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亲历者忆武斗:如果不算烈士 我为什么要去死

2012年03月11日 10:19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小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在1967年文化大革命的动乱达到高潮的时候,红卫兵闯入并焚烧了印尼驻北京大使馆,在苏联驻北京大使馆前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中国留学生途经莫斯科时,下车到红场煽动俄国人,引起了流血冲突,然后在西伯利亚的归途上向火车内的乘客展示包扎着伤口的绷带(他们说伤口是沙俄式的骑兵的殴打造成的)。(图片来源:爱历史的凤凰博报,文字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版《剑桥中国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核心提示:草草包扎完后,两名男同学自告奋勇背他到附近的医院。枪声再次响起,我躲在屋柱后突然问自己:“如果中枪死了算不算烈士?如果不算烈士,我为什么要去死?”突然觉得生命还是可贵的。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2011年10月15日第B10版,作者:李小瑛,原题:《亲历武斗》

“文革”开始没多久,学校不仅停了课,学生们还分成了两大派,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捍卫毛泽东路线的真正革命派,而对方是反动派,从对骂到打架,一切来得那样突然,那样莫名其妙。

我当时所在的红卫兵派别内,有宣传队、战斗队,我是战斗队里的救生员。我们那代人只是从电影里看过打仗,《上甘岭》、《地雷战》、《地道战》、《董存瑞》……对战火中的青春有着深深的迷恋,老是盼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赶快打起来,让我们赶上这场“盛宴”。

一天,战斗队头儿发话,准备晚上攻打某工厂,那里是最顽固的堡垒,一定要攻下来。眼看真的有得打了,大家摩拳擦掌。我赶紧回家准备衣服,顺便告诉妈妈,要去“打仗”了,如果回不来,别为我担心。妈妈连忙阻止:“不要去,外面乱,在家里待着吧。”最看不起逍遥派,我对妈妈说:“你有五个孩子,死了我一个,还有四个,担心什么。”妈妈没做声,轻轻摇头。

在学校卫生室的指导下,女同学学会了一些包扎,急救知识是似懂非懂。“开打”之前,我们跑到一所大学卫生室里偷急救用品,消毒水、纱布、绷带、棉签、碘酒……都装进书包里,大件的一概不要。那些个日子,不少男生自学成材开上了大卡车,一次去开誓师大会,半路翻车,幸好没有出人命,有两个同学压伤了腿脚。

头儿通知去部队抢枪和子弹,大家二话不说,争先恐后爬上大卡车,生怕没份去参加这么够刺激的事情。车开到瘦狗岭某军营处,只见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手握红宝书,喊着口号唱着歌,满以为列队欢迎我们的到来。战士们拼命劝我们,我们却肆无忌惮,十分顺利地在武器库抢到枪和整箱的子弹。我看到一些苏式匕首,刀锋呈棱形,防身最好,很想拿一把,但早已被抢光。士兵们对我们始终要文斗不要武斗,后来才听说上级有命令,对抢枪的群众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是看着我们在把武器抬上车,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开走。士兵们眼睁睁看着这些红小将,毫无办法,我还看到有些战士竟然哭出了声。

抢回来的武器倒是看管得很严,谁也不能乱动。

晚上,我们排着队出发了。作为救护队成员,我肩上挂着救护包,腰扎皮带像个女民兵。走过上下九路时,马路两边樘笼门内站满了静静地看热闹的群众。看到我们这些小女兵,听到有人说:“要死就是死这些人。”这是对年轻生命的惋惜,对这些不知天高地厚、幼稚无知女孩的悲叹。我那时可不相信我会死,正雄赳赳地走向目的地—一座被我们占据了的四层楼民房。

数百米外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也占据了一座高楼。两军对垒勇者胜,我们坚信自己会赢,为什么要攻打对方,却完全不知道。我们互喊口号,要对方投降,从天黑一直坚持到天亮。长久不开战的无聊终于被打破,对方猛烈地开火了。街上群众惊慌失措,整条大街突然空无一人。一阵枪声过后,街上出现了短时的静寂。有人喊了起来,这里有人中弹了。往街上一看,只见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头部从前额到后脑被子弹穿过,鲜血不断涌出来,我们几个女同学赶快把他抬到楼梯间,手忙脚乱地拿出棉垫、绷带在他头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他已不能说话,全身颤抖,我们的裤子很快被他头上涌出来的血染红了。草草包扎完后,两名男同学自告奋勇背他到附近的医院。枪声再次响起,我躲在屋柱后突然问自己:“如果中枪死了算不算烈士?如果不算烈士,我为什么要去死?”突然觉得生命还是可贵的。这时,前面马路上又有一个看热闹的小男孩腿部中弹,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勇敢地向他冲去,把小男孩抱到安全的地方,他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我卷起他的裤腿,用绷带不轻不重地扎住他流血的伤口,又有一个勇敢的男同学无惧暴露在枪口下,把小男孩背到了医院。战斗在傍晚结束,也不知谁胜谁负。

第二天来到医院,打听昨天两名伤员,得知头部中弹的年轻人当时没多久就死了,腿部受伤的小男孩还在治疗。不知哪个组织在医院临时把一间病房设为停尸房,专门摆放武斗中死去的红卫兵,让人吊唁。我怀着悲怆的心情来到停尸房,里面摆着三具尸体,都是十多岁的男红卫兵。墙上挂满“唯为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等对联。不知道他们配不配得上这些对联,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实践领袖的教诲,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武斗 文革 红宝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