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乾盛世”:民众普遍贫穷 国民性奴性弥漫
2010年03月01日 10:52 文汇读书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主持人:在《诗经·秦风》中就有“秦人之俗,大抵尚气概,先勇力,忘生轻死”,你看班固在《汉书》中也说了,“秦之时,羞文学,好武勇”,换成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重武轻文。嘉宾:你说的是秦国的情况,秦国是属于北方国家。那么当时的南方国家,包括今天的江浙一带,包括上海地区人的性格是怎样的呢?现在这个地方普遍给人的感觉是文质彬彬,性格柔和,说话吴侬软语的,但是在先秦的时候,这地方的人也十分彪悍,性格非常强硬。《淮南子》中有一句话,叫“越王好勇,而民皆处危争死”,《汉书·地理志》中也说:“吴粤(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剑,轻死易发。”就是说,那时江浙一带的人都喜欢玩剑。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历史上出铸剑大师和出名剑的地方就是在吴越地区,也就是今天的江浙一带。

主持人:史书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说“夫吴越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断盘”,有此等好剑,可见春秋时期那真是侠客遍地,武士横行啊。

唐宋时期全民性格:尚文

嘉宾:实际上从唐朝到宋朝,中国最大的变化是由尚武转向了尚文。因为统治者当然希望自己的臣民不要太强悍,不要有太多的尚武精神,这样才便于统治啊。这也造成了中国人的国民性由强悍渐渐转向文弱。让女人裹小脚去守节,就反映出宋朝之后,中国男人身上的阳刚之气在不断衰减,自信心在不断下降,所以才用裹小脚的方式来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明朝后期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传教士叫利玛窦,他到中国之后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中国上流社会的男人看起来像个女人,不管是从外表还是内心的感情表达,都非常温柔,而且每天会花两小时的时间来修饰自己的容貌、梳理自己的头发。所以利玛窦觉得,如果让这些男人去打仗,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主持人:即便是读书人,上古时的读书人和后世的读书人也大不相同。后世读书人是为了当官,为了光祖耀宗,他们把读书只是当成了敲门砖。但你看先秦以前的那些读书人,他们可以不屈从某些统治,他们可以周游列国不为你服务,他们可以不留恋高官厚禄。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推进自己的主张,为民族所用。

嘉宾:所以春秋时候的孔孟之道,与后来被奴化的用来做统治工具的那种儒学,从本质上来讲是不一样的。孔子曾经周游列国,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到哪个国家去当宰相,他的目的是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所以那个时候的儒士,把自己的这种精神自由看得非常重,这也是他们的价值标准。孔子说过:“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可见儒学刚诞生的时候,对于人格的独立、精神的自由是非常在乎的。后来的孟子,实际上对这种精神自由度的追求比孔子还要强烈,《孟子》中就有这么一句话,“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意思是说我跟国王交谈的时候,只是把他看成平常人,并不把他当成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对象。

主持人:其实先秦有很多士贵君轻的思想,当然也可以演化为民贵君轻。这是否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当时的国君对待知识分子那种狂妄言论,采取了宽松政策,目的是为了求取他们有价值的思想为自所用呢?

嘉宾:是的。春秋战国时候,处于列国相争这样一个环境,各国都处在激烈竞争当中,哪个国家获得人才,哪个国家就会兴盛;哪个国家流失了人才,哪个国家就会衰落。所以,各国国君不遗余力在争取各种人才。这也给人才以最大的发挥空间。但是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统一了,竞争者没有了,这时皇帝要考虑的,就是怎样愚化人民,让人民的反抗能力降到最低点。于是那些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就成了他的威胁。历代统治者推行的政策就是不断地使知识分子丧失自尊,丧失独立,其中最有成效的方法就是隋唐发明的科举制。通过科举制,就把知识分子的注意力和努力方向全引到了高爵厚禄这条路上。而为了获取功名利禄,知识分子对所谓的人格、自由、尊严也渐渐地不那么在乎了。

明清时期全民性格:奴性

主持人:如果说明清以前的儒家们,内心对自由还有一定的追求,还能保留一些远古遗留下来的那种大儒的风范,那么到了明清两朝以后,那些大儒基本上已经被驯服成了柔弱的奴才,他们不会再为自己的独立意志去奋斗。

嘉宾:其实清朝的文字狱,对知识分子的精神伤害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在清朝乾隆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更决绝地放弃了那种自尊,放弃了那种人格,我活着就是为了利益,就是为了功名利禄。于是贪污、腐化等现象在晚清时创了中国历史之最。

主持人:我们把目光再回到马嘎尔尼,回到欧洲。欧洲那个时候突然发现中国原来如此,从以前一个不可战胜的东方强国,变成了可以人见人欺的弱国;原来传教士眼中处处光明的地方,现在变得处处是黑暗。

嘉宾:其实国民性中的优点和弱点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它的优点的反面可能就是它的缺点,它的优点再前进一步,也可能变成它的弱点。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去判断一个民族的国民性是优是劣,而要看它是如何发挥的。葛剑雄老师有一句话我觉得说得非常好,他说:“文化的优劣,我们主要看它是否适合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否适合自己生存的这个时代。”

主持人:也就是说,国民性没有优劣之分,是要看能不能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所以说,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先民们的那种国民性格,我们也不要一概地把它否定掉。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今波 张宏杰 编辑:王钻忠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