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寨:当年农业红旗的新生
2010年10月18日 02:28北京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时至今日,仍然不时有人来大寨寻找当年的影子。

虎头山已成了森林公园,当年改造出的层层梯田已被松树、柏树盖满;山间,原来修建的用作蓄水灌溉的小水库如今修饰以亭台廊榭,一排排火车皮式的居民小楼建在半山腰。村办企业生产的产品中,以“大寨”为品牌的有30多个:大寨酒、大寨核桃露、大寨杂粮、大寨水泥……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的大寨,主打的还是当年干出来的“大寨”品牌。

尘土飞扬的造地运动过去了,万人参观的学大寨时代结束了,大寨的孩子们也只能在老人的回忆中依稀想象过去的样子。

但是,“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标语,依然醒目地矗立在大寨村口。大柳树在盛夏里依然枝繁叶茂。

本文摘自:《北京日报》2009年7月17日,作者:李砚洪,原题:《大寨传奇:“农业学大寨”的前世今生》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一场伟大变革给中国社会带来了重大转折。以安徽小岗村农民自发实行土地包干为标志,一场涉及亿万人民的改革首先从农村开端。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使广袤的田野开始充满希望和活力。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学大寨的热情开始退潮。大寨人从参观大寨热的急剧降温中直接感觉到了这种变化。1979年,参观大寨的国内外宾客仅4205人,不及上年的3%,昔日车水马龙、人流熙攘的大柳树广场顿时变得空旷起来。

在农村经济改革的巨大历史潮流面前,大寨人一时转不过弯来,表现得迟疑、徘徊。直到1982年,大寨还在用几十年一贯制的老办法,统一派活,分组劳动,统一评工。这年年底,昔阳县全县农村掀起了声势浩大的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浪潮,99.3%的生产队改为联产承包责任制,其中22.8%实现包产到户或包干到户。12月20日,当大寨土地承包人在合同书上按下手印时,许多人是失落、忐忑、惆怅的,“每亩土地上交500斤,剩下的全归个人”的合同宣告了大寨集体经营土地时代的结束。

承包后第一个收获季节,粮食总产49万公斤,人均收入570元,承包10亩以上土地的六户,户户产粮超过万斤。从增产增收的实惠中,大寨人开始真正接受了联产承包责任制。

干完地里的活,有一些头脑灵活的大寨人开始琢磨,剩余时间做点什么。村支部书记赵素恒买回一辆二手解放牌卡车,大模大样拉上村里的煤炭和矾石去卖。这也是村里个人拥有的第一辆汽车。经营了一年,到1984年,赵素恒收入1万多元,他不怕露富,到处说:“养汽车就是行,一年就是万元户。”他是大寨第一个敢承认自己是万元户的人。除了赵素恒,耿银柱办起了养鸡场,1985年纯利12500元。

但这一时期的大寨,除了少量个体经营,依然以粮食生产为主,集体几乎没有开展工商业。

1991年11月15日,调离大寨近10年的郭凤莲重回大寨担任党支部书记。“在新的形势下,再回来干,就要有新的想法,就要让大寨富起来。”郭凤莲说。江阴考察,大寨办起了羊毛衫厂;内蒙古考察,办起了酒厂;山里核桃多,就做深加工;风景好,做旅游……到2002年,大寨总收入首次突破亿元。

今天的大寨,粮食生产已只占其生产总值的0.3%。

时至今日,仍然不时有人来大寨寻找当年的影子。

虎头山已成了森林公园,当年改造出的层层梯田已被松树、柏树盖满;山间,原来修建的用作蓄水灌溉的小水库如今修饰以亭台廊榭,一排排火车皮式的居民小楼建在半山腰。村办企业生产的产品中,以“大寨”为品牌的有30多个:大寨酒、大寨核桃露、大寨杂粮、大寨水泥……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的大寨,主打的还是当年干出来的“大寨”品牌。

尘土飞扬的造地运动过去了,万人参观的学大寨时代结束了,大寨的孩子们也只能在老人的回忆中依稀想象过去的样子。

但是,“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标语,依然醒目地矗立在大寨村口。大柳树在盛夏里依然枝繁叶茂。

宋立英在自家院子里开了个小店,卖旅游纪念品和关于大寨的书籍、影像制品。70岁时,她学会了用于签名售书的几个汉字,今年80高龄的她,这几个字越写越熟练。一墙之隔的陈永贵故居是游客必到之处,老陈的儿媳做着和宋立英一样的营生。

虎头山半山腰,陈永贵的半身石像默然而立。

剥离掉这个小村后来曾被过度赋予的政治色彩,隐在昨天、今天和明天故事里的大寨,仍是中国农村发展历程中一段不可多得的真实镜像。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李砚洪 编辑:官君策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