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飞贼”段云鹏 曾伺机暗杀叶剑英、滕代远
2010年02月21日 09:39 杭州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段云鹏 资料图

1950年6月14日下午,北京的市民还沉浸在刚刚建国的喜悦祥和气氛中。北京东部的闹市区突然传出两声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震动了整个北京城区。

就在爆炸发生时,全国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正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召开,毛主席刚刚宣读完开幕词仅仅一个多小时。这两声巨响使得与会人员面露惊疑之色,当时毛主席平静地说了句:“请同志们继续发言。”

细心的周恩来迅速向工作人员询问,很快就得知,位于朝阳门外大街17号的辅华合记矿药厂突然发生了爆炸。

在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举国上下欢庆政协会议召开的特殊时刻,这两声爆炸尤其显得神秘,对首都北京的安全是极大的威胁。中央和北京市的领导对这次爆炸事件十分重视。当晚,公安部长罗瑞卿和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市长聂荣臻就分别指示北京市公安局迅速查明原因,如系敌特分子破坏,则必须迅即立案侦查,缉拿严惩。

段云鹏是个什么样的人

主持破案工作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就在公安人员紧锣密鼓对爆炸案进行调查时,台湾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毛人凤接到一封报告,有一个叫段云鹏的军统潜伏特务自称指挥了这起爆炸案。而后台湾的报纸、广播就开始大肆渲染、吹嘘。中统局则宣称是它派遣的特务干的。最后官司打到总统室资料室,由蒋经国认定是段云鹏干的。

真是段云鹏干的吗?事实上,我公安人员已经把案件调查清楚了:这是一起因违规操作而引起的火药库爆炸。不过,这个主动蹦出来的段云鹏,倒引起了公安部的特别注意。

1950年7月的一天,冯基平接到公安部的通报,这个叫段云鹏的人近期要来北京执行破坏及暗杀毛泽东等新中国领导人的任务。

段云鹏1904年生于河北省冀县徐家庄。1920年离家出走,跑到保定投直鲁联军当兵。在连年军阀混战中,他不断升迁,1927年在直军当上上尉副官。

他个子不高,但是力气很大,性情粗野,在军队中学了一些武艺,后来与人交手就很少有对手,尤其是他身轻如燕,善于爬高越沟。

1927年部队被打散后,他就去北京闲住。他拜了一个名叫李玉山的惯盗为师,学会了很多盗窃术和销赃的方法。还有一个说法,他是拜了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为师,苦练轻功和盗窃术。

当时有两个关于他的传说。一天,有个老拳师在天桥卖艺糊口。段云鹏闲来无事,手里端个酒杯进场子,腾空而起,踩着围观人的肩膀、头顶,围着场子窜了一圈,落地后杯子里的酒一滴未洒。老拳师见此惭愧而去,而段云鹏却颇为得意。另一个传说是讲他在一家饭店吃了两斤牛肉一斤酒,吃完不给钱就要走。老板拽住他。段云鹏说我没有三斤重,怎么会吃你两斤肉?老板立即拿来大秤,一称,果然只有两斤四两重。老板立即傻眼了。

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出这是个以技压人,性格狂妄而又狡猾的心术不正的习武之人。

从1927年开始,京城就多了个在夜里窜来窜去的飞贼,这个段云鹏无所不偷,不管是军阀吴佩孚的高墙府邸,戒备森严的日本宪兵队,还是各种阔豪富商的住宅,从裘皮大衣,到各种珠宝首饰。

1932年,平津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在北京天桥被枪毙。这件事对段云鹏震动很大,他唯恐自己步了李三的后尘,就决定洗手不干了。

1933年春,段云鹏通过在军队的老关系,在四十七路义勇军第六大队当上了一名少校中队长。后来在河北喜峰口对日军作战中被打散,他们的队伍溃退到三河县境内,被宋哲元的部队收编。由于宋哲元只要兵不要官,当官的均被遣散。段云鹏只好再回北平,又操起了他的窃贼勾当。

加入军统继续做贼

就在这个时期,段云鹏开始广交京津两地的三教九流,惯匪流氓,奠定了他日后加入军统,在北京发展特务组织,大搞破坏的人脉基础。

段云鹏作案后也屡次被抓。军统特务头子谷正文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谷正文本名郭同震,时任军统华北工作区北平特种工作组组长。此人后来是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又一大军统特务头子,一生杀害过超过200名共产党员。谷正文后来在回忆录中说起段云鹏:“……听他描述行窃过程的妙处,我心中不禁窃喜遇到了一个出色的小偷,案子告一段落后,我便将段云鹏放了,从此之后,段云鹏曾多次为我盗取共产党地下工作嫌疑分子的资料。”

飞贼段云鹏,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军统特务生涯,时任军统局北平站第四组中尉通讯员。

1946年,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部署全面内战,表面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停止内战的要求,于1月10日和中国共产党签订了停战协定,并组成了有美国代表参加的三人小组和“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以监督停战协定的执行。参加军调部的中国共产党首席代表是叶剑英,蒋介石则派军统局副局长郑介民为国民党的首席代表。

蒋介石命令郑介民严密监视各地“三人小组”中的中共代表。北平的军统特务不仅对进出“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人员进行监视、跟踪,还组成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伺机暗杀叶剑英和滕代远。

这个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就是段云鹏。对于暗杀叶剑英的计划,段云鹏夸下海口: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内,用枪、炸弹、纵火……办法有的是。不过,目前的资料里只记录他有一次夜探叶剑英住宅,就没再去第二次。很简单,他虽然会上房翻墙,但中共代表团的警卫恪尽职守,非常严密。他甚至连正房都没能靠近,在偏房上一直趴到凌晨,最后只能悻悻地溜回去。

几天后,他又奉命伺机对中共代表滕代远进行暗杀行动。滕代远当时的住宅位于西城区,那里曲巷幽深,地形复杂。滕宅的后邻是国民党宪兵十九团的一个队和空军第六大队。

段云鹏既不能惊动这些驻军,又不能被共产党抓住。连续几天把周围的环境详细摸清之后,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深夜,段云鹏动手了。

段云鹏独自一人,施展蹿房越脊功夫,在滕宅正院天棚上悄悄隐藏下来,观察院内各处。只见正房北屋住着滕代远夫妇,南屋办公桌上有人睡觉。南跨院的人正围着一锅汤面在吃夜宵。由于整个院内灯火通明,他在天棚上观察了近三个小时,始终不敢下到院里。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天将亮时,他由滕宅向东撤回,正准备从一条小胡同下来时,下边突然一声断喝:“谁?干什么的?”段云鹏吓得扭头就跑,随即“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呼啸着从他头顶掠过。他迅速跳到一条南北胡同里,才得以脱身。

1946年6月底,国共和谈彻底破裂。中共驻北平军调部人员全部撤离返回延安。撤离前,留下了一个五人组成的情报小组,开展对国民党的军事情报工作,并配备了两部电台直接和延安总部联系。当时这个情报小组因提供的情报准确、及时、机密性高而经常受到中央表扬。

1947年7、8月间,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想找共产党的地下关系和解放军联系,将此事委托给闲居北平的国民党进步将领鹿钟麟。鹿钟麟找到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的余心清商议此事,余心清未经请示便一口答应下来。

余心清直接找到我党地下工作者——潜伏在孙连仲部队中任交际处处长的陈融生。陈融生通过报务员向延安发出电报。周恩来对这起暴露地下组织和电台的严重泄密行为非常生气,下令陈融生立即撤退,并严令北平地下电台作出检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