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46年中共为何反对国民政府堵花园口使黄河归故道?

2013年05月26日 09: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刘海永

核心提示:周恩来用大量事实揭露了国民党把黄河作为战争工具的阴谋,重申了“先复堤,后堵口”的原则立场。

本文摘自:《北京青年报》2013年5月24日第C2版,作者:刘海永,原题:《红洋楼国共黄河归故谈判见证地》

开封红洋楼

典雅红洋楼,独立斜阳风姿秀。屹立近百年,沧海桑田,历史风云变幻,不变的是它的容颜。小楼历经变迁,从私人公寓到办公用房,历经风雨几十年,每一片砖瓦,仿佛都在述说着它的尊严。小楼亲历历史,在国共“黄河归故”谈判中,见证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开封的红洋楼位于陇海铁路南侧的民生街。2013年5月红洋楼作为国共“黄河归故”谈判旧址,入围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红洋楼由当时北京邮政总局拨款,1917年为河南邮务管理局邮务长及会计长居住、办公而兴建的两座小楼。东红洋楼系当时邮务长阿良西(英国人)公寓,规格高于西红洋楼。东红洋楼地下一层,地上两层,楼后有六间附属用房及小院,其建筑为18世纪巴洛克式建筑,红机瓦、坡屋面、红砖清水墙,白灰勾缝及局部水泥拉毛外装修,木地板、木楼梯、水卫厨厕齐全,木制门窗。外装修以红色为主调,装饰细腻,做工考究,造型随平面功能而变化。外廊及阳台栏杆为西方花瓶式竖柱邻列,为典型的西洋公寓。东红洋楼在抗战胜利后为联合国救济总署所在地。

以水代军故伎重施

1938年6月9日蒋介石为了掩护其军队撤退,以“遏止日军西犯”为由,密令炸开了郑州以北花园口黄河大堤,利用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虽然暂时阻挡了日军西进,但却使广大百姓遭殃。

从1938年到1946年,黄河故道堤防受战争和自然的破坏,堤垅残破不堪,险工毁坏殆尽。同时,黄河下游沿岸广大地区是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发展起来的冀鲁豫和山东渤海解放区。沿岸40万军民,在黄河滩上开辟了田地,建筑了村庄。在堤防未及修复的情况下,黄河水如果突然回归故道,势必决堤泛滥,下游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国民党政府单方面决定堵复花园口的决堤口门,企图在解放区没有修复堤防工程的情况下,制造新的黄泛区。让黄河水回归故道,实质是把地处黄河下游地区的冀鲁豫解放区一分为二,以实现蒋介石宣称的“可抵四十万大军”的黄河战略。

共产党以大局为重,同意和支持堵口归故,但不同意国民党政府在下游未复堤整堤,即先堵口后放水的行动。

1946年1月中旬,国民党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派人和美籍顾问塔德勘察黄河故道。2月,国民党政府即成立了黄河堵口复堤工程局,全力筹划和推进堵口工程,并声言汛前合龙,使黄河回归故道。国民党政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于3月1日在花园口开始打桩,动工堵口。

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3月3日国民党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赵守钰前往新乡,会晤了正在举行军事调处的周恩来、马歇尔、张治中,商洽了有关黄河堵口复堤问题,决定各方面派出代表谈判,以求得合理解决。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派出代表,自冀鲁豫解放区到达开封。此后一年多中,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为一方,以国民党政府所属水利部门及“行政院救济总署”(以下简称行总)为另一方,并有“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分署”(以下简称联总)参加,进行了多次谈判。

艰难谈判一波三折

1946年3月23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代表晁哲甫、贾心斋、赵明甫等在开封与国民党政府代表商谈堵口复堤问题,4月7日达成《开封协议》。商定堵口复堤可同时进行,但花园口合龙日期要等共同查勘下游河道、堤防情形之后作决定,并经协商达成《菏泽协议》。

4月17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出“黄河堵口复堤决定两月内同时完成”的消息。20日,国民党《中央日报》发表消息称:“倘黄河汛前不克全部完成堵口工程,(国民党)政府方面实不能负全责。”对国民党政府违反《菏泽协议》提前堵口的行为,5月10日,中共中央发言人也指出:“坚决反对国民党政府此种蓄意淹我解放区的恶毒计划,要求国内外人士主持正义,制止花园口堵门工程,彻底实行《菏泽协议》。”

堵口谈判在开封已无解决的可能,解放区派赵明甫、王笑一同联总河南区主任范海宁前往南京,与周恩来一起和国民党政府水利委员会、黄委会、联总、行总等代表进行了谈判,先后达成了《南京协议》、周恩来同塔德的《六点口头协议》,以及马歇尔、薛笃弼、周恩来三人对执行协议的“保证”。

6月下旬,内战全面爆发。国民党对堵复花园口更加迫不及待。在向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前三天,他们不顾历次黄河谈判成果,悍然撕毁《南京协议》,单方决定于6月23日花园口堵口工程抛石合龙。由于石料不足,加上黄河水涨,花园口违约堵口,除了遭到解放区人民的强烈反对外还有技术上的困难,以失败而告终。

东红洋楼亲历谈判

1946年7月18日至22日,周恩来在上海分别同国民党政府和联总的代表进行谈判。谈判到黄河下游解放区粮食分配及救济问题上,周总理提出:关于具体数字的分配,我要亲自到开封去,听一听冀鲁豫解放区政府的意见,再行商定。

周恩来在上海出席黄河堵口工程联席会议谈判的间隙,为了深入了解实际情况,于7月19日他从上海飞抵开封,以便研究对策。还没有来得及稍事休息,他就决定立即乘车到郑州花园口去。

傍晚回到开封后,周恩来派车把冀鲁豫行署领导张玺和段君毅由菏泽接到开封研究黄河堵口问题。冀鲁豫边区行署主任段君毅和区黄委会主任王化云等同志,听说周恩来要接见他们,都异常兴奋。大家急忙更换行装,连夜乘车,在7月20日黎明时分,赶到了开封红洋楼。向周恩来汇报了关于黄河复堤、应得工款、工粮及交通运输等方面的情况。周恩来同国民党在开封谈判黄河改道时,一直下榻东面的红洋楼,周总理在这里度过了日日夜夜,和国民党进行着尖锐、复杂地斗争。

7月20日,周恩来出席了在开封城隍庙街国民党黄委会举行的黄河归故问题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解放区代表、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及开封黄河水利委员会的代表,还有联总、行总的代表。赵守钰和塔德发言后,周恩来用大量事实揭露了国民党把黄河作为战争工具的阴谋,重申了“先复堤,后堵口”的原则立场。在场的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的记者,在发出的专稿中,也不得不承认,周恩来是“气宇轩昂的人物”,回答问题“是深刻的”。

7月21日,周恩来飞回上海。22日,周恩来在上海与联总、行总签署了关于黄河问题的《协定备忘录》(又称上海协定),国民党当局承诺为解放区黄河复堤工程支付60亿元工料费,提供复堤器材和8600吨面粉,发放受灾黄河两岸人民228亿元安置救济费,堵口工程延期。

红洋楼见证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周恩来 花园口 故道 谈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