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古楚王国:楚人的青春时代

2011年06月02日 23:12
来源:华夏地理 作者:南香红 邱焰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刘邦和项羽的五年楚汉之争,实际上是两个楚人之间的战争。蔡靖国先生认为这场战争依然是霸道与王道之间的战争。作为楚国贵族的项羽,有着更深的国破家亡的感受,因为他在被秦所亡的时间里,物质的损失、心理的落差应该比平民刘邦更大,因此他对秦人的仇恨心理也更深,他和他的楚国名族弟子自然对秦采取了复仇行动:杀秦人、坑秦卒、毁秦邑,一路烧杀过来,进入咸阳之后立即“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刘邦的做法截然相反,他不住秦宫,不扰秦民,不掠秦财,以至于秦人唯恐沛公不为秦王。

公元前202年,刘邦最终结束了天下的纷争,建立了统一的汉朝。项羽自刎乌江,完成了一曲个人英雄主义的断肠歌。

活着还是死去。当一个民族为此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这个民族在思考,在创造,在信仰,在失望并在失望中追寻,一个人青春期如此,一个民族的青春期也如此。

楚人第一个自杀的是屈瑕,影响最大的自杀却是屈原,这似乎有一个宿命似的循环。他没有采取自缢或者自刎,而是投身汩罗。

屈原赴死之前,一口气提出一百七十多个问题的《天问》。天问不仅仅是一首诗,也绝不是思索宇宙、追索自然、历史之问,而是在泄愤,是舒写愁思,是嗟号呼喊,是仰天叹息。是在寻求解决某种困惑的途径。

作为诗人的自杀,屈原开了世界之先河。屈原之死代表着人类必将面临生存与死亡的终极冲突,并且在这种冲突中人类无路可逃。屈原对他的理想是坚信不疑的,对他的人格之美是坚信不疑的。为了不让自己看到自己坚信的东西坠入深渊,诗人只好将自己的身体坠入深渊,并且坚信他的灵魂可以飞扬。

屈原的灵魂果然一直在中国文化中飘扬着。骚与道、文学与哲学,来自楚文化的两股神性源泉在汉代得到了极大传扬。

秦人占楚之后,曾对楚墓进行了大规模的盗掘。楚都纪南城3000座楚墓基本上都被秦人盗掘,并且越是贵族墓越盗掘得厉害。考古学家感慨十墓九盗的现实,将秦人的盗墓称为“官盗”——有组织的公开的盗掘。后人猜测,秦人大肆盗掘楚墓的用意,一个是对财物的贪婪,另一个是对楚人及楚文化的彻底剿灭。

就像项羽火烧阿房宫一样,楚人的章华台也可能是毁于秦火,这座经200多年修建的天下第一台,现在只留下了一个令人慨叹的基台。

但是汉代却是楚文化的再一个振兴期。进入汉代,楚文化得到全面的复兴和嬗变,新兴的汉以楚文化为阶梯逐渐成熟而形成自己的体系。虽然经过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楚文化有所敛其光芒,但楚文化一直以一种潜行的方式影响着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汉代是中国社会第一次文化大汇融、大整合、大总结的时代。”蔡靖国说。

秦楚文化的交汇从墓葬中最能反映出来。考古学家发现,位于湖北的秦人的墓葬,就大大和关中的秦墓不同,他们一改过去的蜷曲的屈肢葬而为仰身直肢。显然他们采用了楚更为宽大的棺椁,让亡者更为舒展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而且陪葬品也丰富起来,有鼎、壶等陶礼器,还有精美的漆器。秦国曾为此大为苦恼,特颁布政令禁止私好楚俗,但是楚文化的潜在力量仍然侵淫着秦人。

“庄骚两灵鬼,盘踞肝肠深。”这是龚自珍对道家和《离骚》对国人的影响发出的喟叹,它们已深入到国人的血液中,再也不能摆脱了。

2006年8月,记者在北京北三环的一家餐馆的汤勺柄上,看到了一只楚式的凤凰:高昂的头颅,花草的翎羽,云卷的翅膀,这种凤和故宫里的凤凰绝不一样,凤凰到了北方的王宫里,必须屈身于龙之下,徒有外在的美,失去了精、气、神,而楚式的凤凰脚下踩着虎,嘴里衔着龙,头永远向着蓝天。

《山海经》里说,南方有鸾鸟自歌,凤鸟自舞,见到它们就会天下安宁。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楚人 古楚王 丹江口 神舟 楚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