一个具有状元的崇高地位在藉绅士,从事现代商业活动,“以儒经商”。但即使完全跳出字面含义的束缚,把教育文化事业也包含在内,也还是难以全面概括张謇为了振兴国家、图存救亡的政治目标而对旧制度进行全面改造的特点。

第三,能否说张謇已完全扬弃了官本位?称张謇为儒商,就是说他已扬弃了儒家官本位传统,已“下海”经商和从事其它社会事业,不再是个官了。但从张謇的实际经历来看,且不谈五四前后他所兼挂的许多带荣誉性的社会职衔,就是从1895年开始创办大生纱厂、走上办实业的道路之后,先是在二十世纪初倡导君主立宪运动,担任过江苏省咨议局议长;民国初年又先后担任过南京临时政府的实业总长和北洋政府的农工商部长,还兼任过全国水利局总裁等职务,可以说他一直具有官的身份和地位,从未与官本位真正隔绝过。也正因为张謇一直拥有这种特殊的政治身份和社会地位,才使他能广泛结交各级军政界要员,周旋于官场,还能径入清廷对摄政王载沣“进最后之忠告”;当他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困难时,也可以争取到官府的一定支助;也才有可能为他所创办的企业申请到一定的垄断权。如果张謇仅是一个与官本位无涉的商人,以上这一切是根本无法办到的,何况他办大生纱厂从商之始,还是出于张之洞的授命。当然,张謇开始投身实业后又当过官,又一直与官场打交道,目的是为其政治斗争和社会事业服务的,与一般的官员是有所区别,但称他已扬弃了官本位,好像已与官无涉,仍令人感到很勉强,与实际并不完全相符。

第四,如何反映张謇在政治方面所作的斗争?张謇的全部活动,既有经济、教育文化、社会公益等社会性事业,又有为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为争取社会进步坚决反对封建专制统治的政治方面的斗争,从而构成张謇爱国主义思想所特有的丰富内涵。“儒商”一词和“张謇是儒商”的提法,既难以概括张謇全部社会性事业的活动,又无法反映他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政治斗争,因此,需要作进一步探究。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张謇 评价 改革 开放 先行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