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农村孩子回忆当年的知青:被“耽误”的一代

2012年05月19日 10:41
来源:倾心感悟 作者:青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1979年我还在“高一”就考上了大学,那个平时就和我不错叫贾伟宝的“知青”把我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是被“耽误”了的一代,我知道他们在羡慕我,我更知道他们的遗憾!

本文摘自:《倾心感悟》2007年第4期,作者:青春,原题:想起了当年的“知青”

最近我常看网络博客名人老虎庙的“24小时在线博客”,他的儿篇描写“三线学兵连”的文章也使我想起了30年前,曾经在我家“住”过的几个下乡插队的“知青”。

1975年前后,大概因为我家房子多,我们兄弟姊妹几个还小以及母亲乐善好施的为人等原因,我们家里被无条件地指派住进了四个下乡插队的“知青”。依稀记得那年秋天树叶快黄的时候,几辆“解放”卡车拉来了这些年轻的孩子。住在我家的几个知青的父母也跟着来了,他们一边拎行李,一边不停的往外递烟,递糖果。我母亲则笑嘻嘻地说,不要紧,孩了来了就象我的孩了一样,不会让他们吃亏的。听着母亲这实在的表态,这些家长们自然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下”住我们大队的知青共有20多名,我们公社(那时的乡镇就这样叫)有三、四百名。可怜这些“知青”基本上是初中毕业,最小的年仅十五、六岁,户口迁来了,行李背来了,在一夜之间他们变成了农民。我记得刚开始他们是在各自居住的家庭吃饭的,我家因父亲在外工作,条件比一般的农村家庭要稍好一些,因为他们的到来,我母亲总是尽可能做好一些细一些的东西给他们吃,后来据说是为了锻炼他们的生活能力和向贫下中农学习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上面要求他们自己单独起火做饭。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烙饼子、蒸馍、杆面甚至打搅团,他们都会了。生活上的困难他们可以慢慢适应和学会,但是干农活可真是苦了这些孩子。在蒸笼一样的青纱帐玉米地里锄地浇灌,汁水浸泡着被玉米叶划破的胳膊和面颊,火辣辣地疼痛难耐;骄阳似火的大夏天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麦子地里收割和打谷场上的“翻场”劳累煎熬,以及秋冬季一架子车一架子车往田间拉土送粪的吃力无望,我想即使现在这些当年的“知青”想起来怕也不寒而栗,不愿再多回首忆起。“知青”们的业余生活也是单调而无味的,他们除了在大队、公社开会外,很少聚在一起。在我们那一片的“知青”礼貌、热情、干不动活的也勤快,都还不错。只是我们公社其他大队的个别“知青”出现了偷鸡摸狗以及“生活作风”问题,不过从现住的眼光看这在物质贫乏、精神生活单调的当时应该是正常的!

由于这些“知青”他们来自于大城市,自然会带去一些“新”的“先进”的东西去,我就从几个知青那知道了许多在农村听不到的“事”,看到了一些过去没有看过的“书”。1977年恢复高考后这些“知青”由于大多初中毕业,基础差底子薄,好像没听说哪个“知青”考上了大学。1979年我还在“高一”就考上了大学,那个平时就和我不错叫贾伟宝的“知青”把我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是被“耽误”了的一代,我知道他们在羡慕我,我更知道他们的遗憾!记得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祖国大江南北的时候,这些“知青”们都陆续返城了。和全国成千上万个知识青年一样,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热血、理想和追求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祖国的广阔天地、山山水水。由十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国家这列火车开进了不该驶入的轨道,经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道路,影响了几乎一代人的命运,历史不会被忘记,他们自然更不会被忘记!

岁月缓缓淌过,时间的年轮划了一圈又一圈。当年曾在我家住过的知青最小的今年也该50岁开外厂。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马桂兰、白慧荣、雷维阳、邢学英、李新、贾伟宝这些当午的知青大哥哥大姐姐的形象都一一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他们现在都在哪里?过的还好吗?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农村 孩子 回忆 知青 被耽误 一代 文革 上山下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