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揭秘:第一部《鲁迅全集》为何问世于日本?

2012年07月17日 15:46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薛林荣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从时势方面看,其时的日本正走向侵略扩张之路,国家话语非常强势,而其时的中国,山雨欲来风满楼,社会动荡,文化破碎,国共两党水火不容,而倭寇已然大举入侵,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从文化氛围方面看,鲁迅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日本非常重视研究鲁迅。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07-21第7版,作者:薛林荣,原题:第一部《鲁迅全集》问世于日本

出版《鲁迅全集》始终是中国现代文学出版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话题之一。普遍的概念中,最早的《鲁迅全集》是1938年7月由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编辑、上海复社出版的。其实早在此前的1937年8月,日本改造社就已经出版了七卷本《大鲁迅全集》,比上海复社出版的《鲁迅全集》早了近一年时间。

《大鲁迅全集》的出版是日本改造社社长山本实彦一手策划并功成的。

山本实彦(1885-1952),日本改造社创办人、社长,曾为《改造》杂志多次向鲁迅约稿。《鲁迅日记》中,山本实彦共出现过三次:1934年1月8日,“得山本实彦信片”,此为交往之始。1936年2月11日,“午内山君邀往新月亭食鹌鹑,同席为山本实彦君”。山本实彦是明治时期的新闻记者,对中国的文化现象特别是左翼文化现象非常关注,认为中日两国“交换彼此的创作”很有必要。在内山完造的介绍下,山本实彦得以结识鲁迅,此次饭局是为介绍中国左翼作家作品事。鲁迅席间支持山本实彦向日本介绍一些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并亲自编选了萧军的《草》。因有病在身,此后鲁迅委托胡风编选了彭柏山的《崖边》、周文的《父子之间》、欧阳山的《明镜》、艾芜的《山峡中》和沙门的《老人》等左翼青年作家的短篇小说,由其时因受政治迫害到上海避难的原日本普罗作家同盟书记长鹿地亘译成日文。鲁迅作《〈中国杰出小说〉小引》,当年6月起,这批短篇小说由《改造》杂志连载,在日本产生了重要影响。这是鲁迅与山本实彦及其改造社的第一次合作。1936年2月24日,“午山本实彦君赠烟卷十二合,并邀至新亚午餐,同席九人”。礼尚往来,鲁迅与山本实彦的交往逐渐密切起来。

介绍完“中国杰出小说”后,山本实彦又通过内山完造向鲁迅表示,希望在日本出版《鲁迅杂感选集》。鲁迅应允之,仍交胡风选编,请鹿地亘翻译。胡风夫人梅志在其《胡风传》中记述,有一次他们去鲁迅家,鲁迅给胡风送了一双日本生产的拖鞋,胡风穿上正合适。梅志记述:“先生大概是因为你(指胡风)帮鹿地亘校译他的著作太辛苦了,让你穿双舒服的拖鞋吧。胡风说,也可能有这意思吧。”

鲁迅杂文有着独特的语言风格和特殊的背景,翻译工作十分辛苦。为感谢胡风帮忙翻译自己的著作而送给他一双拖鞋,亦不失为现代文坛一段佳话。据梅志回忆,当时胡风每隔一两天就要到鹿地亘家共商翻译事宜。在这一过程中,鹿地亘与鲁迅接触亦渐多。1936年10月4日,鹿地亘偕夫人池田幸子一道拜访鲁迅,鲁迅携全家邀请他们到上海大戏院看了一场苏联电影《冰天雪地》。时鲁迅沉疴日久,病入膏肓,距逝世只有半月时间,如此兴致实在难得。

胡风和鹿地亘翻译《鲁迅杂感选集》的工作尚未完成,10月19日凌晨,鲁迅与世长辞。胡风与鹿地亘是当时最早赴鲁迅寓所的吊唁者之一。鲁迅逝世的消息传到日本后,各大新闻媒体在显著位置予以报道和哀悼。敏锐的山本实彦即通过改造社理事会议,提出调整拟出版《鲁迅杂感选集》的计划,改为出版七卷本《大鲁迅全集》。《大鲁迅全集》的书名是山本实彦拟定的,体现了他一贯的文化风格。一方面,山本实彦想以此显示鲁迅在国际文坛的地位,认为不这样不足以纪念大文豪鲁迅。另一方面,笔者认为,也体现了山本实彦文化经营方面的理念。因为早在1932年11月,井上红梅翻译的《鲁迅全集》即由改造社出版,虽名为“全集”,但其内容仅收入了《呐喊》、《彷徨》两部小说集的作品,卷末附有《鲁迅年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集”,只可看做是《呐喊》、《彷徨》的全译本,并且书出版后曾经鲁迅过目,鲁迅认为其中误译惊人,因此并不满意。显然,山本实彦定书名为《大鲁迅全集》,也有区别于井上红梅译《鲁迅全集》的意思,就图书营销和文化攻略而言,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是《大鲁迅全集》,那么,原先出版《鲁迅杂感选集》的思路就要作根本性调整。改造社早就拥有许多非常关心中国问题和中国文学的编辑,为了这一宏大工程,他们还聘请了当时日本一流的鲁迅研究专家增田涉、井上红梅、松枝茂夫、鹿地亘、山上正义、日高清磨嵯、佐藤春夫、小田岳夫等参与翻译编辑工作,同时聘请茅盾、许广平、胡风、内山完造等为顾问。1937年8月6日《胡风家书》记:“到今天上午,才把全集的工作弄完,人算是轻松了许多。计算一下,从去年十一月起,九个月中间,我把五分之二的精力和时间花在了这件工作上面。”其时胡风协助鹿地亘翻译全集的杂文部分。在原鹿地亘翻译作品的基础上,《大鲁迅全集》作了大规模扩容,基本收录了当时已经出版的全部鲁迅作品。

全集还没有出版,山本实彦便开始进行广泛的宣传造势,还请郁达夫撰写了推荐语。1936年冬,郁达夫赴日为福建省政府采购印刷机,并应日本社团及学校邀请去东京讲演,其间山本实彦请郁达夫为日本版的《大鲁迅全集》撰写推荐语,其实就是广告词。郁达夫和鲁迅交谊至深,感情至洽,他对《大鲁迅全集》的介绍自然最能打动读者。郁达夫撰写的日文广告词翻译过来如下:“如问中国自有新文化运动以来,谁最伟大?谁最能代表这个时代?我将毫不踌躇的回答是鲁迅。鲁迅的小说,比之中国几千年来所有这方面的杰作,更高一步。至于他的随笔杂感,更是提供了前不见古人,而后人绝不能追随的风格,首先其特色为观察之深刻,谈锋之犀利,比喻之巧妙,文笔之简洁,又因飘逸几分幽默的气氛,就难怪读者会感到一种即使喝毒酒也不怕死似的凄厉风味,当我们见到局部的时候,他见到的却是全面。当我们热衷去掌握现实时,他已经掌握了古今和未来。要了解中国全面的民族精神,除了读《鲁迅全集》以外,别无捷径。”

在日本,郁达夫的名气很大,他的推荐语极有号召力。日本研究鲁迅和中国文学的专家增田涉说:“郁氏的日文更是极为出色,《大鲁迅全集》的宣传小册子的推荐文就是请他执的笔,文章中掺杂着不少平假名,表现出一种令人惊叹的记忆力,即使是会写日文的中国人,像鲁迅等人,他们也都是用片假名来写日文,用平假名来写日文,如果不是在日本有过相当时间的一段生活经验,并且日文相当熟练的话,那是做不到的。”

1937年2月,《大鲁迅全集》开始在日本陆续出版面世,8月全部刊印结束。这套全集规模大、价值高,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鲁迅全集》。全集共七卷,三十二开精装,黑色封面,封面上部有凸版鲁迅头像,书脊烫银字,装帧极精美奢华,是中国现代文学在日本翻译出版的一个里程碑,出版后一纸风行,当前已成为坊间难得一睹真容的珍稀版本。2009年,孔夫子旧书网曾出现一套《大鲁迅全集》,甫上架便以1.2万人民币高价售出。时至今日,更有居货者喊出了《大鲁迅全集》一套15万人民币的天价。

鲁迅的全集首先在日本而不是在国内出版,有时势和文化氛围方面的必然性。从时势方面看,其时的日本正走向侵略扩张之路,国家话语非常强势,而其时的中国,山雨欲来风满楼,社会动荡,文化破碎,国共两党水火不容,而倭寇已然大举入侵,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从文化氛围方面看,鲁迅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日本非常重视研究鲁迅。1931年,尾崎秀实撰文称鲁迅不仅是声名卓著的作家,而且是“左联的泰斗”。山上正义称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主流的唯一代表者”。1932年,增田涉在《鲁迅传》中称赞鲁迅为“中国文艺界庞然的斯芬克斯”(具有魅力的巨人之意)。“鲁迅”二字在日本的影响丝毫不逊于国内,日本出版界对其作品的追逐,自然会不遗余力。反观国内出版界,虽然不甘人后,但无法及时给予鲁迅作品应有的礼遇。

意味深长的是,日本改造社出齐《大鲁迅全集》之时,恰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之始。改造社出版了《大鲁迅全集》近一年后,上海复社才在国难当头之际姗姗出版了国内第一部《鲁迅全集》。和上海复社这样一家“地下”和“民间”的出版机构相比,改造社可谓是日本一家纯金足赤的出版机构。两个民族对待同一个作家,无论认识程度和反应速度,都有明显差距。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第一部 鲁迅全集 问世 日本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