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时代的高贵品格
2010年12月05日 22:26 杂文月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文摘自《杂文月刊》2005年第11期 作者:刘新宁 原题为:春秋时代的高贵品格

网上有个调查:如果可能,你愿意生活在哪个时代?下面列出了各个国家的各个时代。若从古国中选,我会选择春秋时代,因为这个时代让我激动,这个时代的人让我敬爱。

这个时代,没有人刻意地去倡导什么、呼唤什么,但每个人都自觉地按照道理行事,上至国君,下至百姓,小至一言一行,大至军国大事,莫不如此。

宋楚交战,宋襄公“君子不困人于厄,不鼓不成列”。一定要等敌人排好阵形。站稳脚跟才发起进攻,结果打了败仗。与敌人讲仁义固然可笑,但也不能不说宋襄公的天真维护了军人的荣誉和崇高。楚国攻晋,晋文公重耳令军队退避三舍,说:“当初在楚国时我曾对成王说过,日后两军相遇,我要先退避三舍。所以即使这一仗打败了,也要履行诺言。”

国君如此,求取功名欲申抱负的士大夫呢?楚元王招纳贤士,左伯桃前往投奔,途中与羊角哀一见如故,一同去楚国途中遇到大风雪,左伯桃脱衣送粮,让羊角哀独自走出绝境,自己冻死山林。羊角哀向楚王献上治国良策后,抛弃了荣华富贵,自刎而死,追随左伯桃去了。说到这儿,我不禁想起当代的一件事情,1968年,上海知青金训华和陈健为了抢救公物跳入激流,危急中,金训华为救陈健牺牲了,陈健决心为金训华守墓一生,而且真的这样做了。中华民族尚义重情的美德在他们身上又一次显出了耀人的光芒。

还是回到春秋时代吧。吴季子出使中原途中路过徐国。徐君爱上了他的宝剑没有明说,吴季子心领神会,但为了完成出使任务没有当场赠他。再到徐国时徐君已死。吴季子便解剑挂冢树而去。随从问他:“徐君已死,尚谁与乎?”吴季子说:“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背)吾心哉。”徐人筑台记之。

晋国大法官李离因轻听下属不实之词误判杀了人,请求处分。晋文公赦他无罪,他不肯。晋文公说,罪在下属。李说:“我担任的官职没有分给下属,我领的俸禄没有分给下属,我犯的错误却要分给下属,没有这个道理。”晋文公说:“如果这样,我岂不是也有罪吗?”李说:“你信任我,委我以专掌司法的职务,我却没能明断真伪。按照国家法规,杀错人者偿命,我不伏法,法律就要失去威信。”于是自杀。

人们向来都认为商人重利轻义,杀手则冷酷无情。但公元前627年,郑国的弦高却向我们展示了商人的爱国热忱。他在经商途中遇到了准备偷袭郑国的秦军,于是冒充郑国代表,以四张皮革和十二头牛犒劳秦师。秦帅孟明以为郑国已有准备,遂撤军,使郑国避免了一场灾难。郑穆公以存国之功赏之,弦高辞而不受。

这是一个杀伐的年代,更是一个重义轻利、爱大气和荣誉胜过财富与生命的时代。中华民族“仁爱孝悌,重义轻利,谦和礼让,真诚有信”的美德在这个时代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所以,这个时代既能出现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留下了“赠绨袍”的令人感叹的往事和曾子杀猪、尾生抱柱、高山流水、赵氏托孤等佳话和传说。

当然,这个时代也不是没有小人,没有卑鄙多疑,但也都与高尚相照,与磊落互映,让人一望而媸妍立辨。伍子胥逃亡途中,一浣纱女同情他,赠他饭食。伍子胥却说:“倘遇他人,愿夫人勿言。”该女转身便投河自尽了。伍又遇一渔夫帮他渡了河,他又说:“倘追兵来临,勿泄吾机。”渔夫叹道:“吾以子含冤负屈,故渡汝过河,汝尚多疑。”说罢,跳江自杀了。晏子借武士的刚烈“二桃杀三士”也是知名的典故。春秋去初民时代不远,纯朴刚烈中还带着些许血腥和鲁莽。

春秋末年“礼崩乐坏”,孔子主张克己复礼,但已回天无力。然而,春秋的余风还是吹凉了易水,吹进了志士的胸膛。既成就了荆轲剌秦王的壮举,也演出了鲁仲连义不帝秦的佳话。因此,在这个慷慨激昂、争强斗智的岁月,既飘散着各国君主强国称霸燃起的烽火狼烟,也弥漫着纯朴率真的社会风气。而那种诚信利他、忠于职守、忘我无私、明辨是非,执法举贤不避亲仇,利害当前大局为重的精神,则成了令人仰止的高峰和后世永远的明镜。

壮哉!春秋时代;美哉!春秋人格。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刘新宁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