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贩卖鸦片:上海青帮转型成近代黑社会的标志

2011年06月07日 10:24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秦宝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三鑫公司的组建,实际上是帮会和烟帮争夺上海鸦片的贩运权而被迫达成某种妥协的产物,是青帮三大亨集团形成和上海青帮向黑社会蜕变的重要标志。

本文摘自《江湖300年:从帮会到黑社会》 作者:秦宝琦 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世纪二三十年代,黄金荣既是法租界的督察长,又是青帮的“老头子”,表面上他是代表警方维持社会秩序,实际上却是有组织犯罪团伙的首领,成为典型的黑社会“老大”。他利用黑白两道的地位,不仅大肆从事鸦片走私,经营赌场、妓院,而且也经营合法工商业、金融业,并且把触角伸入演艺界。所以,30年代的上海青帮,已经逐渐完成了从帮会向黑社会的蜕变。上海青帮从帮会到黑社会的蜕变,在经济方面表现为从一般黑色活动发展为大规模的“黑色事业”。

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人从一般帮会头目到青帮三大亨,从一般帮会非法活动,到从事黑色事业,在经济上的标志,就是从抢劫烟土到组建“三鑫公司”。三鑫公司的组建,实际上是帮会和烟帮争夺上海鸦片的贩运权而被迫达成某种妥协的产物,是青帮三大亨集团形成和上海青帮向黑社会蜕变的重要标志。

宣统元年(1909),清朝当局与英、法两国驻上海领事签订了禁烟条约,上海的英、法租界当局宣布在租界内实施禁烟。这实际上乃是个大骗局,表面上关闭了一些烟馆,但是又成立了“洋药公司”,使得鸦片的经营合法化、垄断化,租界当局从“洋药”即鸦片的税收中获得巨大利益。原来的烟馆名义上关闭,实际上仍在暗中继续出售鸦片。这样,在20世纪初,上海的鸦片走私活动仍异常活跃,为了获得暴利,烟贩们冒险贩运、倒卖烟土,并且发展成许多贩卖外国烟土的大烟商,如郭子彬经营的“郭鸿泰土行”、郑四太爷经营的“郑洽记土行”等。这些大烟土商行,都集中在公共租界(英租界)境内,形成著名的“潮州烟帮”和“大浦烟帮”。

由于贩卖烟土可以获得高达3倍至4倍的暴利,所以,受到帮会分子的觊觎,希望从中分得一杯羹。黄金荣于是和妻子林桂生商量,用抢劫的办法获得烟土。他派手下的徒弟们,在租界的交界处进行抢劫,然后逃入法租界,英国巡捕和华捕都不能进入法租界,被抢者因为是非法经营,也不敢在英租界报案。

抢劫的手法,第一种是所谓“抄把子”,也就是警匪合作,警察、巡捕以查抄烟土为名,搜查烟商的烟土,将部分上缴,其余部分私吞。有一次黄金荣侦察到江苏一位米商购买到10包烟土,准备从徐家汇返回家乡,于是派徐福生和一名华捕到徐家汇路上等候。当该商人到达后,二人立即从行李内搜出10包烟土,便要以走私烟土的罪名将他拘捕。商人十分害怕,慌忙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他们,并连连求饶,徐福生等人私分了钱,把8包烟土送到黄金荣家,其余两包交给巡捕房。

第二种是所谓“硬爬”,也就是拦路抢劫。他们事先在烟商经过的地方埋伏若干人,待其到达时,突然前去抢劫烟商携带的烟土。当时,有个名叫蔡乃煌的禁烟员,和广东、江西、江苏等地的烟商勾结在一起,以调查、转运为名,频繁地从各地往上海私运鸦片,以获取暴利。黄金荣查出此线索,便派遣他的弟子,拦路抢劫他们的烟土,或软硬兼施,迫使他们上当,使得蔡乃煌和烟贩们获得的暴利,相当一部分落入了黄金荣的手中。

杜月笙在投入黄门之后,最初就是带领十六铺和南市的流氓们进行抢劫烟客的勾当。杜月笙看到华界里那些有钱的烟客,每天都到法租界来购买烟土,于是就指挥他的弟兄们在两地的交界处等候,当烟客购买烟土后从法租界出来进入华界时,立即上前抢劫,然后又迅速跑回法租界。被抢烟客既不敢向华界警方报案,也不敢向法租界巡捕房报案,只能自认倒霉。第三种是所谓“套箱”。鉴于贩卖烟土在当时表面上属于违法,所以烟土行一般都把烟土装在煤油桶里伪装起来,抢劫者则乘坐马车,事先准备好木头匣子埋伏在预定地点,待运送烟土的人到达时,抢劫者突然快速上前,用木匣子套住煤油桶,搬上车子快速离去。

黄金荣也往往直接抢劫轮船上的走私鸦片,这就是利用其弟子中在上海码头的所谓“水老虫”。因为黄浦江水浅,轮船无法靠近码头,同时也为了逃避关卡的盘查,必须用小划子把鸦片一箱箱运到陆地。“水老虫”便趁机把小划子弄翻,然后把鸦片捞起抢走。

大量烟土被抢劫,严重影响了租界当局的收入,法租界的巡捕房便让黄金荣设法破案。然而无论是陆上的流氓瘪三,还是那些海上的“水老虫”,都是黄金荣的徒子徒孙,黄金荣只好拖延应付。然而,这终非长久之计,于是就和杜月笙、张啸林等商量,成立了“三鑫公司”,像保险公司那样,对外国走私鸦片的轮船收保险费。凡经过三鑫公司保险后,如果被盗,由公司赔偿。保险费是鸦片价值的10%。这些保险费,每月收入可达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保险费的收据不仅由公司盖上条戳,而且还有法租界巡捕房的收条。由于黄金荣是法租界巡捕房的督察长,不便公开出面,只充当后台老板,由杜月笙任公司经理,张啸林和范回春任副经理。

三鑫公司的运作方式带有典型的黑社会特点。鸦片的押运,是由法租界治安当局以武力进行。黄金荣派出巡捕房几百名安南巡捕押运鸦片,并且出动警车巡逻开道,声势浩大,鸦片从起运到入库房,都有严密的保护措施。公司除了包销法国军队的鸦片外,还包销部分土商的鸦片,然后再由公司把鸦片批发给租界里的烟馆经销。公司利用自己的特权,向各个烟馆收取烟枪执照费,发现有隐瞒者,则进行罚款,甚至吊销执照。

1923年,三鑫公司达到了鼎盛时期。《字林西报》报道说:“近来私运之范围渐大,每月吴淞一处上岸之土,在一千箱以上,每箱平均二千八百盎司,每盎司该机关收费一元,每箱二千八百元,每月收入,有二百二十五万元,或一年三千万元之多。”以黄金荣为首的三鑫公司从鸦片的提运中获得了难以估计的好处,而且与外国帝国主义和中国军阀勾结在一起,建立起极为密切的关系。

黄金荣曾三次被法国东亚全权大使、安南总督褒奖头等和二等金银质宝星。同时也被北洋军阀引为知己,被聘为咨议、顾问,黄金荣曾被黎元洪授予陆军上校侍从武官军衔,被淞沪护军使衙门聘为上校督察。如此,黄金荣既是黑社会老大,又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一身而兼二职!

大亨们还从事其他黑色事业。

除了走私鸦片外,青帮大亨们还经营其他黑色事业,主要有开设赌场、妓院,经营戏院、浴池等。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黄金荣 杜月笙 青帮 黑社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