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慰安妇:天天被许多日本兵玩弄 累得两眼发黑

2012年09月30日 11:01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陈庆港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在加来,我们住在木板做成的房子里,天天都有许多日本兵来玩弄,经常累得两眼发黑,呕吐,但又不敢挣扎,只能咬紧牙,忍。

本文摘自《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  作者:陈庆港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林爱兰:我是到邻村走亲戚回来的路上,遇上日本兵的,当时我连躲也来不及躲,日本兵就把我抓去了。

当时,我18岁,是1943年2月。那天和我一起被抓去的有4个人。

在村里,没有人知道她“林爱兰”这个真正的名字,人们都叫她阿黄。

林爱兰家住在村子的边上,三间平房:中间堂屋,左间灶屋,右间卧室;林爱兰住卧室,女儿林宝香的床铺在堂屋。虽然在村里住了许多年,但村里的人都不太了解林爱兰,林爱兰平时也和村里的人少有往来。这几年林爱兰的腿不能走动了,和村里人的往来就更少。村里的人们觉得阿黄是个沉默孤僻而又琢磨不透的老太太。

见到林爱兰时,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根据她现在的轮廓去复原年轻时她的模样,林爱兰的个子很高,即使现在80岁了她的身材依然挺直,一双大眼睛,长圆的脸型,皮肤白皙……我想像得出年轻时的林爱兰是个非常漂亮动人的女人,并确定这样的美丽女人在那样一段虎狼年月里必定有着的逃不脱的凄凉命运。

和林爱兰一起生活的是她的女儿林宝香。林宝香今年只有16岁,刚刚在乡初级中学毕业。林宝香没有上高中,一是因为家里没有钱,另外也因为妈妈的岁数大了,身体又不好,需要人照顾。考高中的时候林宝香没有去临高县城参加考试,她说怕考上了又不去上,伤心会厉害一些,所以干脆就没去考。

林宝香不是林爱兰的亲生女儿,林宝香是16年前林爱兰在乡医院里拣来的。林爱兰自己不能生孩子。

16岁的林宝香是个漂亮而且又懂事的孩子,她说自己小时候很奇怪别人的妈妈都年轻,而自己的妈妈怎么就会这么老,就常常问妈妈这是为什么?后来懂事了,就不问了。

因为早年身体受过伤害,现在林爱兰已经不能走路了,她在房间里挪来挪去全靠一把椅子,身体坐在椅子上,双手抓住椅面左摇一下再右晃一下地一点点动。上床和下床以及过门槛,就都得靠林宝香抱过来再抱过去了。林宝香的个子很小,而林爱兰的个头又大,所以每次林宝香挪动林爱兰的时候,都要使出全身的力。

林爱兰和林宝香母女俩现在靠政府每月补助的108元钱生活,要省吃俭用才够。

林爱兰几乎从来都不向人说起自己的过去,她60多年前的那段经历女儿林宝香也并不太清楚,林宝香只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妈妈林爱兰的这一生似乎很坎坷。

林爱兰开口讲自己的那段经历的时候,林宝香正在灶前忙着做饭,灶屋的顶上缺了瓦片,阳光从没有瓦片遮盖的洞口直射下来,照在灶台上金属的盆勺上,发着炫目的光,林宝香就在这光里来回地穿行忙碌着。在淘好了粮食,烧好了水之后,林宝香在灶前,在那束天光下,端着盆小心地站在那望着堂屋正在讲话的母亲。林爱兰讲话的声音并不大,林宝香或许听不清母亲的话,但她就站在那,她一定觉得母亲的神情和往常有很大的变化。

直到林爱兰用手去擦眼角时,林宝香终于从灶屋里走过来,她用胳膊搂住母亲,然后就蹲在母亲林爱兰的腿旁。

林爱兰:日本兵把我带到兵营里,兵营里这时已经有许多姑娘被抓来了,都是附近村里的。日本兵把我们分成两组,我和几个姑娘先被带到了一个住处,另一组的姑娘就不知道被他们带到了哪里。

晚上我们就睡在地铺上,每人有一条毯子。当天半夜,就冲进来一群日本兵,他们横冲直撞,把我们按在地铺上,剥去衣服就强奸。我就紧紧抓住裤带不放,一个日本兵就举起军刀要砍我的手,我只好放开了手,另一个日本兵趁机就剥下了我的裤子。后来,我还是反抗,一个日本兵就用什么东西戳穿了我的大腿,我疼得昏了过去。

第二天,我被姐妹救醒,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着,就痛哭了一场。

被抓去几十天以后,有一天我和另外两姐妹找准了空,就逃了出来。可是哪里能逃得了啊,不到一天,又被他们从家里抓了回去,抓我的时候,母亲就被日本兵活活打死了……我害了母亲。抓回去后,日本人就打我们,把我们吊到房顶上用棍打,往死里打啊!

这次被抓去后,我就被送到了加来。当时日本人正在加来修建机场。

加来位于海南临高县南部,是海南岛西部的交通要冲。日军当年为了维持其在海南的统治,从1940年开始,便在加来修建飞机场。据相关资料的不完全统计,从1940年至1945年8月5年多时间,日军在建加来飞机场过程中,死亡劳工近一万人。当年掩埋劳工尸体的地方,现在有一处“万人坑”旧址。

当年日军在加来霸占了当地居民孙帮光家的房子,开设了慰安所。他们把一批批当地妇女抓到慰安所里充当慰安妇,后来有许多慰安妇遭残杀。

林爱兰:那时,日本人抓了很多人去加来,被抓来的人在加来当牛做马,白天干的是牛活,晚上住在烂草棚里,四周还围着铁丝网,出不去,也进不来,连大小便都只能在自己住的棚子边。

修加来机场时,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也说不清楚,有病死的,有饿死的,也有累死的。

在加来,我们住在木板做成的房子里,天天都有许多日本兵来玩弄,经常累得两眼发黑,呕吐,但又不敢挣扎,只能咬紧牙,忍。

这些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我是在日本人投降后才自由的。来到这个村里时,我改了名字。

和我一起被抓的姐妹都已经死光了。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林爱兰 日本兵 兵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